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49章 一群妖乱舞42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123 2021-05-22 01:10:10

  沈逍说道:“青鸟一族出自灵山,与临渊一样同属妖兽。传闻青鸟族人身怀凤凰血脉,极为高贵,且能歌善舞,时常游走于人间传唱各种歌谣。”

  安瑶笑了笑,“确有其事,不过这些年四处战乱频发,能记录下来的歌谣越来越少了。”

  沈逍回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也不禁低声感叹:“是啊,青鸟的歌谣越来越少听到了。”

  安瑶问他:“你见过我的同族么?”

  沈逍沉默了一会儿,缓缓摇头:“不曾。”

  安瑶又笑,“方才听你语气熟稔,以为你听过我的同族唱歌。”

  沈逍依旧沉默。

  他平时话也不算多,却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整个儿一闷葫芦。

  时羡鱼跟在这两人身后,隐隐嗅到八卦的味道。

  她的目光瞟到沈逍背后那把剑上,记得剑穗是用几根羽毛做成的,现在剑柄却光秃秃,没有任何装饰。

  剑穗呢?什么时候不见的?

  时羡鱼心中浮想联翩,奈何不知道答案,好奇心像小猫爪儿在心里挠,难受得她连手疼也忘了。

  …………

  在树林中行走一段距离,他们来到了安瑶所说的山谷,这地方景色奇美,各色野花竞相绽放在坡地上,映着蓝天白云如一副姹紫嫣红的画布,几队士兵正背着竹筐挖掘有用的草药,而地势更高些的位置,有一队气势凌然的铁甲骑兵,在簇拥保护一个头戴玉冠的男子。

  离得远,时羡鱼看不清对方长相,只依稀看出是个年轻男人,且身份尊贵。

  安瑶一见那男子就忍不住翘起唇角,回头冲他们笑道:“抱歉,我先失陪一下。”

  说完话,便迫不及待的朝那男子跑去,裙摆在风中飞扬,她快乐得像只鸟。

  “此人就是齐国的皇太子。”待安瑶跑远,沈逍望着远处说道,“我认识他时,他便是皇太子,后来齐国亡了,他流亡在外不知所踪,这么多年过去,我原本以为他凶多吉少,现在看来,是被她救了……”

  时羡鱼很吃惊,“那他现在岂不是很大年纪了?看上去好年轻。”

  沈逍看上去年轻是因为他本身修炼,可是皇太子总不会也修仙求道吧?

  “或许是服用了驻颜丹吧。”沈逍的心思有些彷徨,语气也疏淡,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的声音轻轻吹走,“……青鸟不仅能歌善舞,并且十分在意自己的外貌,他们会拿出许多时间来梳理梳毛,也喜欢制作驻颜美容的丹药。”

  时羡鱼有些不明白,疑惑的问沈逍:“沈大哥,听你的语气应该是认识他们的,为什么要瞒着呀?”

  沈逍淡淡一笑,“我认识他们,他们却不认识我,所以不提也罢,免得徒增烦恼。”

  时羡鱼听糊涂了,喃喃:“你认识他们,他们……却不认识你?”

  沈逍拿时羡鱼当朋友,没想隐瞒,对她全盘托出:“我原是齐国广德侯府的世子,十五岁时有幸得到一位道长点化,从此一心想要做修士,奈何父母不允许,强行将我送入齐国最有名的白鹭书院,希望书院里的老师能够带我走上所谓的正途,当朝皇帝的几位皇子也在这所书院读书,其中就包括皇太子,不过我与他从未说过话。”

  时羡鱼没想到,看上去这么朴素的沈道长,居然出身还是个贵族。

  转念又想,穷苦百姓一心只想填饱肚子,哪会有空去思考怎样修炼?对饿肚子的劳苦大众而言,辟谷更是一种天方夜谭吧。

  “沈大哥,你是怎么认识安姑娘的呀?”时羡鱼好奇的问他,“她也在书院读书吗?”

  沈逍淡笑着摇了摇头,“白鹭书院建在山上,为了让学子们能够安心学习,我们一个月只能下山一次,我心烦意乱时,偶尔会去后山腰转转,有一次意外落进附近猎人设下的捕兽陷阱,是她路过救了我。”

  “原来如此,没想到你们之间有这样的渊源啊。”时羡鱼恍然。

  沈逍回首往事,也颇为感慨,“是啊,当初我身边的所有人都反对我走上修真之路,只有她知道后鼓励我,她还告诉我,修行者都会去灵山,那里是她的家,也几乎是所有天下修士的梦想。”

  时羡鱼:“…………”

  不是吧、不是吧?难道沈逍的祈愿之所以想去灵山,其实是为了见到安瑶?

  沈逍接着说道:“我当时只有十五岁,傻小子一个,为了能够再见到她,一有空就往后山腰跑,运气好的时候,就会看见她坐在树上唱歌,她的歌声十分醉人,能让人的心灵获得安宁与平静,每次我都不敢打搅,只躲在暗处默默听着她唱歌……”

  他的话音顿住,望向远处的景王,嘴角慢慢勾起一抹淡笑,“不过现在看来,她的歌声并不属于我。她是唱给景王听的,而我却不知道。”

  时羡鱼仔细端详他的神情,轻声问:“沈大哥,你之所以想要去灵山,是不是为了……安姑娘?”

  沈逍笑了笑,“她应该算是一个契机吧,也是一个目标,久而久之变成习惯……年轻时我还会想,妖兽的寿命很长,我要好好修炼才能与她般配,后来经历得多了,遇见形形色色的人,遭遇各种各样的事,男女之情便看淡了,今天乍然遇见她,让我突然觉得……”

  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心情,仔细思索了片刻,对时羡鱼说:“觉得梦想好像实现了,又像什么也没实现一样。”

  时羡鱼听了替他感到心酸,抿了抿唇,低声说:“既然好不容易相见,不如告诉她吧?”

  “告诉她?”沈逍笑着摇头,“不,用不着。”

  “为什么?”时羡鱼不懂了,“你找了她这么多年,难道不该让她知道吗?”

  “我找她,是我自己的事。”沈逍抬眸,望向远处的安瑶,“况且她对我无意,如果告诉她,有个男人几十年来一直在找她,恐怕只会给她带来不快与困扰……”

  他掏出自己刚才扯断的剑穗,几十年过去,当初他在树下拾起的羽毛依然鲜亮如新。

  轻轻翻手,掌心处的羽毛飘然落入草丛。

  “该结束了……”沈逍呢喃自语,“所谓了结,或许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吧。”

  明明与她无关,可是当时羡鱼看着羽毛落地,心中还是不可避免感到难过。

花花了

沈逍:我,85岁潇洒失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