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54章 回来了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020 2021-05-25 00:01:00

  数月不见,再次见到时羡鱼,侍神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分出的一缕神识,竟会在那个世界和时羡鱼谈起恋爱!

  当初时羡鱼要入世时,为了确保此行万无一失,他特意选中一只刚死不久的妖兽,并将自己的神识放入其体内。

  这缕神识在妖兽体内苏醒,它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助沈逍找到灵山!

  当羡鱼骑着羊不紧不慢在森林里溜达时,神识早已拖着带伤的妖兽身体先一步找到沈逍。

  因为只是一缕神识,所以显得不那么聪明,也全无曾经的记忆,懵懵懂懂的样子,倒是十分符合鲜少与人类交际的妖兽身份,后来随着沈逍放弃前往灵山,神识自然消散,回归于本体。

  被附体的那只妖兽,也随之腐烂成枯骨,毕竟,它本该在几个月前就死去。

  可是他如何能想到,这缕神识竟会在消散之前,傻乎乎的去谈恋爱?!

  侍神恭迎时羡鱼回来,低着头,弓着身,故而时羡鱼看不见他脸上的扭曲,更看不透他此刻心情的复杂。

  他怎么会和元君谈恋爱呢?

  他想不通,恋爱有什么好谈的?!

  可事实是——他不仅谈了,他还搂了,抱了,亲了……他居然还亲了她!

  侍神紧闭双眼,整个神魂在颤抖!

  “呜呜呜呜……”

  耳边传来压抑的呜咽声,他抬头望去,见时羡鱼趴在羊背上哭。

  侍神勉强压下内心的狂躁,仪态矜贵的来到时羡鱼身边,躬身询问:“不知元君何故哭泣?”

  时羡鱼难过得不能自己,呜咽哭诉:“我失恋了!”

  侍神:“………”

  “沈大哥说不要执着结果,可我忍不住!一想到再也见不到他,我心里好难过啊!”她哭湿了羊背上一大片毛,伤心至极,“渣男!男人都是骗子!”

  侍神:“……………”

  她抹掉脸上的泪水,又有新的眼泪涌出,哭得脸颊通红,“这是我的初恋!呜呜呜呜……”

  侍神:“…………………”

  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劝慰时羡鱼:“元君不必伤怀,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收集愿力,既已达成目的,其它无关紧要之事,无须过多纠结。”

  “……达成目的?”时羡鱼仰起一张哭花的泪脸,红着眼睛看他,“可是沈大哥已经放弃去灵山,愿力自然消失了啊。”

  侍神恭敬回禀:“元君促使万家母子团聚,帮助沈逍驱逐城内妖道,已经收获不少愿力。”

  时羡鱼一脸迷茫。

  “元君请看。”侍神轻挥衣袖,身后展现出青山城的画面,犹如立体投影。

  此时青山城百业待兴,正在重建房屋与桥梁,工匠们从山上搬运来石料,在城外雕刻一座石像,看那轮廓,竟是在原来的夜游道人的基础上,又加了两位道长,一个持剑,一个骑羊。

  不用想,持剑的定然是沈逍,骑羊的则是时羡鱼。

  百姓们把他们三人当做神仙供奉,从此以后共享青山城香火。

  时羡鱼盯着中间那个身披黑袍的男人,回想起两人相处时的点点滴滴,泪水再次泛滥,呜呜咽咽:“他好狠的心,就这么走了!”

  侍神:“…………”

  他就不该让她看这些。

  侍神很头疼,蹙起长眉,板着脸一本正经说道:“元君乃真仙后裔,应以大局为重,尽早恢复仙宫,儿女情长之事还是……”

  他顿住,本想直接说让她看破红尘,但考虑到她现在的状态可能接受不了,便委婉道:“元君还是看淡一些吧。”

  然而时羡鱼仿佛没听到一样,抹着自己的泪水儿往地下室方向走,双肩因抽噎而时不时抖动,嘴里哽咽念叨:“初恋果然都没有好结果……”

  侍神的眼角微微抽搐,“……元君,要去何处?”

  时羡鱼停下脚步,回过头,脸上写满崩溃:“我失恋了啊!我要找个地方一个人呆着!”

  侍神:“…………”

  …………

  在沈逍和孩子们面前,时羡鱼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现在回到家,她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痛哭一场。

  哭累了,她趴在床上默默想:虽然失恋很难受,但好歹也知道失恋是什么滋味了。

  从今往后,她也是有过情史的女人了。

  再也不是母胎单身。

  从这个方面去考虑,心里稍微舒坦了些。

  时羡鱼心酸的躺在床上,幽幽吐出一口气,心想:爱情虽然让人痛苦,但也能够让一个人快速成熟起来,这趟旅途让我成长了不少。

  生活,还是应该向前看啊。

  她起身走到厨房,打开水龙头,洗去脸上发黏的泪,又用冷水敷了一会儿眼睛,然后开始打扫屋子。

  一个多月没回来,院子里都长草了,床褥枕头也都该洗洗晒晒了。

  时羡鱼化悲伤为力量,开始进行久违的大扫除,把里里外外都擦洗干净,院子里的杂草也全拔掉,忙到累了饿了,就给自己煮一碗面吃。

  吃面的时候,她不禁想起临渊为了她去河里抓鱼,眼睛一热,泪水再次落下来。

  “会好起来的。”

  她吸吸鼻子,一边吃面,一边流泪。

  晚上洗漱后躺床上睡觉,又想起临渊温暖的怀抱,想起他用毛茸茸的尾巴圈住她,时羡鱼眼睛一热,泪水再次不值钱的涌上来,好似怎么也流不尽一般。

  最后,她哭着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看着镜子里双眼红肿的自己,时羡鱼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得给自己找些事来做,要不然心里总会不受控制的想起他。

  可是她能做些什么呢?难道再打扫一遍卫生吗?

  ……对了,她要去医院复查!

  她的病情现在不知道成什么样了,得查一查才行!

  这是要紧事,时羡鱼不敢耽误,立即带上自己的病历本,去市里的大医院挂号检查。

  最全面的身体检查,一天做不完,于是时羡鱼索性住医院附近的快捷酒店,一连几天都没回去。

  因为她几天没露面,仙宫里的侍神有点慌……

  他的元君,不会因为情伤,就想不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