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38章 一群妖乱舞31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090 2021-05-17 00:46:34

  许大人领着妻儿离开,连同院子里的仆人也都散了,四周寂静无声。

  沈逍仰头望天,一轮明月正缓缓爬上树梢。

  他面沉如水,低声喃喃:“月圆之时,恰是妖气充盈之时。”

  一旁的临渊听了,也抬头望向天空,眼眸微敛。

  他们心里都清楚,狐妖难对付,而月圆之夜的狐妖,更难对付。

  两人在屋外静静等待,一个藏在树上,一个躲在屋后,只等那狐妖一来,便要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临近子时,四周渐渐起了风。

  一片乌云遮住月亮,天空暗得犹如凝固的墨,除了许相芸房间里的灯火,四周再看不到半点光亮。

  隐隐约约的,远处传来音乐声……

  喜庆的锣鼓,高亢的唢呐,可是有谁会在半夜三更激昂奏乐?

  沈逍低声说:“小心,是幻术。”

  既是幻术,就绝不是真正的奏乐声,而是只有在阵法区域内才叫人听见的一种虚假的声音。

  临渊心知那狐妖要来了,浑身神经绷紧,眼睛眨也不眨盯着院墙的月洞门,随后看见那黑暗里出现一抹红色——

  红色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摇摇晃晃,原来是一台花轿!而抬轿子的,竟是八只直立行走的狐狸!

  眼前场景太过真实,一时之间,临渊分辨不出,这些狐狸究竟是幻术的一部分,还是狐妖驱使的小妖?

  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狐妖没来!

  只有一台花轿和八只狐狸来了!

  狐狸们把红彤彤的轿子放在院中,等待新娘出来。

  临渊看见沈逍在暗处朝自己摇了摇头。

  真正的大妖还未现身,他们不能打草惊蛇。

  欢腾的音乐声持续着,明明没有看见任何乐器,也不见任何奏乐者,可这音乐就像穿透一切,不管不顾的往耳朵里闯。

  屋里的时羡鱼自然也听见了。

  她正想从门缝里看看外面的情况,却发现一直藏在屏风后的许相芸走出来了!

  许相芸梦游一般往房门方向走!

  眼看她就要握住门栓,时羡鱼心里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把她拉回来,悄声质问:“你怎么了?”

  许相芸如梦初醒,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又看向自己所处的位置,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她脸色大变道:“我不知道……我,我听了外面的声音,好像控制不了自己……”

  “你千万不能出去,一出去就会被狐妖带走的!”时羡鱼拽着她的手,扯回到屏风后,撩开裙摆就把腿上绑东西的绳子解了。

  她把许相芸绑起来!

  外面的音乐声越来越吵,许相芸的神情也越来越呆滞,简直就像被催眠了一样,若非被时羡鱼绑住她,只怕她早就扑出门外了。

  没有绳子,小道具散了一地,外面的音乐声催得又急,时羡鱼只能草草捡起几样塞进袖子内袋,又整理一下头发衣服,这才鼓起勇气打开门出去——

  饶是提前做了心理建设,当她看见八只抬轿的狐狸时,还是狠狠吃了一惊!

  天啊。

  现在是小狐狸抬轿,一会儿不会还有一只大狐狸掀盖头吧?

  现在她该怎么办?

  是不是得坐进那台轿子里?

  好吧……看起来,如果她不坐进去,就没法见到狐妖。

  时羡鱼暗暗咬牙,硬着头皮一步一步走过去,心里直打鼓,不确定这些抬轿的狐狸会不会认出自己是个冒牌货。

  不过它们全都目不斜视,站得直挺挺的,对她的靠近没有任何反应。

  因为只负责抬轿子,别的都不管么?

  时羡鱼脑子里乱糟糟的,胡思乱想一通,咬着牙坐进轿子里。

  刚坐下,便感觉到轿子腾空,紧接着转了个方向,飞快的离开了许府!

  她在轿子里被晃得头晕,掀开侧面轿帘往外看,全是黑压压的密树林,什么也看不清!

  她再往前看,那抬脚的狐狸们脚步如飞,却根本没碰着地面,整个花轿飘在半空中前进,四周还有几团狐火飘浮,简直就像见了鬼一样。

  时羡鱼不敢看了,放下帘子,双手捂住胸口,心脏跳得快蹦出来!

  不知道轿子几时会停,不知道会被抬去哪里,越想越慌,越慌就越怕,她紧张得把藏在胸襟里的那张符纸掏出来,握在手心里,才能勉强镇定一些。

  随后嘭地一声!

  轿子落地!

  这一下太猝不及防,她整个人因惯性向前倾,直接扑出轿外,差点栽倒在地!

  千钧一发间,临渊及时出现!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时羡鱼懵了,错愕的抬起头左看右看,刚才抬轿的狐狸全变成了普通狐狸,四散逃窜,瞬间没了影儿!

  “狐妖呢?”她惊讶问。

  “我们中计了!”沈逍拔出长剑,脸色极其难看,“许相芸有危险,我们要尽快回去救人!”

  他说完纵身跃起,足尖在枝梢上掠过,飞奔而去!

  时羡鱼心慌意乱,忙推一把临渊:“快去帮沈大哥!”

  临渊皱眉,看了眼沈逍离开的方向,又为难的看向她。

  时羡鱼顿时读懂了他的眼神,着急的说:“救人要紧!狐妖这么狡诈,沈大哥一个人太危险!你快去吧!”

  临渊左右为难,突然抱住时羡鱼,低头在她前额上用力按下一吻!

  时羡鱼惊住。

  临渊松开她,飞快解释道:“森林危险,你身上需要,有我的气味。”

  他说完这句话,像赶时间一样又在她嘴唇上叭叭亲了两口,接着转身冲进密林,紧跟沈逍之后消失在黑暗里。

  时羡鱼满脸震惊,抬起食指,不可思议的轻触嘴唇,喃喃:“初次kiss……我的清单愿望……”

  成、真、了!

  …………

  沈逍与临渊几乎刚赶到许府附近,就看见另一台花轿匆匆从许府里出来!

  同样的大红色花轿!同样的八只抬轿狐狸!

  这狐妖竟也懂得调虎离山之计!可它是如何得知新娘被人掉包了?莫非许府里有内鬼?!

  沈逍一想到自己被妖怪算计,便恼怒不已,提剑掷向前面的抬轿狐,大喝一声:“站住!”

  两只狐狸被利剑刺穿!顿时化作两团黑烟!

  那轿子的速度也因此慢下来,可是还没等沈逍和临渊追上去,周围的青色狐火却猛地暴涨,撕裂成两张可怖的脸——

  一张脸哭,一张脸笑,齐齐挡住他们的去路!

花花了

临渊:我在她身上留气味了!(高兴转圈圈.jpg)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