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61章 二流亡之路3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3140 2021-05-30 00:00:00

  日记本只记录了只言片语,更多的是大量类似手绘地图的草稿。

  譬如画了几条路,几个方块,标注公寓周边建筑的名称,其中几个地方特意用红笔画上危险标识,还有一些地方写着“药品”、“食物”、“水”等字眼。

  所以,与其说这是一本日记,不如说是一本生存手册。

  小陆梨还在熟睡。

  睡觉是降低身体消耗的最佳方法,因为长期处于饥饿状态,她每天都会昏睡很长时间。

  时羡鱼在一堆杂物里找了个小凳子坐下,守在她身边,继续看手里的日记本。

  她有充足的物资,自然不需要通过这本日记去搜集物资,但是她想从中获得一些关于陆梨妈妈的线索。日记本八成是陆梨的父母留下来的。

  她从第一页,认认真真翻到最后一页,发现日记本里频繁出现一个词:绿洲。

  绿洲是什么?

  是单纯指沙漠里的绿洲,还是某种代称?

  时羡鱼想了想,起身在屋里翻找,也不嫌脏,只要是书本册子全部扒拉出来,杂志、报纸、地图、个人笔记本等等,抖抖上面的尘土,拿出当初备战高考的架势开始阅读。

  努力了两个多小时,她大致把这个世界的情况弄清楚了。

  这里的文明进度和她所在的世界近似,但是环境与气候要恶劣得多,不仅有频发的沙尘暴,而且淡水资源枯竭,土壤里沉积毒素,使植物难以生长,勉强种植出的农作物也会带有慢性毒素。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科技进度基本停滞,部分动植物发生变异,人类的身体也开始出现变化——老人早早离世,小孩体弱多病,大部分成年男女失去生育能力,人口数量在几十年间降至不到从前的5%。

  而绿洲,指的是以活跃的淡水资源为基础,所建立起来的人类生存基地。

  绿洲并非永久存在。

  绿洲往往会越来越小,直至消失。譬如陆梨所在的这座城市,在一年前是绿洲,可是当水资源消耗殆尽,城中居民就不得不迁往其它绿洲城市。

  时羡鱼猜测,正是一年前那场大迁徙,使陆梨和家人失散。

  想要找到陆梨的妈妈,就得先想办法找到绿洲。

  但是她手头上这些资料里,并没有明确指出绿洲的位置。

  上次她在路口发现了一些车轮印,可是现在正刮沙尘暴,等沙尘暴过去,那些车轮印肯定会被掩埋掉。

  线索还是太少了,她只能先带陆梨离开这里,再想办法搜集关于绿洲的线索。

  趁着小孩睡觉这会儿时间,时羡鱼把整个屋子翻了个遍,再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

  最后,她把墙上那幅全家福照片取下来,打算带在身边,想找人的时候,有张照片也好有个参照。

  也许是取照片时弄出声响,吵醒了陆梨,时羡鱼刚转个身,就发现陆梨坐在沙发上定定望着自己。

  这孩子总是不声不响的,冷不丁就会吓人一跳。

  时羡鱼拿着照片走到陆梨面前,笑着对她说:“我们带上小梨妈妈的照片,一起去找她,好不好?”

  陆梨看看那照片,又看看时羡鱼,然后慢慢点了一下头,同意了。

  “小梨好乖~”时羡鱼抬手揉揉她的头。

  洗干净的头发柔软蓬松,让时羡鱼非常有成就感。

  虽然现在瘦得有点脱形了,但是养一养,一定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来,我们换上漂亮的新衣服,然后一起去找小梨的妈妈!”

  她给陆梨穿上向日葵印花的短袖T恤,白色小裤裤,外面再穿一件亮黄色运动长裤,要不是考虑到室外风沙大,她都想给陆梨穿上公主裙。

  最后,时羡鱼给陆梨梳了两条麻花辫,自己欣赏一番,颇为满意,笑盈盈的把小姑娘推到玄关的镜子面前,说:“小梨真好看!”

  尽管镜面早已蒙尘泛黄,但一身新衣服在杂乱室内背景里,依然显得那么鲜亮明丽。

  陆梨像是很久没照过自己的样子,怔在镜子前,呆愣了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时羡鱼被她的反应弄得有点慌,心想:这孩子是不是独居时间太久,闹出了什么心理毛病,害怕照镜子?

  她蹲下来,小心翼翼注视陆梨的眼睛,轻声问:“小梨,你是不是不喜欢照镜子?那我们不照了。”

  陆梨缓缓回神,小嘴轻微抿起,朝时羡鱼露出一个害羞的笑容。

  她抬手在镜子上写:衣服好看。

  时羡鱼噗嗤笑了,摸摸她没几两肉的小脸,“衣服好看,小梨更好看~”

  陆梨被她夸红了脸,嘴角边显出两个小小的笑涡,终于不再是呆呆木木的神情。

  “好了,等沙尘暴过去,我们就出发。”时羡鱼把刚刚擦洗用的面盆递给陆梨,“你看有没有要带走的东西,放在盆里,一会儿我搬去车上。”

  陆梨点点头,乖巧的回卧室收拾东西,背后的麻花辫搭在肩头一摇一晃,特别可爱。

  本以为小孩子会磨磨蹭蹭收拾很久,没想到陆梨很快就端着面盆回到她面前。

  面盆里只放了三样东西:一条金项链,一个脏布偶娃娃,一个捕鼠笼。

  时羡鱼看着那个残留血迹的捕鼠笼,心情有些复杂。

  再抬眸,瞧见小女孩正眼巴巴看着自己,目光里隐隐带着忐忑。

  是在担心不让带这些东西吗?

