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190章 生产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58 2021-06-05 23:53:47

  华芳仪是真的崩溃了。

  招悦吓得跪在地上大哭:“小主,奴婢知道您心里苦,可奴婢没办法啊”

  “我现在就是后悔入宫,早知道入宫是这样的结局,我哪怕嫁个贩夫走卒,也绝不会留在宫里”

  “我是大家闺秀,我是华家大小姐,我不配吗?招悦,我不配吗?”

  即便她说不出口,可骨子里那种正常女子都会有的渴望,时时刻刻像千万蚂蚁一样啃噬着她的骨头。

  她浑身开始发烫,发软,她甚至许多次都在梦里梦到各种各样男人的脸。

  有宫外见过的门客,也有宫里的侍卫,但最多的还是皇上,还是她的夫君。

  她哆哆嗦嗦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然后狠狠蜷缩起来。

  “招悦,我怕是……守不住了”

  她目光灼灼看向招悦,将她狠狠扯进床榻上,然后一脸狰狞撕扯她的衣裳。

  “脱!给我脱!”

  “小姐您怎么了?您这是怎么了?”

  招悦吓得全身发软,情急慌乱之下她一把抓起身边的花瓶,重重砸在华芳仪的额头。

  随着‘啪’一声花瓶碎裂,华芳仪终于安静下来,双手也逐渐松开。

  招悦连滚带爬下了床榻,跪在地上看着晕过去的小姐,哭得不能自已。

  “苍天,这是要逼死小姐吗?”

  ……

  这世上大概就是有一种人,衣食无忧就开始想别的,甚至把那种事看得比生命更重要,没有它就活不成。

  华芳仪大概就是其中之一。

  哪怕这次的事,赵元汲看在华家面上并没有治罪,但华芳仪还是忍不住了,她甚至开始有意无意接触宫里的侍卫。

  招悦吓得魂飞魄散劝过好几次,华芳仪都是冷冷一笑。

  “既然活着也是煎熬,不如痛痛快快死去!”

  招悦为了保命,只好选择闭口不言,只当没看见。

  阳春三月,百花盛开。

  叶思娴的肚子大得吓人,随时都会生产。

  作为选秀进宫的秀女第一个怀孕的,她的肚子备受瞩目,所有人都在期盼着最后的结果,究竟是男是女。

  这天栖凤宫请安的时候,皇后盯着她的肚子笑吟吟。

  “本宫说过你不必过来请安,你怎么就是不听,若是伤着皇子,皇上就该怪罪了”

  “哼!是不是皇子还不一定”,许妃恶毒。

  素妃还是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她笑吟吟看着叶思娴的肚子,心里只盼着母子平安。

  后宫所有人都各有各的想法,真正盼她好的没几个。

  叶思娴挺着肚子缓缓起身。

  “多谢皇后娘娘,不过太医叮嘱臣妾一定要多走动走动,这样才利于生产,臣妾也不好不听”

  “这样就好,你需要什么,本宫这里有的你尽管来拿”

  皇后自从和太后断绝关系后,当真是聪明许多。

  赵元汲也并不会刻意为难她,甚至还把属于皇后的体面还给了她。

  “谢娘娘”叶思娴诚恳。

  栖凤宫散了之后,叶思娴照样去御花园散步。

  阳春三月的季节,御花园百花盛开,莺歌燕舞,十分热闹,叶思娴喜欢沿着太液池走半圈,最后再绕回储秀宫。

  有时候素妃会陪着,有时候她也会回宫带着公主一起,一行人十分惬意。

  然而今天,叶思娴刚走到一半,就觉得底下哗啦一声,涌出一大股热流。

  她要生了。

  “圆月,快,扶我回去”

  叶思娴紧紧抓住圆月的手臂,脸色还算平静,圆月却吓得腿软。

  主仆二人回到储秀宫时,叶思娴已经痛到腰都直不起来,脸色惨白,全身上下都被汗湿透。

  宫里早就预备好稳婆和嬷嬷,她们第一时间赶到,烧热水的烧热水,准备产房的准备产房,所有人都整齐有序。

  而当一切都准备好时,叶婕妤要生产的消息已经传遍后宫。

  皇后最先知道,她当即愣住,虔诚跪在佛前双手合十,祈祷着不论如何,都不能让叶婕妤产下龙子。

  “是个公主,一定要是个公主”

  “叶婕妤,如果你生个公主,我一定会好好疼爱,和皇上一起好好疼爱她,一定要是个公主”

  皇后双手合十,虔诚叩头。

  素妃同样跪在佛前祈祷,她在祈祷她的妹妹,一定要平安无事,顺顺利利。

  “娴儿,我是真的把你当妹妹”

  而此时此刻,西霞宫却闹成一片,和别处的安静截然不同。

  许妃衣衫不整跪在地上,哭得仿佛天塌了一样。

  “等那个女儿生下儿子,我的延儿就什么都不是了,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娘娘,不会的,皇长子永远都是皇上的皇长子,您永远都是后宫尊贵的许妃娘娘,千万不要灰心啊”,芍药劝着。

  “尊贵?我哪儿尊贵了,为了那个女人,皇上把我的儿子都扔出宫了,他根本就是放弃了”,许妃痛哭流涕。

  至于华芳仪,她此刻正发了疯地盘算着,自己该怎样才能有个孩子。

  总之,宫里议论纷纷,无一不是翘首期盼。

  储秀宫里,叶思娴正拼了命地忍受撕裂的疼痛。

  “啊!”

  “怎么这么疼啊!圆月,圆月!”

  叶思娴大叫着,圆月就跪在她身边,惶恐地拉着小主的手。

  “您轻点儿喊,省省力气,奴婢就在这儿,小主,您听嬷嬷的话啊”

  “皇上!皇上!你为什么不来看我,你混蛋!”

  “不生了,我不生了”

  她痛得全身上下打冷战,四肢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肚子里仿佛有只匕首,在拼命地挖她的心肝,她的五脏六腑。

  “疼啊!疼啊!”

  “娴娴!”

  下了朝的赵元汲本来要和大臣商议国事,听闻叶思娴要生,当下把大臣扔下就一路过来。

  刚踏进储秀宫的大门,就听见撕心裂肺的喊叫,整个人的心都揉碎了。

  “娴娴,朕在”

  赵元汲一把冲破宫女们的阻拦,大步来到里间握住叶思娴的手。

  “娴娴”

  她的手可真凉,满手心都是冷汗,小小的人儿躺在那里,紧闭双眼痛苦挣扎。

  可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拉着她的手干着急。

  “皇上,你还是出去吧,叶小主还有好些时候才能生,您不能留在这里”

  一群奶娘嬷嬷们毫不留情将赵元汲推了出去,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