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62章 二流亡之路4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3160 2021-05-31 00:00:00

  “林渊?”叶流云挑眉,“这名字没听说过,你不是龙岩绿洲的人?”

  男人疑惑的看向叶流云,问:“龙岩绿洲……是什么?”

  他这张脸,一半英俊一半狰狞,直视别人时往往会让对方感到不适,叶流云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神情自若道:“龙岩绿洲距离这里10公里左右,你既然不是龙岩的人,为什么会来这里?抢地盘吗?”

  萝卜站在男人身后,无声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用嘴型对叶流云说:“老大,这家伙好像失忆了……”

  叶流云淡淡一笑,不怎么信。

  “喂,叫林渊的,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真失忆还是装失忆,想抢龙岩的资源,除非你做梦。各大绿洲之间井水不犯河水,这是规矩,谁坏了规矩,谁就得偿命,明白吗?”

  男人仿佛没听见她的话,眸光沉沉望着一个方向,然后一步一步向前走。

  叶流云发现自己被无视了,顿时不爽的抓住他的肩膀,质问道:“喂!你去哪?!”

  男人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尽快赶去那个地方,心中莫名焦灼,仿佛这是一件非常非常要紧的事。

  “有个小女孩……”他皱着眉头,努力回忆,“必须要去见她……要帮她找到妈妈……”

  “什么小女孩?找妈妈?喂,你这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叶流云听得一头雾水,指着前方道,“没看见那边有沙尘暴吗?你现在过去就是送死!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萝卜在一旁小声嘀咕:“都失忆了,可不就是脑子有毛病吗……”

  男人望着远处,天空尽头一片混沌的黄,那滚滚黄沙正缓缓逼近,用不了多久就会来到这里。

  他移开视线,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越野改装战车上。

  叶流云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只见男人大步走向越野车,一把拉开车门,把驾驶位上的络腮胡扔下了车!

  “草!”叶流云暴怒,“你他妈抢劫啊?!”

  络腮胡体型彪悍,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像小鸡似的被扔开,他趴在地上起初有些懵,回神之后比叶流云更怒不可遏,飞快起身,恶狠狠抓向男人的后颈!

  哪知这个叫林渊的男人力气非同寻常!络腮胡不但没能抓住,反而被对方一个过肩摔,再次扔飞出去!

  叶流云飞快拔出腰间的枪!对付恶徒她一向不会手软!

  然而对方速度奇快,扔开络腮胡后直接一个踢腿扬沙,叶流云被沙子扑面,闭眼射空!随后手腕剧痛,她的双手被男人折到背后,腿弯紧接着又挨一脚,狼狈的跪倒在地!

  剩下一个萝卜,也被男人三五下解决,毫无招架之力。

  叶流云虽是个女人,但是出任务一向顺风顺水,何曾受过这种屈辱?眼看男人坐进她的战车,车上还装着他们搜集的物资,她气急攻心,顿时失去理智的咒骂:

  “我草你祖宗!有本事你杀了我啊!!!”

  萝卜在身后劝她:“算了,老大,这家伙太能打了,没要我们的命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络腮胡不服:“妈的,他这是在羞辱我们!”

  这时,已经坐进车里的男人突然打开车门,下车走向他们。

  萝卜立时欲哭无泪,“叫你们俩骂!这下好了,他真要来灭口了!”

  叶流云见状紧张,赶紧四处找自己掉落的枪。

  刚才简单几下交手已经让她深刻明白,如果没有武器,就算他们三个全加一起,也肯定不是这男人的对手!

  谁知男人根本不理会她,而是把络腮胡拎起来,拖回驾驶位上!

  络腮胡愤怒,挥着拳头吼道:“士可杀不可辱!”

  男人捏住他粗壮的手腕,强行按在方向盘上,面无表情的命令:“开车。”

  络腮胡崩溃了,“你他妈有病啊!不会开车还抢车?!”

  嘭!

  车门被猛地拉开,叶流云站在车外,握枪怼在男人的脑袋上——

  “下车!!!”

  普通人被枪这么指着,多少会有点反应,男人却好像完全不知道什么叫“怕”,抬手箍住叶流云的手腕,用力压在车窗上!另一只手仍压着络腮胡,力道未松分毫。

  他目光冷厉,看着叶流云道:“不想手腕废掉,就松手。”

  叶流云脸色大变,只觉得剧痛袭来,手腕处骨头咯吱作响,仿佛下一秒就会被男人轻松捏碎。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胎!

  她不敢硬抗,急忙松了手,枪从手中落下,男人顺势松开她。

  对峙短短数秒,叶流云的额头上已满是冷汗。

  打是肯定打不过了,但车上的物资她还是不甘心放弃,现在离绿洲这么远,没有车,她和两名队员在这荒漠里行走,万一遇上变异兽,肯定凶多吉少。

  她拦在车前说道:“你真的不能过去!沙尘暴里会迷失方向,就算你不怕迷路,可那边是克洛斯虫怪的巢穴!你自己要去送死,别拖着我兄弟一起去死!!!”

