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44章 一群妖乱舞37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020 2021-05-20 00:06:38

  他掏出最后一枚百灵果,塞进她嘴里,强迫她咽下去。

  可百灵果毕竟不是仙药,它只是一种能够提升体质的灵果,许相芸能不能扛过去,沈逍一点把握也没有。

  许相芸昏昏沉沉,意识涣散,嘴中喃喃道:“道长,我以前说喜欢你,其实是骗你的……”

  她身上的嫁衣解不开,沈逍只能徒手画止血符贴在她身上。

  河滩铺满光润的卵石,鲜红血液渗进石缝,丝丝缕缕流淌成小溪。

  许相芸说:“但我觉得,就在刚才……我好像有一点点,一点点,喜欢你了……”

  沈逍闻言有些心酸,轻轻抚摸她的头,低声道:“傻孩子,你喜欢的哪里是我啊,你喜欢的是无拘无束的自由,是快意恩仇的潇洒,是在我身上你向往着的那些东西,而非是我这个人啊。”

  “是这样吗……”许相芸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眼睛也缓缓闭上,“原来……是这样啊……”

  沈逍心中涌起强烈的无力感。

  他修仙问道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可是眼前有一条鲜活的生命正逐渐步入死亡,他却无能为力。

  “沈道长!……沈道长!……”

  远处,许清风朝这边跑来,他看见地上的许相芸,脚步不自觉变慢,迟疑着不敢上前,又或者是,他在惧怕面对什么。

  沈逍抱起许相芸,走到许清风面前。

  “道长……我,我妹妹她……”许清风张了张嘴唇,说不出话来,眼睛盯着许相芸昏迷的脸。

  “照顾好她。”沈逍把许相芸交给他,语气低沉,“能不能醒过来,只能看她的造化了。”

  许清风默默抱住许相芸,眼眶红了。

  沈逍望向远处火海。

  狐妖仍在火中挣扎,一声声狐啸刺痛耳膜,那些寄生的眼睛却隐没在皮毛之下,牢牢抓着它的筋骨血肉,纹丝不动。

  包围在四周的傀儡已经不剩几个,临渊可以击退傀儡不去伤害狐妖,却无法阻止狐妖自己不伤害自己。

  它奋力扭头咬住自己肩部的眼睛!连皮带肉一起撕下!

  嗤啦一声!

  飞溅出的血液竟不是红色,而是黑如墨汁一般。

  九尾狐发出凄厉的哀嚎,千年大妖竟沦落至此,体内嗜血的妖性被激出,它双眼赤红,利爪拍碎山石,身体的痛苦让它恨不得毁天灭地!

  沈逍看着它,心神在剧颤。

  他知道这是九尾狐要入魔的征兆,妖道太过藐视这天地间得机缘造化修成的大妖,一旦狐妖入魔,莫说是取妖丹,只怕方圆百里都不会有活下来的生灵!

  他不再耽搁,提剑朝狐妖飞奔!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她继续发狂,就算阻止不了,至少也要把她带去远离百姓的地方。

  这时,时羡鱼骑着羊赶到,惊慌问道:“沈大哥!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城里会起火?”

  沈逍言简意赅道:“城中狐妖其实是郡守夫人,现在妖道为了夺得妖丹,用邪术使狐妖发狂,若再不唤醒神智,狐妖的妖性会彻底失控,进而大开杀戒!烧一片城池事小,祸乱天下事大!”

  话说完,他提剑就走,也无暇和她解释更多。

  时羡鱼却在原地懵住,狐妖怎么会是许夫人?许夫人是狐妖的话,那她,她干嘛要娶妻?她还要娶自己的女儿?……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沈大哥!我跟你一起去啊!”时羡鱼急忙追上前面的沈逍。

  …………

  城中火势越来越大。

  房屋烧毁,半山草木全陷入火海,前面的吊桥早已被烧毁,沈逍直接凌空飞跃过去,时羡鱼却没那本事,她的羊也没有。

  想要过去,她必须骑着羊绕路。

  其实就算过去了,她大概率也帮不上忙,只是事关沈逍和临渊的性命,要让她闲呆着,她也办不到。

  时羡鱼骑着羊焦灼的走来走去,来到一处地势较高的山坡,从这里可以清楚看见烈火间穿梭着一只巨大的九尾狐,它的半边肩全是血淋淋的,一身火红色皮毛粘满鲜血,伤口处流淌出黑色墨汁状的东西,而背脊处因为多次撞击山石,隐隐露出里面白色的脊椎骨,狰狞可怖——

  背上的眼睛已经被狐妖用自残的方式撞得稀烂,但头上那只眼睛还在,狐妖为此发狂,撞毁了房屋,拍断了树木,咬碎自己眼前能见到的所有活物!

  时羡鱼看见一个黑影跳到狐妖身上,是临渊!他用尽全力劈开狐妖额头上的寄生眼,黑色墨汁涌出,下一秒,他被失控的狐妖甩进火海!

  时羡鱼的心猛地揪紧!

  他显然受了伤,落进火海后一时片刻竟逃不出来,狐妖巨大的前爪拍下去,房屋就像燃烧中的玩具一般脆弱倒塌!临渊奋力逃出那片狼藉,吐出大口鲜血!忽然失力跪倒在地!

  远处的时羡鱼看到这一幕,惊惧的心狠攥成一团,抬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若不这样,她只怕要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眼睁睁看见狐妖的利爪再次挥向临渊,她却无能为力!而沈逍还在远处,被火势所挡,根本来不及赶来!

  可是就在这一刻,就在这一秒!狐妖却奇异般的停住了动作!

  它收回了前爪,停在临渊面前。

  难道狐妖恢复理智了?

  难道许夫人认出临渊了?

  时羡鱼缓缓放下手,惊讶望着远处的妖狐与临渊。

  这时沈逍终于赶到,他一露面,狐妖竟又激起狂性,嚎叫着扑上去!

  狐妖的举动,正合沈逍的心意,他就是要引走狐妖!不叫它在城中继续作乱!

  可是时羡鱼却陷入了疑惑……

  为什么?

  为什么狐妖认出了临渊,却没认出沈逍?

  为什么他们已经帮它毁掉了寄生眼,它还是这般不分敌我的疯狂?是因为妖性大发,彻底失去理智了么?

  时羡鱼怔怔望着被沈逍引到远处的狐妖,混乱的思绪中,突然闪过什么。

  “难道是……”她慢慢睁大了眼睛,“啊……我好像知道了……我,我知道了!”

  她立刻抓紧羊角,催促道:“快!我们去许大人!只有许大人能做到这件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