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12章 一群妖乱舞5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3053 2021-04-27 21:00:00

  时羡鱼抱着尾巴,兢兢业业的守了一整晚。

  后来不记得什么时候手机关机了,只记得头顶天空渐亮,星辰暗淡消失,慢慢的,阳光穿透墨绿枝叶照下来,湿冷的空气也变得暖融融……

  清晨的到来让整个世界再次鲜活。

  她紧绷一夜的神经终于松懈,扛不住困意,抱着怀里的尾巴睡着了。

  其实也就迷迷糊糊打了个盹,不超过半小时,再醒来时,身边只有大角羊陪着她。

  不远处,沈逍已然起身,正蹲在一处灌木丛边查看昨天留下的蛛丝,眉头紧皱。

  他听见声音,转头发现时羡鱼醒了,面露温和笑意,“小鱼,昨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你们比较辛苦。”时羡鱼真心实意回道。毕竟如果妖怪再来,只能靠沈逍和临渊在前面扛了。

  “小鱼,昨晚你怎么会想到妖怪怕光?”沈逍问。

  时羡鱼愣了愣,“啊……我就是想试试,一般夜晚出没的生物,不都讨厌光吗,不过我也没想到它会逃走。”

  她以为顶多会影响蜘蛛的行动,结果那蜘蛛直接逃了,她也算是误打误撞。

  “你过来看。”沈逍指了指脚边,“这是昨晚它喷出来的蛛丝,经阳光照射后,已经融化。”

  时羡鱼闻言走过去,发现地上有一滩黏糊糊的黑泥,微微惊讶,“这是昨天的蛛丝?居然变成这样子……”

  “那边还有一些蛛丝没被阳光晒到,仍是白色的。”沈逍蹙眉道,“看来这只蛛妖确实怕光,若能在白天找到它的巢穴,就能将其斩杀,永绝后患了。”

  时羡鱼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不过森林这么大,想找到巢穴只怕不容易。

  两人正说着话,森林深处枝叶飒飒作响,抬头望去,只见临渊身形敏捷的在树干间跳跃,眨眼间来到两人面前,气也不喘的吐出一个字——

  “没。”

  时羡鱼:“???”

  沈逍解释道:“我让临渊去附近查探了下环境,想找找蛛妖的巢穴,看来临渊没找到。”

  他望向幽暗的森林,低叹一声,有些担忧:“找不到也只好作罢了,我们上路吧,尽快离开这里。”

  临渊抬手指向前方,嘴里又蹦出两个字:

  “村子。”

  “你是说,前面有村子?”沈道长皱起眉,神色慢慢凝重,“村子距离蛛妖出现的地方这么近,恐怕不妙,我们得去提醒村民才行。”

  沈逍游历四方,见不得无辜百姓受苦,立时就要去村子一趟。

  时羡鱼和临渊自然没有异议,三人简单收拾行囊,再次上路。

  沈道长背上包袱和长剑走在前面,临渊两手空空跟在后面,时羡鱼骑着羊走在最后。

  之前的黑斗篷被蛛丝裹覆,不能再穿,临渊现在穿的衣服是沈逍换洗用的道服,交领宽袖的款式,衣领与袖口有石青色的缘边。

  他原先披斗篷时气质很阴沉,现在换了这身衣服,变清爽干净了许多,像冷傲清秀的年轻道士。

  只是头顶两个毛绒绒的豹耳有些引人注目,而且不能往下看——

  下面没穿鞋,素淡雅致的月白色衣袍下,一双强健的黑色兽足交替迈着步子,若是遇到湿软的泥地,就会立刻留下独属于大型猫科动物的足迹,一朵又一朵,大梅花。

  时羡鱼一路走,一路看。

  心想:真好看。

  看着看着,眼前的梅花足迹开始出现重影,脑子也开始迷糊……她赶紧摇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

  昨晚熬了一整宿没睡,加之她坐在羊背上一晃一晃的,难免会犯困。

  不如下来走走吧,走一走能让自己提提神。

  时羡鱼默默从羊身上下来。

  沈逍和临渊听见动静,回头看了眼,虽然有些不解,却也没问什么,继续赶路。

  时羡鱼跟在他们后面走,走了一小会儿,就有些气喘吁吁。

  骑羊的时候感觉不明显,下来用脚走,才发现这两个男人脚程之恐怖,步子迈得大,速度又快,她几乎每走个十来步就得小跑一段才能跟上他们。

  时羡鱼决定放弃,老老实实爬回自己的羊身上。

  …………

  临渊停下脚步。

  沈逍也停下来,回头问他:“何事?”

  临渊看了眼身后的时羡鱼,开口道:“她,在睡。”

  沈逍微微侧头,望向后面的时羡鱼,见她伏在羊背上一动不动,嘴角扬起,说道:“小鱼这是累了,她守了我们一整晚,是该好好休息,就让她睡吧,我们尽量找平坦些的路走,免得扰醒她。”

  说完转身准备走,肩膀忽地一紧,被临渊抓住了。

  沈逍疑惑的回头,“又有何事?”

