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22章 一群妖乱舞15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123 2021-05-07 15:37:32

  在春季的原始森林里寻找食物,不是一件容易事,此时的果实尚未成熟,而动物们充满危险,时羡鱼曾亲眼看见临渊抓回来一只长着六条胳膊的猴子。

  猴子通体红毛,獠牙外露,被临渊抓在手中吱哇乱叫,声音凄厉恐怖极了。

  在得知这是临渊为她找来的口粮后,时羡鱼惊得脸色变白,眼睛直盯着脚尖,连抬头看一眼也不敢!

  后来那只六爪猴被剥皮放血,她全程低着头没敢看,自然是一口肉也没吃。

  大约是瞧出她太害怕,临渊把猴子带去别处吃干净了才回来。

  回来时尾巴耷拉着,像是有些失落。

  时羡鱼也很为难,她觉得自己不算挑食,但是那只猴子距离她的食谱实在有点远,于是跟临渊商量,能不能抓一些……不怎么像人的动物回来?那猴子剥了皮张牙舞爪的模样,跟个小孩儿似的,她实在吃不下。

  临渊眼睛一亮,转身就走了。

  再回来时,肩上扛了一条粗肥的花皮大蟒。

  时羡鱼:“…………”

  一旁的沈道长看出她的窘态,哈哈大笑:“小鱼你不知道,我们现在身处黑渊森林与寒脊山谷的相交处,这里人迹罕至,常有妖兽出没,故而寻常野兽不敢靠近,能捕到的猎物也只有这些低等妖兽了。”

  时羡鱼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她在路上连一只野兔也没瞧见。

  沈逍又安抚她道:“无需担心,妖兽的肉吃起来与寻常野味没什么区别,有些甚至更补身体,还有美容养颜之效。”

  时羡鱼抿了抿唇,心情纠结的注视临渊带回来的大蟒。

  美容养颜什么的……其实她无所谓啦,咳咳,不过身体确实需要补一补的。

  当天夜里,三人一起合力把大蟒蛇烤了。

  将蟒蛇去头斩尾,放血剖心,用河水洗净后分割成几段,架在火上烤。

  沈逍往火堆里加了松针叶,熏得蛇肉散发出一股松香味。时羡鱼往蛇肉上抹盐,等到肉里的油脂烤出来,发出滋滋响声,翻个面再抹一层。临渊伸出爪子,撕下一条烤至酥软的蛇肉,放进嘴里尝了尝味道——

  时羡鱼满脸期待的问他:“怎么样?好吃吗?”

  临渊眼睛亮亮的点了下头,身后的尾巴一摇一晃。

  时羡鱼赶紧拿出自己的双耳防摔泡面碗,捧到他面前,“我也想吃!”

  临渊的爪子不怕烫,轻松撕下两条蛇肉,放进她碗里。

  蛇肉外焦里嫩,口感鲜甜,被松针叶熏过后几乎没有腥味,只是味道稍微有些淡,下次或许可以先用盐腌一腌再烤,只是抹一层盐的话,好像不太入味。

  她砸吧砸吧嘴,一边吃一边想,不知不觉,碗里的蛇肉都吃光了。

  临渊又撕下一条肉放进她碗里。这块肉可能是抹的盐比较足,味道特别好,时羡鱼又几下给吃完了。

  她还想吃,捧着空碗,眼巴巴看着临渊。

  临渊在串肉的木架上找了找,挑了一块小小的肉,放进她碗里。

  时羡鱼盯着碗里的肉,这么小……

  其实她已经饱了,但她觉得自己还有潜力。

  “我还想要……”她捧着碗往临渊身边凑,嗓音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娇滴滴,“再给我一点点……”

  临渊脸色微红,但还是立场坚定的摇了摇头,又伸出另一只没沾油的手,摸了摸她的腹部,而后再次摇头。

  时羡鱼:“…………”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我的肚腩露出来了吗?

  时羡鱼迷茫的低头看自己的肚子,最近好像……是圆润了那么一点点。以前因为生病嘛,睡不好吃不好,身体自然消瘦,现在有仙宫的灵气滋养,又吃了沈道长的百灵果,腰上都长肉肉了~

  “小鱼,临渊是为你好。”沈道长在一旁看着他们俩,忍俊不禁,“妖蛇的肉是大寒之物,一次不可吃太多,你如果喜欢吃,明天再叫临渊给你抓就是了,今天还是不要再吃啦。”

  时羡鱼默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原来是怕我吃撑了啊。

  “那,我就喝点汤吧。”她望着烤肉下面的锅子,舔了舔唇瓣。

  临渊:“…………”

  在妖兽环伺的夜里,时羡鱼吃了肉,喝了汤,心满意足的钻进睡袋,美滋滋的睡着了。

  剩下的肉被临渊几口干完,骨头扔到远处,成了森林里其它低等妖兽的夜宵。

  第二天,时羡鱼骑上她的羊,跟着沈逍和临渊继续赶路。

  昨晚的蛇肉吃得多,她一整天都没觉得饿,直到傍晚落日,她的肚子才含蓄的发出一阵叽里咕噜,临渊和沈逍听到后自觉的停下来,找了片干净的草地生火露营。

  这天的晚饭是一只双头鸦,长着两只脑袋的乌鸦。

  吃过蟒蛇的时羡鱼,面对这种食材已经完全不在话下了,她摸着柔软的鸟脖子,甚至在想,如果双头鸦是双头鸭,就可以一次做两根麻辣鸭脖……

  尽管满怀期待,但是很可惜,双头鸦的味道十分差强人意,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烹饪方式有问题,肉质很柴,很难嚼,她只勉强啃完一根腿。

  临渊也不爱吃这种肉,把剩下的食物用大芭蕉叶包好,再次扔到远处。

  继续行进,他们慢慢远离了森林,开始深入谷地。

  食物更难找了。

  附近只有光秃秃的山岩,连草也没长几根,运气好时能抓到几只土鼠,运气不好,临渊就只能钻进山洞,去抓寒脊山谷盛产的大蝙蝠充数。

  在他眼里,蝙蝠就像长了翅膀的土鼠;在时羡鱼眼里,这两者天差地别,她宁死不吃!

  可是,不吃就会挨饿。

  她既不像沈逍能够吸风饮露,打个坐也能摄取日月精华,也不像临渊肠胃功能强大,吃饱一次,能管一周。这天晚上,她的肚子时不时的叫一阵,叽里咕噜像打鼓。

  临渊坐不住了,大半夜不顾劝阻,跑去给时羡鱼找吃的。

  沈道长盘膝打坐,撩开眼皮看了眼跑远的临渊,摇头感慨:“年轻真好啊……”

  时羡鱼红着脸坐在大角羊身旁,怪不好意思的,这几天临渊为了她的伙食忙前忙后,估计是个人都看出怎么回事了。

  果不其然,她听到沈道长下一句就是:“小鱼,临渊很喜欢你啊。”

  时羡鱼:“…………”

  沈逍很感兴趣的问:“小鱼,你觉得临渊这个人怎么样?”

花花了

我实话实说吧,我这个人,其实,挺缺爱的,所以你们最好,多留言,多投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