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9章 一群妖乱舞2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126 2021-04-24 21:00:00

  道士笑着问:“二位可是认识?”

  “当然不……不认识。”时羡鱼摇头否认。

  她谨慎的盯着阴影里的人,此刻满腹疑云,先不说这人全身蒙得严严实实看不见脸,只说她孤身一人来到这个世界,就绝不可能遇见认识的。

  真蹊跷啊,居然先她一步找到道士,还要去灵山,难道……这人也是能听见祈愿的神仙?

  比起时羡鱼的疑神疑鬼,道士豁达许多,朗声笑道:“天下人,欲往灵山去者何其多,但真正能探知灵山下落的人,寥寥无几,既然我们三人有缘相逢,那便结伴同行,路上彼此照应吧。”

  时羡鱼听了道士的话,心下稍安——原来这个世界的人都想去灵山,那路上遇到一个搭伙的也不奇怪,嗯,应该不是来抢生意的。

  想清楚这一点,她淡定的应和道:“道长所言甚是,我也是这个意思。”

  “在下沈逍,道号观海山人。”道士朝时羡鱼拱了拱手,“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时羡鱼从大角羊身上跳下来,学他的样子也抱拳拱了拱,“我叫时羡鱼,道长叫我小鱼就行。”

  沈逍笑道:“既是以后要一路同行,叫道长未免生分,直管以名字相称吧。”

  时羡鱼想了想,直呼其名感觉有些不礼貌,毕竟对方看上去比自己大许多,她含蓄的回道:“那我以后叫你沈大哥吧。”

  沈道长十分洒脱,“如何叫得顺口,你便如何叫,起个绰号也无妨。”

  目标人物这么随和好相处,让时羡鱼松了口气,同时,她的余光再次瞟向那个坐在阴影里的人——她和道士已经互报姓名了,怎么那家伙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时,就听沈逍爽朗的笑了一声,对那人说:“称谓虽是身外之物,可有可无,但平日交往没个名字确实不方便,今天既有缘认识羡鱼,不若以后就叫你临渊吧。”

  时羡鱼闻言一愣,看向沈逍:“他没有名字吗?”

  居然需要现场取名???

  沈逍解释道:“妖兽的习性是独来独往,且没有自己的语言,自然也就没有名字。”

  时羡鱼愕然,原来黑斗篷里的“人”,不是一个人!

  沈道长又对那人说:“这片森林名叫黑渊,你我在这里结识,取名临渊倒也应景,你看如何?若是愿意,点一下头,若是不愿意,便作罢了。”

  黑斗篷微微动了动,头部抬起一些,原本盖住头脸的帽子滑落下来,露出真容——

  时羡鱼的眼睛登时睁大!

  眼前的“妖兽”竟是一个异常漂亮的年轻男孩,肌肤白皙如瓷,头发漆黑如墨,一双琥铂色眼瞳澄澈温润,微挑的剑眉又使这张脸多了几分少年英气,当真是个惊艳绝尘美少年!

  他张开淡若樱色的嘴唇,哑哑吐出一个字:

  “可。”

  声音出乎意料的沙哑低沉,全然不似他的长相。

  “小鱼以前没接触过妖兽么?”沈逍看出她眼中的惊讶,说道,“妖兽化形,容貌通常会比寻常人出色,又因为常年深居山中,所以不擅人言。”

  时羡鱼愣愣的摇头,一副没见识的模样,“……确实不曾接触过妖兽。”

  不远处的男孩抬头看她一眼,凌厉的长眉皱了皱,而后他快速低下头,把斗篷帽子重新戴上了。

  时羡鱼:“…………”

  这是……讨厌她的意思?

  沈逍见状一笑,“妖兽的嗅觉异常敏锐,小鱼你身上的脂粉香气太重,还是离他远些比较好。”

  时羡鱼小脸一红,急忙解释:“不是脂粉香,是我涂了驱虫的药水。”

  这误会让人太难堪了,她把花露水掏出来,问沈逍:“沈大哥,你要不要涂一些?在森林里难免会遇到毒虫蛇蚁,涂一些能防蚊虫。”

  沈逍大笑:“放心吧,这附近绝不会有毒虫蛇蚁出没!”

  时羡鱼:“啊?”

  这时,那名黑袍美少年默然起身,从旁边的灌木丛中拖出一块巨大的壳!又黑又硬,壳上面还带着几根节肢爬虫的腿!

  时羡鱼震惊,她认出来了,这是巨型蜈蚣的残骸啊!

  沈逍说:“前几日我斩杀了一只蜈蚣,它体内的毒性足以逼退周遭所有虫蛇,所以我带了部分残肢一起上路,只要蜈蚣的气味未散尽,就不必担心会遇见虫蛇野兽。”

  居然还能这样么?

  时羡鱼突然觉得那块残骸变可爱了许多,并且还想离它近一点。

  “沈大哥真是威武不凡。”她恭维道长,顿了顿,也恭维那位妖兽美少年,“……临渊也好厉害。”

  “你小小年纪就能感应到仙灵之气,也厉害啊。”沈逍笑言,“我们三人彼此帮扶,说不定真能找到那传说中的灵山。”

  时羡鱼听了粲然一笑,“沈大哥说得对,我们齐心合力,肯定能找到灵山。”

  旁边的黑袍少年虽没作声,但也跟着微微点了下头。

  一番寒暄交谈后,太阳西陲,遮天蔽日的森林里光线愈发暗淡,三人准备休息,明早再继续上路。

  时羡鱼很兴奋,以前她无论和什么人出去玩,都必定赶在晚上九点前回家,现在居然要在外面过夜,而且是直接在原始森林过夜!感觉整个人的境界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

  她还认识了两个朋友,一个豁达开朗的修行者,另一个妖兽化形,长得又美又妖——哪怕灵山之行失败了,拥有这样难得的经历体验,她也算赚到啦。

  时羡鱼高高兴兴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面包和饼干,分给两位新朋友一起吃。

  沈道长称自己正在进行辟谷修行,平日里只偶尔吃一些山果和露水。

  临渊则对食物的气味不感兴趣,沉默的摇了摇头,依旧把自己藏在斗篷里。

  她只好自己吃了。

  两片全麦面包,一袋草莓牛奶,把自己喂饱后,四周已经黑漆漆一片,虽说不会出现毒虫野兽,但这阴森森的氛围还是有些吓人。

  她把大角羊牵到火堆旁卧下,然后将羊当做靠枕,偎着柔软的羊肚子写日记。

  写着写着,困意袭来,她打了个呵欠,把日记本和笔放回包里,就这么裹着毯子睡了……

  火光映着她熟睡的脸庞,娇俏的容貌显出几分不谙世事的纯真。

  沈逍眸光温和的看向黑袍少年,低声问:“你当真不认识她?这片黑渊森林人迹罕至,你们俩一前一后出现,若说是巧合,未免太巧了。”

花花了

明天开始每章3000字(=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