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27章 一群妖乱舞20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045 2021-05-10 10:27:25

  屋里的许小姐闹得这么厉害,连许氏夫妇都一筹莫展,沈逍却口口声声说自己有办法。

  许清风感到为难,犹豫的问许夫人:“娘,要不然……先放妹妹出来?若是不行,再关回去。”

  许夫人的目光瞟向沈逍,无声看他一眼,缓缓开口:“既然道长说有办法,那就放出来吧。”

  许大人一听夫人发话,立刻使唤院里的仆人:“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放小姐出来。”

  仆人赶紧拿了钥匙来开门。

  暗红色的雕花木门打开,一个妙龄女子站在众人眼前,她生得杏脸桃腮、皓齿朱唇,一身红色嫁衣使她看上去比那三月桃花更明艳动人,论及美貌,这许小姐竟与许夫人不相上下!

  时羡鱼觉得自己今天真是长见识。虽然以前也有人夸她长得漂亮,可是今天见了许夫人,又见了许小姐,时羡鱼觉得自己真的只是清秀而已。

  许小姐秋水般的眼瞳里有片刻怔愣,似乎也没料到,沈逍说要放,家里人竟真将她放出来了。

  眼前除了熟悉的父母兄长,还有三个奇怪道士。

  站在最前面的道士,年纪最长,看上去模样稳重端正,一身浩然正气。他从袖中掏出什么,两指并起,嘴中念念有词,随后一挥手指向她!

  那手指上凭空出现一条细细的红线,红线的一端在他手上,另一端缠住她的腰肢——

  但是很奇怪,她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那些红线像是不存在一般,绑在她腰上立刻不见踪影,她也没有任何束缚感。

  “这是什么障眼法?”她惊道,忍不住原地转了个圈,仍然没在身上找到那些线。

  “这不是障眼法。”许夫人眸光清冷的看向沈逍,语气平平,“若我没有猜错,这应当是一件护身法器。”

  “许夫人眼光不俗。”沈逍微微颔首,“这是在下早年间炼制的法器,绑在身上以后,只要许小姐身处危险之中,在下就能立刻得知,若是有妖物欲加害许小姐,这线也会反伤对方。”

  许夫人姿态虽一贯冷傲,此时对沈逍却已是有些佩服,“我们何德何能,叫道长拿出如此重要的法宝。”

  沈逍洒脱的回道:“什么都不如人命重要。”

  “好一个什么都不如人命重要。”许夫人嘴角微扬,步履轻缓走到许小姐身边,扶住女儿的肩膀说道,“这是我的女儿,许相芸。来,相芸,还不赶快谢谢道长?清风,你也和你妹妹一起谢谢道长。”

  兄妹俩一起向沈逍躬身作揖。

  许夫人说道:“狐妖神出鬼没,起初每月娶妻一回,近来几月渐渐猖狂,每隔十日就要娶妻,且每次不止娶一位新娘,凡是被它选中的女子夜间会自动换上嫁衣,若是强行脱下,便会受到切肤之痛,剥皮之苦。”

  时羡鱼听得心惊,“这嫁衣就没办法脱下来吗?”

  许相芸说:“能想的办法我们都想了,用剪刀剪,用火烧,可是一碰到衣服就像碰到我自己的皮肉,疼得要命!”

  沈逍皱眉,走到她面前看了看,眉头皱得更深,“这是一种咒术,衣服穿上之后身体如同多生一层皮肉,除非除掉施咒者,否则咒术难消。看来这狐妖确实有些道行。”

  许相芸见他说得有模有样,略感惊奇,小声与身边的许清风嘀咕:“你这次找来的道士好像还算靠谱?”

  “小芸。”许夫人冷冷扫她一眼,“不可失礼。”

  兄妹俩对母亲十分敬畏,缩着脖子站在原地,不做声了。

  许夫人对沈逍说:“今日天色不早了,三位道长远道而来,先在这里住下吧,狐妖三天前刚掳走一名少女,应当还有几天才会现身,我们可趁此时间从长计议。”

  沈逍拱了拱手,“那就依许夫人所言。”

  这郡守大人在许家像是个摆设,夫人发话之后他也不说什么,只笑呵呵跟在身边,一起接待沈逍三人。

  许家的后院有一排厢房,时羡鱼单独分到一个房间。

  本以为自己跟着沈逍和临渊在野外住了这么久,早应该习惯风餐露宿,现在突然有屋子住,有床睡,还是忍不住小小激动,最重要的是,她终于可以洗澡了!

  天知道在野外解决清洁问题有多难!

  许夫人瞧着清清冷冷不好相处,待客却十分周到,知道她要沐浴后,不但叫仆人送来热水和换洗衣物,还送来一篮子新鲜花瓣。

  现在正是春花烂漫时,泡一个花瓣澡简直不要太享受~

  她关好门窗,试了试水温,然后迫不及待的脱下已经脏旧的道袍,坐进浴桶里——浑身的筋骨像是一下子酥软,舒服得她情不自禁闭上眼睛。

  四周蒸汽腾腾,花香漫溢,她正愉快的享受着花瓣浴,忽然听见急快的拍门声。

  砰、砰、砰!

  时羡鱼吓了一跳,睁开眼睛望向房门方向,才发觉是隔壁有人拍门。

  她的房间在中间,左边是临渊,右边是沈逍,听这声音应该是找沈逍的。

  隔壁的门吱哑一声开了。

  沈逍的声音传过来:“许小姐有何事?”

  “沈道长,我刚才划了自己一刀,为何不见任何反应?你不是说我身上的红线能保护我吗?”

  许相芸的声音清脆如铃,语速略有些急快,像一只欢悦的小鸟。

  “是不是伤得太轻?我要杀我自己呢?它会有反应吗?”

  外面沉默了很长时间,哪怕隔着房门,时羡鱼仿佛也能感觉到沈逍的无语。

  “……许小姐,此法器只会对妖邪有作用,你就是杀你自己一百遍,它也不会有反应。”

  “噗嗤~”许相芸笑出了声,她的笑声也很好听,“沈道长,你在外游历了多少年?都捉过些什么妖怪?能不能跟我说说?和你在一起的那个长尾巴的道长,是不是你收服的妖怪呀?”

  “在下并不会特意捉妖,只会在遇到危害百姓的妖物时管管闲事,临渊虽是异族,却也是一位正经的修行者,不会肆意伤人,许小姐大可放心。”

  “哦~那你现在要除掉狐妖,有几成把握?若是除不掉,你准备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