  自己嫌弃万分的捕鼠笼,在人家眼中是赖以活命的工具,如果不带上的话,一定会很没安全感吧?

  时羡鱼想到这里,顿时很不忍心,虽然她确实想把那个捕鼠笼扔掉……

  “要不,这样吧……”她蹲下来,跟陆梨商量,“小梨,你看啊,这个布偶娃娃和捕鼠笼都脏了,上面一定有特别多特别多的细菌,我们先把它们洗干净,再带去车上,你说好不好呀?”

  小女孩听了,眼睛弯成两个月牙,高兴的点点头。

  “呐,你来洗布偶,我来洗捕鼠笼,至于这条项链……”时羡鱼拎起项链看了看,细细的链子缀着一颗水滴状的珍珠,估计是陆梨她妈妈留下来的东西。

  她把项链挂在陆梨脖子上,笑着说:“好了,去洗你的布偶娃娃吧。”

  陆梨抱着面盆,开开心心去了卫浴室。

  时羡鱼给她倒了满满一盆水,然后在旁边摆上一瓶洗衣液,一袋洗衣粉,一盒肥皂,也不指望孩子能洗多干净,主要就是为了玩儿,为了让孩子高兴。

  至于时羡鱼自己,则提溜着捕鼠笼去了厨房,戴上橡胶手套,拿出钢丝球和84消毒液,使劲刷!使劲泡!

  屋外黄沙漫天,厨房里的时羡鱼奋力洗涮,她丝毫不知道,此时此刻,有一个人正焦急的在找她们……

  …………

  ……

  “吓我一跳!长得真丑!”

  队员缩回手,起身凑到队长身边。

  “从没见过这么丑的人!”

  “丑吗?我瞧瞧。”叶流云蹲下,用戴着兽皮手套的手抬起男人下颌,笑了,“哪儿丑了?这不是挺帅的吗?”

  “帅?”队员一副要吐的表情,“老大,这男人的脸都跟烂了似的,你是从哪儿看出来他帅?”

  叶流云闻言挑了下眉,伸出另一只手,将地上的男人整个翻过来——

  队员不约而同向后退了半步。

  只见地上的男人一半脸英挺俊朗,另一半脸犹被烧伤,布满凹凸不平的焦痕。

  “我见过这种伤。”叶流云拍拍手上沙土,不紧不慢站起来,“被荆棘蟒的毒液腐蚀后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惜了,能跟荆棘蟒正面对上,说明这家伙身手不错,要是还活着,可以收进队里当个帮手。”

  身边的队员赶紧扛起枪,紧张的四周张望,“他死在这里,荆棘蟒会不会就在附近?”

  叶流云嗤了一声,“荆棘蟒要是在附近,他的尸体还能完好无损躺这儿?那家伙什么都吞,肚子跟个垃圾桶一样,我估计啊,这个男人应该也是去狩猎荆棘蟒的人,只不过他的队友全都被蟒蛇吞了,他呢,好不容易逃到这里,缺水缺粮,就死在路上了。”

  “真惨啊,他如果早点遇着咱们,说不定能活下来。”队员摇头叹气,弯腰在男人身上摸来摸去。

  “好了没有?沙尘暴要过来了!”车里另一位队员催促道。

  叶流云抬脚往车上走,勾唇一笑,“萝卜想捡漏呢,你就让他摸会儿吧。”

  开车的队员长着一把黑密的络腮胡,翻了个白眼道:“沙尘暴都快要眼前了,再摸,再摸咱们都得被沙子埋了!”

  “啊!!!”摸尸的队员猛地跳起来!

  “咋了?瞎叫唤啥啊你!”络腮胡没好气的骂道。

  “他动了!”萝卜尖叫,“卧槽诈尸啊!!!”

  叶流云微愣,转身望去,“活了?不应该啊……刚才明明没有脉搏了。”

  正准备走过去查看,结果还没等她走到跟前,地上原本毫无生命迹象的男人忽然坐起来,他扶着额头看向他们,疑问道:“你们是谁?”

  叶流云出示证件,“龙岩绿洲017号战队,队长叶流云,你呢?哪个队的?”

  “我……”男人缓缓站起身,按揉眉心,“我是……”

  他的脑海空茫茫的,只有一个小女孩模糊的身影,那身影告诉他,他要帮她去找妈妈。

  可这个小女孩是谁?……他,又是谁?

  意识深处,隐约回想起一个声音:“你我在这里结识,取名临渊倒也应景,你看如何?”

  “我是……临……渊?”

花花了

你们猜的没错,二是序号,流亡之路是这个世界的标题名,下个世界就是三啥啥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