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谁又在召唤我

第3章 侍神的气场两米八

谁又在召唤我 花花了 2091 2021-04-20 16:43:03

  时羡鱼松手让它游开,整个人彻底迷糊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曾曾爷爷养的鱼?”时羡鱼犯嘀咕,“什么品种的金鱼会说人话?”

  “此鱼并非寻常金鱼,是由三千世界的愿力凝聚而成的祈愿鱼,能传达祈愿之声。”

  一个清冷低缓的男声蓦然响起。

  时羡鱼一惊,转身望去,发现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特别小的男人!

  只有手掌那么大一点,穿着古式的广袖长袍,衣冠胜雪,长发高束,清隽俊美的脸庞上是不苟言笑的冷肃,周身披着一团朦胧白光。

  当真是仪范清泠,湛然若神!

  他缓缓飘到时羡鱼眼前,离得近了,愈发显出他面如冠玉,眸如寒星!

  时羡鱼被他的气势惊住,正发懵,便见他在半空中朝自己施施然行了一礼——

  “小神参见元君。”

  时羡鱼:“???”

  什么情况?

  她不说话,对方也没说话,一直维持着行礼的姿势一动不动。

  时羡鱼抿了抿唇,再张嘴,话不过脑子脱口而出:“你好小啊……”

  她立即意识到自己不礼貌,赶紧改口:“啊不、不是!我的意思不是说你小……”

  “小神现在确实小。”对方直起身,面无表情回答,“小神是仙宫的侍神,仙宫灵气不足,小神的灵体也因此微弱,如今能以此等形态面见元君,已是竭尽全力。”

  时羡鱼:“…………”

  第一次遇到,承认自己小的男孩纸,虽然他确实……呃,不大。

  对方不知道时羡鱼心中所想,继续一板一眼说道:“元君能来到这里,想必已经听见了来自三千世界的祈愿,如今仙宫灵气微薄,能听到的祈愿之声十分有限,希望元君尽快达成祈愿,收集世界愿力,恢复仙宫昔日光彩。”

  这段话信息量巨大,时羡鱼听得迷迷糊糊,不过听他反复提及“仙宫”这个词,不禁好奇的问:“你说这里是仙宫?”

  就这黑黢黢的地下室?就这?

  说它是地窖、地牢、地洞她都信,可要说它是仙宫……这环境也太没信服力了吧!

  清俊高冷的侍神略微抬了下眼皮,看着时羡鱼:“仙宫的衰败并非一朝一夕造成,最近一百年灵气的耗损尤其严重,且上一任仙君不擅处理祈愿之事,只一味消耗灵气,却不去收集愿力,久而久之,仙宫便只剩下……”

  他不紧不慢转身,缓缓落在一块质地明显与四周不同的白色地砖上,说完剩下的半句话:“……只剩下这里。”

  时羡鱼瞠目结舌,“你是说……仙宫只剩下一块砖了?”

  侍神的语气冷冷淡淡:“上一任仙君身患绝症,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元,他无度挥霍仙宫的灵气,将寿元强行延长到一百二十九岁后,仙宫只剩下最后的一砖一瓦,再无灵气供他取用。”

  时羡鱼觉得他仿佛在说她的曾曾爷爷?

  真荒唐……

  “如果是神仙的话,怎么会得绝症?”她感到费解。

  侍神听见,略微挑动了下长眉,依旧保持庄重高贵的仪态,“仙君只是一个尊称,并非意指真正的神仙,上一任仙君,实乃仙凡结合诞下的半仙之躯,灵气一旦耗尽,便与那肉体凡胎没甚差别,会生老病死也是人之常情。”

  时羡鱼:“那你叫我元君……”

  侍神又拱手行了一礼,淡然道:“上一任仙君已故,元君乃仙君后裔,这座仙宫自然由元君继承。”

  时羡鱼:“可是我也有绝症。”

  侍神:“…………”

  时羡鱼能明显看出,那张俊美冷然的脸上显出一丝僵硬。

  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讪讪道:“不好意思啊,仙宫变成这个样子,我也很遗憾,但是……确实帮不上什么忙……”

  侍神沉默,片刻后道:“元君不必向小神道歉,小神是仙宫侍神,无论元君作何决定,小神自当听从。”

  他这番话很卑微,但,语气很冷,很硬,时羡鱼不禁怀疑他是不是记恨自己,怪她不够争气,害他变这么小吗?

  她为难的解释:“我……我,我爷爷,还有我爷爷的爷爷,我们确实有心无力,毕竟不是真神仙嘛,那些祈愿对我们来说太难实现了,真的帮不上忙。”

  侍神神色不动,“无妨,元君若是觉得为难,可以先从简单的祈愿开始,只要达成祈愿,便能将信徒的愿力吸纳转化为灵气,到时,元君的寿元也能有所增益。”

  “可是每一个都很难啊!”时羡鱼忍不住道,“不是要生儿子,就是要查真凶,居然还有求雨的,都太离谱啦!”

  侍神沉吟片刻,道:“元君所言甚是,不过,正是因为凭常人之力无法办到,所以他们才会诉诸神灵。求雨的祈愿,应是需要用水,如果元君能给予足够的水,想必就能达成祈愿。”

  时羡鱼愣了愣,“……自来水可以吗?”

  侍神略微颔首:“或可一试。”

  时羡鱼面露惊愕,她不过随口一说,居然真的可行吗?……不得了,真不得了!照他的说法,她的癌症说不定有救了!

  “你等我一下!”

  她突然交代一声,兴冲冲的跑出地下室,没过多久,提着满满一桶水回来,艰难的走下石阶,来到侍神面前——

  “那个……我没找到水管,只有水桶。”她放下桶,摸摸自己泛红的脸,问,“能不能先试试呀?”

  侍神漂浮在空中,静静看她片刻,躬身行礼:“小神遵命。”

  侍神的话音一落,那条念叨着“龙神降雨”的金鱼慢悠悠游过来,开始围着两人转圈圈——

  每转一圈,空中就会荡漾出水样的波纹,而随着一圈圈水波荡开,周围场景也随之变幻,渐渐的,她看见了一条干涸的河流,几株枯黄的树木,大片干裂的田地。

  时羡鱼汗颜,这地方旱成这样,她就带了一桶水,居然好意思跟侍神说试试?

  金鱼继续游动,圈圈越转越大,场景也向更远的地方推移——

  时羡鱼看见视野中出现了一口井,井边围着十来个穿着古代衣服的村民,有三五岁的孩童,也有六十多的老叟,他们从井里打出浑浊发黄的水,还带着泥浆,小心翼翼的小口啄饮,每一滴都万分珍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