  临渊皱着眉,在自己匮乏的词汇库里寻找了一会儿,然后说:“会摔。”

  沈逍:“…………”

  他再次,望向后面的时羡鱼。

  她正软软的趴在大角羊身上,两只手自然下垂,侧脸贴着羊的后脖颈,大约是羊脖子上短绒绒的毛不够舒服,睡梦中的她拧着眉,嘴巴也挺不高兴的撇着。

  没有马鞍缰绳这类物件,人在滑溜溜的羊背上,确实容易摔下来。

  沈逍想了想,和临渊商量:“……你去扶着?”

  临渊不解:“为何?”

  “我要在前面领路。”沈逍耐心解释,“而且你的样子,走在前面碰到村民的话,容易吓着他们。”

  这理由充分得让人无法反驳。

  临渊只能同意。

  他来到大角羊面前,看了看羊背上的女孩,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羊,伸手握住一只羊角,试图扶着羊角往前走。

  这羊一点脾气没有,时羡鱼睡着后它就停在原地不动,现在被人拽住羊角,也顺从的跟着走,只是没走几步,羊背上的女孩就有往下坠的趋势。

  临渊很发愁,想伸手去扶,担心弄醒她,可是不扶,她又会摔到地上去。

  她不是筋骨强健的妖兽,也不是内力浑厚的修行者,这要是摔下来,一定会鼻青脸肿。

  他见过她被野草划伤的手,那么白的肌肤,那么嫩的皮肉,连一根野草都能划得血淋淋,他若是去扶她,会不会一个不小心,就把她捏碎了?照顾这样娇娇小小的人类,实在麻烦。

  一时间,他心中萌生悔意。刚才应该坚持让沈逍来扶她才对。

  正感到苦恼,脑海中忽然想起昨晚,她搂着他的尾巴的情景。

  那个时候倒是很乖……

  临渊不自在的瞄时羡鱼一眼,然后伸出粗长的黑色豹尾,轻轻搭在她腰上——这样一来,一旦她要坠落,他就能立即发觉,并及时作出反应了。

  时羡鱼睡得并不安稳,反手抓住腰上痒痒的玩意儿,捞到脸颊边磨蹭了下,嘴里咕哝:“好多毛……”

  临渊:“…………”

  她似乎蹭得很舒服,闭着眼睛薅尾巴,薅得尾巴毛全蓬起!让他突然有种想要变回兽形的冲动!

  上次明明还很安分,这次竟如此大胆,抱着他的尾巴又揉又捏!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做什么梦!

  他暗暗忍耐,幸好时羡鱼没有更过分的举动,只揉捏了一会儿,便慢慢放轻力度,变成无意识的抚摩,十分温柔。

  他慢慢松了口气……

  随后扶着羊角,继续赶路。

  …………

  树木渐渐稀疏,灌木丛也越来越低矮,阳光大片大片照耀着草地,深浅不一的绿意里盛放着不知名的野花。

  他们似乎来到了森林边缘,只要走出森林,距离村子应该就不远了。

  前面的沈逍停下脚步,回头望了眼临渊,嘴角噙着莫名的浅淡笑意。

  临渊狐疑不解。

  但是沈逍什么也没说,继续向前走。

  临渊也扶着羊角继续向前,只是没走一会儿,沈逍再次扭头望过来,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

  临渊终于皱起眉头,开口问:“何事?”

  沈逍忍笑道:“你是不是在咕噜?”

  临渊一脸迷茫,“什么?”

  沈逍瞧他那副懵懂的样子,嘴角上翘得越发厉害,调侃道:“你咕噜的时候小点声吧,别吵醒她了。”

  说完话,又笑着看一眼时羡鱼手里的黑尾巴,回过头继续赶路去了。

  临渊:“…………”

  他咕噜了吗?好像,好像不知不觉就……

  柔软的掌心顺着尾巴上的毛,真的很舒服,有些控制不住……不行,一定得忍住,不能咕噜,被人听见像什么话!

  …………

  沈逍健步如飞,片刻后听见身后再次传来咕噜声,不禁失笑着摇了摇头。

  这两个人……唉,也不知道自己的修真路上遇见他们俩,是不是一场神灵安排的考验,毕竟,三人行,必有多余啊。

  …………

  午后,他们终于走出了这片广袤的森林。

  森林外有一条河,沿着河流继续前行一段距离,便可看见远处的村舍与炊烟,再行进片刻,陆续遇到捕鱼的村民,挑水的村妇,割草的孩童。

  当地村民看见他们从森林里出来,都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很快就有人去村子里通风报信,说有三个旅行的修士从森林里出来了。

  沈逍三人还没走到村子,就看见浩浩荡荡的村民们跟着村长来迎接他们。

  “敢问三位道长,可会降妖除魔?”一个布衣少年走上前,向沈逍拱手行礼,一本正经的问道。

  

花花了

男主:啊……她把我摸咕噜了!=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