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60章 二流亡之路2(书友圈晋升白银加更)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119 2021-05-29 00:40:31

  ——没见过橘子,也不是多么难以想象的事,毕竟世界不同,当初她去找沈逍,也吃了一堆没见过的果子和妖怪。

  现在两人之间隔了五六层台阶,小孩没动,时羡鱼也不敢轻举妄动,怕吓到人家。

  她想了想,缓缓抬起另一只手,然后……剥橘子。

  “这个东西,叫橘子,是一种水果,很甜哦……”时羡鱼一边轻声说,一边剥开橘皮,“你看啊,只要把外面这层皮剥开,就可以吃了……”

  橘皮溢出清甜的香气,圆圆的果肉在时羡鱼手里显得格外可爱,小孩眼睛都看直了,一丝清亮的水珠从嘴角溢出,亮晶晶的。

  时羡鱼一看,这孩子的反应未免太诚实,赶紧几步上前,把橘子塞对方手里,“给你吃!”

  这样的诱惑难以抗拒,小孩立刻埋头啃橘子!

  酸甜的汁水瞬间溢出,淌了满手,着急的大口咀嚼着,又忙不迭的把手指舔干净,仿佛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时羡鱼见小孩的指甲缝里全是黑泥,很想提醒一下是不是可以洗个手,但是想到才刚刚见面,便在心里默默劝自己:慢慢来吧,慢慢来吧……

  先把亲密关系培养起来。

  她轻咳一声,露出温和的笑容问:“还想吃吗?”

  小孩很用力的点了几下头!

  时羡鱼怀疑如果再用力一些,恐怕脑袋都要点断。

  “那,你带我去你家,我帮你把身上洗干净,然后我们再吃更多的橘子,好不好?”她谆谆善诱。

  小孩再次点头,转身指了指防火门外,示意时羡鱼跟过来。

  时羡鱼跟着这孩子往公寓走,心里纳闷,为什么交流了这么一会儿,对方只会点头呢?

  不会说话?

  哑巴?

  可是小孩能听见她的声音,也理解她的意思,所以应该不是先天性聋哑人。

  那么,是后天造成的原因吗?是嗓子受了伤,还是心理疾病,不愿意开口说话呢?

  她胡思乱想着,人已经走进公寓门——

  进门就是玄关,左边是餐厅,连着厨房和阳台,右边是客厅,连着主卧和次卧,中间是卫浴间。

  格局一目了然,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两居室。

  时羡鱼的目光陆续扫过墙上的家庭合影,桌边散乱的纸箱,疑似过期的宠物罐头,以及地板上干涸的血迹与皮毛……

  目光最后落在那个孩子身上。

  她不禁怀疑,小孩之所以能在公寓中独自生存这么长的时间,靠的就是这些宠物罐头,以及楼下的老鼠。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是不是一直期盼着妈妈回来找自己?

  时羡鱼心中五味杂陈。

  她来到卫浴间,水管里自然是一滴水也没有,便从空间里拿出面盆和毛巾,倒上大半盆水,端出来给小孩擦洗。

  结果人家的第一反应是,抱着面盆喝水。

  咕咚咕咚大口喝,像是许久没喝过水了。

  时羡鱼哭笑不得,耐心等小家伙喝了好几口,伸手拦住:“我们先洗干净好不好?一会儿我再给你喝更好喝的水,还有橘子,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小家伙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出奇的听话,时羡鱼说不喝,就真的停下不喝了。

  时羡鱼把烂布条似的衣服脱掉,发现自己面前是一个小女孩,又瘦又小,脏兮兮的小脸上,一双眼睛显得更外澄澈明亮。

  时羡鱼一边擦洗,一边观察她。

  除了手上有些划伤的痕迹,小女孩身上再没有其它明显伤口,只是太瘦了,肚子上几乎没什么脂肪,突起一根根肋骨的形状,看着非常可怜。

  一连擦了四盆水,总算是弄干净了,小女孩乖得出奇,全程配合,不吵也不闹。

  初次带小孩的时羡鱼松了口气,从衣兜里掏出另一个橘子,剥开来,当着小女孩的面将橘子分成一瓣一瓣。

  “你看,橘子是这么吃的,你也试试?”她把其中一瓣橘子喂进小女孩的嘴里,剩下的连皮一起放她手上,“来,你坐这里吃橘子,我给你把头发也洗干净,好吗?”

  小女孩点了点头,还是没说话,乖乖的捧着橘子,学时羡鱼刚才的动作,一瓣一瓣吃橘子。

  这次她吃得特别特别慢,一瓣橘子在嘴里咀嚼许久,像在努力把橘子的味道记下来。

  真是太乖了。

  时羡鱼心中感慨。

  她又倒了一盆水给小女孩洗头,头发太久没有梳洗,好几个地方都打结了,只能用剪刀剪开,再涂上洗发水清洗。

  第一遍的时候完全揉不出泡沫,时羡鱼又洗第二遍,一边轻轻搓揉她的小脑袋,一边打探消息:

  “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女孩用手指在桌上写:陆梨。

  她的这番举动让时羡鱼有点意外,按理说,五六岁的孩子,应该还不太会写字。

  “噢……那我以后叫你小梨,好不好?”时羡鱼问。

  小女孩再次点头。

  时羡鱼试探的问道:“小梨,你是不是……不会说话?”

  小女孩张开嘴,指指喉咙,然后轻轻摇头。

  看来她是真的不能说话。

  不能说话就不说吧,能正常沟通就行,而且她这么懂事,照顾起来应该也不难。

  时羡鱼放松下来,又问道:“小梨,你几岁了呀?”

  小女孩听了,面露苦恼,想了很久之后,还是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自己几岁?”时羡鱼感到惊讶,随后想到她一个人住在这里,是不是时间太久,所以忘了?

  “是不是忘记了?还能再想起来吗?”时羡鱼问。

  小梨皱着眉头想了想,犹豫的伸出小手,比了一个“八”。

  这个答案比时羡鱼预计中更大,她以为顶多六岁,现在看来,应该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所以身形没长开。

  “你先坐在这里晾晾头发,我去把水倒掉。”时羡鱼说道。

  她端起水盆去了卫浴间,倒掉脏水,又换了一盆干净的水,准备再给陆梨擦一遍。

  可回到客厅后,却发现陆梨裹着浴巾睡着了。小小一只蜷在沙发上,几乎被沙发上堆积的杂物淹没,手里还捧着没吃完的半个橘子,睡得很沉。

  其实沙发上也很脏,但时羡鱼看着小孩睡熟的脸,不忍心吵醒,便把水盆放下来了。

  “算了,等她醒了再洗吧……”

  时羡鱼无声叹气,目光一瞥,瞧见沙发上有一本摊开的日记本。

  或许,她可以通过日记本了解到一些线索……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