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40章 一群妖乱舞33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180 2021-05-18 01:46:10

  沈逍终于想明白了,许夫人是想用这种方式保护青山城的百姓。

  “可是,你总不能永远藏着那些女孩,你迟早要还她们自由,到那时又该怎么办?”他问。

  许夫人低头看怀里的许相芸,缓缓回答:“我原本计划,一边把女孩藏起来,一边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掉妖道傀儡,而且,若他们真是拿活人炼丹,城里抓不到他们想要的女孩,或许就会自行离开,去别处搜集炼丹材料。只不过……我算错了他们的心思,低估了他们的贪婪。”

  不用许夫人开口,沈逍替她说出来:“你以狐妖作幌子藏起了女孩,他们却因此看中狐妖,想要猎取妖丹!”

  许夫人轻蔑冷笑,“想要我的妖丹,他们还不够格,一群跳蚤臭虫罢了。”

  “臭虫自然是微不足道,但是想要把臭虫清除干净,却不容易。”沈逍神色凝重,“许夫人,这青山城的妖道一天不除干净,那些女孩一天不能回来,你能藏她们一年,难道还能藏一辈子吗?”

  许夫人拧起秀眉,“我何尝不懂你说的道理,这一年以来,无论我杀掉多少傀儡,都毫无作用,就像暗中有一只眼睛盯着青山城的这些傀儡,有任何一个出事,就会立即补上一个新的!”

  “你说的,应当是母眼。”沈逍皱眉道,“我曾耳闻,有妖道将自己一只眼睛挖出,炼化成妖物,放置于千里之外,从此那妖道便能看见千里之外的事物,这只眼睛便叫母眼。母眼能生无穷无尽的子眼,只要把子眼附着在傀儡上,便可让傀儡也拥有窥视之力,所视所感全部都能让远方的妖道获悉。许夫人,你若想把妖道消灭干净,非得找出母眼不可。”

  许夫人思索片刻,“……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我在青山城从未见过所谓的母眼,若真有此物,会藏在何处?”

  沈逍问她:“那位姓吴的商人,对妖丹志在必得,你们是否查过?”

  许夫人蹙眉,“你是说吴清初吗?他确实很古怪,我曾经在他身边揪出好几个打扮成小厮奴仆的妖道,不过他本人只是一个普通人类,家中也很平常,只有一些珠宝绸缎。”

  看来,许夫人早就调查过那位吴老板,只是一无所获。

  “母眼必定藏在这青山城中,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它找出来!”沈逍肃然说道,“否则青山城永无宁日!”

  许夫人闻言,深深看他一眼,道:“你可真不像一个修行者。”

  沈逍挑眉:“何出此言?”

  “修行者一心往灵山,怎么可能留下来多管闲事。”

  “在下以为,修行者若不能除奸恶、扶良善,修行又有何用?”

  许夫人嘴角微弯,勾起一抹淡笑,“沈逍,你有没有想过,你修的,究竟是什么道?如果当真为了除恶扶善,你又何必执着于去灵山?那灵山上有恶吗?有善吗?”

  许夫人说道:“善与恶,不就在我们身边吗?”

  沈逍微微怔住。

  “我已修炼千年,曾经也以为自己会前往灵山,飞升仙灵界,但最后我还是留了下来,知道为什么吗?”许夫人问他。

  沈逍摇头。

  许夫人淡然一笑,目光望向远处,“罢了,今日也算我摆了你们一道,快去看看你们那位同伴吧,她和芸儿都被眼睛盯上了,现在芸儿有我护着,她那边……只怕危矣。”

  沈逍与临渊齐齐变了脸色!

  下一秒,两人不约而同转身!朝着刚才留下时羡鱼的方向飞奔而去!

  许夫人望着那两人的背影,喃喃:“是我理亏在先,便去帮他们一把罢。”

  话音落下,她的身形开始暴长!转眼间再次变作三米高的狐面人身妖怪,抱着怀中昏迷的许相芸,跟上前面的沈逍和临渊。

  这三人或妖或道或兽,身法速度自是不慢,可是当他们以最快速度赶回去,还是迟了一步。

  林中空地上,只有一台空空的花轿,没有半个人影。

  临渊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我留下气味了……现在,消失了。”

  他是妖兽,气味本身可以威慑森林中的野生动物和某些低等妖物,可是现在,他闻不到自己留下的气味,更无从判断,时羡鱼究竟是从哪个方向消失的。

  许夫人平静说道:“这些妖道擅长抹除气味,所以我才会提前下手,因为女孩一旦被他们掳走,往往很难找回来。”

  临渊咬牙,不肯就此放弃,试图在四周寻找蛛丝马迹。

  可是当他刚刚转身,就看见四面八方飞来几道银光!

  “小心!!!”沈逍大喝!

  临渊闪身避开,许夫人却避无可避,为了保护怀中的许相芸,她展开九尾护在周围!那些银光嚓嚓嚓刺入皮毛,并没有伤她分毫。

  可是紧接着,铺天盖地的“银雨”飞来!以万箭穿心之势刺向许夫人!

  哪怕有九尾格挡,但那些飞刺太多也太密,许夫人的背上、肩上,无可避免的被刺中几处!

  她吃痛的松手,许相芸摔在地上,她抬手想要拔掉身上的刺,却发现刺上竟串着画着眼睛的符纸,刺被拔掉,符纸却牢牢粘在她身上!

  符纸上的眼睛像活过来一般,深深嵌入许夫人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

  她发出痛苦的嚎叫!

  “不好!”沈逍心中大骇,“快撕下来!那眼睛想要寄生!”

  他和临渊想上前帮忙,又几道飞刺袭来,躲闪间两人才发现,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被包围了!

  八个傀儡人立在暗处,身穿黑袍,身形瘦小,脸上全都贴着画有眼睛的白纸,正逐渐朝他们靠近——

  临渊怒吼一声,扑上前抬手拍碎一个傀儡!傀儡的身形脆弱如纸,然而碎开之后又诡异的组合在一起,再次摇摇晃晃朝他们靠近。

  “小心!不要碰傀儡的眼睛!”沈逍急忙拉开临渊,扔出一张火符,“这不是上次那种监视的眼睛,它们会寄生!会把我们全都变成傀儡!”

  火焰对傀儡有奇效,但沈逍寡不敌众,还有七个傀儡虎视眈眈。

  这时,身后狐妖怒声咆哮,一簇接一簇青色狐火如怨灵降临,寒气逼人的火焰一瞬点燃七个傀儡!

  轰!——

  灰飞烟灭!

  沈逍和临渊再转身看,狐妖已经彻底现行,一只大若钟塔的赤色九尾狐立在山间,它的背上、肩上、额头各有一只猩红眼睛!

  九尾狐仰首长啸,随后朝青山城的方向滕云飞去!

  沈逍见状,脸色已是惨白,“糟了,她被母眼控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