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53章 一群妖乱舞46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130 2021-05-24 01:22:32

  沈逍在村里多留了两天,直到所有小孩都恢复得差不多了,他决定带着他们先去青山城安顿。

  一来,青山城地势特殊,没有逃兵流寇侵扰;

  二来,他信得过许大人和许夫人。

  不过,要带这么多小孩上路不是易事,毕竟小孩子人小腿短,没什么力气,也走不了远路。

  于是沈逍临时当了回木匠,制做出一辆简易拉板车,让小孩们坐车上,拉板车另一端挂在大角羊身上,羊拉着车走。

  起初,路上的气氛很沉闷,这些孩子死里逃生,家中又遭逢大变,稚嫩的脸上都是恍惚神色。

  后来沈逍让他们各自去捡一根树枝,要教他们剑术,他们的眼睛才终于恢复神采,就像找到了目标。

  之后几天,欢笑声渐渐变多。

  路过湖泊河流时,他们会撸起裤腿,成群结队扑进水里,捉鱼摸虾,无忧无虑仿佛普通人家的孩子,唯有在每天练剑时,眼神里会透露些不一样的东西。

  …………

  临渊这几天很消沉。

  他以前只是沉默寡言,最近却总是显得神不守舍,有时,时羡鱼喊他,他好似听不见一样。

  时羡鱼本来还想找机会和他好好聊一聊,见他状态这样,满腹心事也只好放下了。

  一个清晨,时羡鱼醒来,发现临渊不在。

  细雨落在脸颊上,清凉的风阵阵吹拂,睡梦中的孩子们被雨水惊醒,纷纷抱起行囊挤上板车,沈逍领着大家上路,要趁雨势变大以前,尽快找一个避雨处。

  时羡鱼问沈逍,临渊去哪儿了。

  沈逍不知道,猜测他可能去前面探路了。

  她没往心里去,临渊的速度快,确实经常先他们一步去前面探路。

  但是她没想到,这次不一样。

  这次,临渊直到傍晚雨停也没有回来。

  这太反常了。他怎么会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消失了呢?时羡鱼怀疑是雨水冲淡了气息,才导致他没能找到他们躲雨的山洞,于是特意返回原来休息的地点,却没有发现任何足迹。

  临渊没回来,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沈逍担心出事,画了几张护身的火符交给时羡鱼,让她照顾好孩子,而后独自原路折返,去找临渊。

  没有任何线索,没有任何方向,在这荒郊野外想要找一个人,无异于天方夜谭。

  沈逍果然无功而返。

  回来后他对时羡鱼说:“附近没有打斗痕迹,没有血迹,也没有大妖气息,临渊应该是自己走的。”

  他不是因为遭遇危险而没能回来,他只是不告而别罢了。

  “有些妖兽的习性,会每隔一段时间更换栖息地。”沈逍猜测道,“也有可能是去灵山了。我记得当初救下他时,他嘴里一直念着要去灵山。”

  时羡鱼抿着嘴唇没说话,心底的酸涩一阵阵往上涌。

  她不明白,就算要更换栖息地,就算要去灵山,为什么不能告诉她一声?为什么非得不告而别?难道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自作多情吗?

  沈逍轻轻拍了拍她肩,“别乱想了,等我把这些孩子送到青山城,再陪你一起去找找他,说不定是临时有急事……”

  她默默往前走,不想找他了。

  …………

  嘴上说不找,心里其实一直惦记着他。

  沈逍仿佛猜出她的心思,故意放慢了速度,原本他们赶路一天只歇两次,现在却时不时停下来休息,就像有意拖延,好让那个消失的男人能够追上来……

  如此七八日之后,他们到了青山城。

  临渊还是没有出现。

  时羡鱼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他是真的,消失了。

  眼前这条河,他曾在这里打过渔,曾在岸边生过火、烤过鱼,可是现在,他不见了。

  时羡鱼的鼻尖一酸,眼眶发热,不想让身边这群孩子看见自己落泪的窘态,她暗暗深呼吸,努力把眼泪压回去。

  祈愿消失了,临渊不见了,她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理由留下去。

  在沈逍做好竹筏,准备带大家进入青山城地界时,时羡鱼提出了告辞。

  沈逍问她:“小鱼,你是不是想去找临渊?你别着急,等我把他们安顿好,陪你一起去找。”

  时羡鱼缓缓摇头,“不是去找他……沈大哥,我只是觉得,自己好像也该走了。”

  沈逍微怔,“……人生聚聚散散,总是常事,小鱼,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嗯,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的。”她抬手摸了摸小满,“也回来看看大家。”

  沈逍想了想,转身拿出自己的包袱,从里面掏出一袋东西,递给时羡鱼。

  “你们这一路帮了我太多,我无以为报,这袋种子是我游历四海慢慢收集到的,既有普通的花草植物,也有罕见的灵草灵果,就当做谢礼送给你吧。”

  时羡鱼接到手中,一整袋种子沉甸甸的,让她有些愧不敢受,这虽然不是金银珠宝,价值却不可估量,包含了沈逍七十年的心血。

  “沈大哥,我……”

  “拿着吧。”沈逍轻轻叹了口气,“我会继续帮你找临渊的下落,天大地大,迟早会有消息的。”

  时羡鱼扯了扯嘴角,尽量扬起笑容,“嗯,谢谢沈大哥。”

  她朝大家挥挥手,“那我走啦!”

  小满和他的小伙伴们纷纷举起手挥舞。

  她心里愈发难过,赶紧转过身去,爬上羊背,眼泪哗啦啦流下来,幸好没有被人看见。

  这样的分别与她想象中太不一样,明明所有事都有了一个好的结尾,可是她的心上人突然不见了,她的感情也无疾而终。

  她不禁想起上次,沈逍对她说的话,他说,不是所有感情都必须要有一个结果,执着于结果,终会执着于痛苦。

  那时沈逍只是在感慨自己的感情,他大约没想到,会预言了她与临渊的结局。

  大角羊驮着她越走越远,等到彻底瞧不见远处送行的朋友们,时羡鱼从怀里拿出侍神给她的珠子——

  小小一枚珠子,在她指间泛着莹润的光。

  一旦捏碎,她就会离开这里,再也没可能见到临渊了……

  为什么事到如今,她还在想他?

  时羡鱼咬住下唇,难过的将手指间的珠子捏碎,咔嚓一声。

  前面的林间小道忽然起了一层薄雾。

  雾里隐约可见宫阙轮廓。

  她骑着羊走进去,泥土地面变成白玉砖石,小小的侍神漂浮在半空中,双手拢在袖子里,毕恭毕敬:

  “小神恭迎元君回宫。”

  

花花了

第一个世界结束啦,第二个世界名已经选定,叫流亡之路!投票吧~投票吧~投之~投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