  男人蹙起眉,“……克洛斯,虫怪?”

  络腮胡坐在驾驶位上汗流浃背,紧张不已的说道:“一年前清河绿洲干涸,上千名迁徙者被克洛斯虫怪活吞!我们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那边,但是那里除了虫怪和一座废城,真的什么都没有!”

  男人沉吟不语,心中思索着,这些人话中的清河绿洲,是否就是他脑海中那座荒废的城市。

  叶流云提心吊胆的盯着男人的脸,唯恐他真的不管不顾往沙尘暴里闯,现在看他默不作声,不像是要冲动的样子,她立即毛遂自荐:“你要去清河绿洲,不用非得往这条路走,我知道另一条更安全的路!”

  他蹙眉看向她,似在判断她所说的话有几分可信。

  刚才还不觉得他这张脸有多吓人,现在直视他阴沉沉的目光,叶流云浑身紧绷,不自在的喉头滚动了下。

  “上车。”男人说道。

  叶流云一愣,随后忙不迭地跑向后车厢,拉开门进去!

  萝卜见状,也赶紧跟上,跳进车里。

  男人说:“指路,我要去清河绿洲。”

  …………

  ……

  时羡鱼把捕鼠笼刷得干干净净,又用消毒水反复泡了三遍,捕鼠笼不锈钢材质的铁丝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她心里那股难受劲终于缓解了不少。

  她拎着捕鼠笼走出厨房,发现陆梨早已把布偶洗干净,此刻正蹲水盆边上,专注的拨弄水里的泡泡。

  小孩子真是单纯可爱,一个泡泡也能研究得这么认真。

  时羡鱼眼中露出笑意,凑过去问:“泡泡是不是好漂亮?”

  陆梨扭头看她,眼睛亮亮的点了点头。

  “那我送给小梨一个泡泡机,好不好?”时羡鱼摸摸陆梨的头,笑着说,“走吧,我们去车上,车上有好多玩具。”

  外面的沙尘暴已经减弱不少,天空依旧是混沌的黄色,但是风没那么大了。

  房车在楼下停了大半天,蒙上一层沙土,时羡鱼用抹布随便擦了几下,不敢在车外多停留,领着陆梨进了房车。

  一进车门,映入眼帘的是沙发卡座和小餐桌,左手边是厨台和冰箱,右手边是驾驶位和副驾位,再往里走是两排储物柜和卫浴室,两张单人床分别位于储物柜的上方,需要把挂梯放下来才能上去。

  陆梨好奇的观察这个小世界。

  海蓝色的沙发座,亮白色的餐桌,桌上摆着一盆小番茄,油亮的绿,艳红的果,车里每种颜色都是那么干净鲜亮,与她以往看见的那些灰扑扑的颜色截然不同。

  不期然的,她看见厨台前的玻璃窗映出自己的脸。

  尽管时羡鱼已经帮她洗过,但在四周温暖明亮的颜色对比下,她还是显得那么黑,那么瘦,像一只格格不入的丑小鸭。

  时羡鱼从储物柜里抱出崭新的枕头和毯子,问道:“小梨,你想要盖这条绿色小恐龙的毯子,还是粉色小兔子的?”

  之前不知道这孩子的性别,所以男孩女孩各准备了一条毯子。

  陆梨指着粉色小兔子的毛毯,朝时羡鱼抿嘴一笑。在她的意识里,隐隐觉得时羡鱼喜欢她笑,因为每次她笑,时羡鱼都会摸摸她的头,好温柔的样子。

  果不其然,时羡鱼笑呵呵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好呀,小梨用粉兔子的毯子,我就用小恐龙的吧~”

  说完话,时羡鱼爬上去铺床,然后从储物柜里抱出一堆积木、拼图、画册,包括答应要送她的泡泡机,全部放在餐桌上,面包牛奶也摆在她面前。

  “你先自己玩,我去前面开车,有事再叫我,好吗?”

  陆梨看着眼前这一大堆东西,有种突然拥有宝藏的惊喜感,像做梦一样。

  她掐了把自己的脸,是疼的。

  她没做梦。

  陆梨拿起桌上的泡泡机,按下开关,欢乐的音乐声响起,五彩缤纷的泡泡也一串串的飞出来!飘飘荡荡遍布整个车厢!

  陆梨惊讶的睁大眼睛。

  这是十分常见的儿童玩具,但她出生时世界已经面临淡水资源枯竭,所以用水去吹泡泡是件非常奢侈的事,她从未见过这么漂亮又神奇的存在。

  时羡鱼听见后面传来音乐声,也不禁翘起唇角,心情愉悦的握住方向盘,“准备出发,开车上路~”

  房车缓缓拐了个弯,沿出城方向行驶,此时沙尘暴渐渐过去,道路两侧的风景也随之清晰。

  远远的,时羡鱼发现路中间横着一团东西。

  她疑惑的眯起眼睛,“什么东西?是熊吗?”

  

花花了

今天再让我3一下吧,明天开始4,希望神仙保佑我不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