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180章 我是野种?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77 2021-05-30 23:53:19

  “澈儿”

  太后笑了,心里带着得意,带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是皇帝,是他!”

  “他绝不像表面那么孝顺,他狼子野心要毒死母后,噗……”

  既然日子过不下去,那就死得轰轰烈烈一些,只是,临死她也得给赵元汲埋下个大祸。

  她受的委屈,遭遇的虐待,甚至是弑母之仇,她的儿子一定会报。

  她的澈儿那样乖顺谦和,从小就不会叫她失望。

  “澈儿,澈儿,是皇帝下毒要毒死哀家,他好狠的心,澈儿!”

  “不可能的,不可能,皇兄他不会!”

  赵元澈不敢置信,只是慌乱地捧着满身是血的母亲万般纠结。

  “他会!”,太后闭上眼,胸口一起一伏。

  “澈儿,你是不是恨母后,为什么和你惠王叔勾结,为什么非要将你推上皇位,是不是?”

  她吃力地说话。

  “别说,您别说了,儿臣叫人宣太医”

  “不,听母后说完”,太后死死抓住赵元澈的胳膊。

  “因为惠王他……才是你的亲生父亲,他才是我青梅竹马的恋人,是先帝,他把我强行娶走,是他拆散我们……”

  “哈哈哈”,太后忽然得意大笑。

  “可我还是背叛了他,哀家还是和惠王生下了你,澈儿,惠王才是你父亲”

  “皇帝他亲口下旨斩了你的父亲,又下毒要毒杀你的母亲,澈儿,为我们报仇!一定要报仇!”

  太后不停吐着鲜血,脸上身上血迹淋淋,她死死瞪着眸子抓住赵元澈的衣袖,歇斯底里像索命的厉鬼。

  而赵元澈却完全愣住,整个人一片空白。

  母后说什么?她说,惠王是自己的生父?

  远处的冯安怀听见动静,及时带太医赶来,伏在地上卑微请罪。

  “六王爷息怒,奴才有罪,没及时发现太后身体状况,请殿下恕罪!”

  “太后娘娘近日身子不好,皇上不放心,特意派了太医随行”

  “快请太医给母后诊治!”

  太医提着药箱,恭恭敬敬跪来到太后身旁跪下,望闻问切请脉,很快得出结论。

  “太后娘娘是急怒攻心,所以才口吐鲜血,请娘娘移驾,让臣立刻为太后施针”

  太医神色凝重。

  赵元澈立刻起身,招呼人将太后抬起来送到最近的暖阁,太后被放平身子平躺在暖阁上。

  那太医打开针灸带,熟练地在烤针,施针。

  很快,太后吐血之症止住,她死死盯着那太医,目光恶毒而不甘。

  “你说,哀家是怒急攻心?”

  “哀家明明中了毒,是皇帝下的毒,你不敢说是不是?你撒谎!”

  “太后娘娘,您并未中毒,的确是急火攻心,小人就是有一百二十个胆子,也不敢胡乱诊治”

  “不!澈儿,他胡说,哀家是被皇帝下了毒”

  太后拼命挥舞手臂,想要抓住赵元澈的衣袖。

  可赵元澈突然往后退了一步,恢复理智,吩咐下人去请几个京城的坐馆大夫。

  “母后是不是中毒,等大夫过来一问便知,在那之前,请母后配合太医的诊治”

  他真的够了,连这种事也要欺骗是么?

  他身上还有哪件事是真的吗?

  半个时辰后,三个京城最知名的坐馆大夫被请入荷风园。

  他们三人挨个对太后进行诊治,最后得出的结论出奇地一致。

  “太后娘娘并未中毒,是急火攻心之症,这套针灸之法也十分高明,请老夫人放平心态,不要大急大怒,这病才能痊愈啊”

  一席话听完,赵元澈彻底闭上眸子。

  “来人,送他们出去,付三倍诊金”

  “是!”下人们簇拥着大夫离开。

  室内只剩下冯安怀和太医,冯安怀依然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大气不敢喘。

  “你们也先下去,本王有话和太后单独说”

  冯安怀带着太医离开,临走还不忘把们关上。

  出了门,他将那太医打发走,自己一个人坐在远处的台阶上,摸着袖子里的一瓶鹤顶红,眼眶发红。

  心里是对皇上五体投地的佩服。

  皇上说:别让太后死了,要让她好好儿活着。

  他深夜带人去宁寿宫悄悄儿地搜,果然搜出一瓶鹤顶红,果然太后想寻死。

  他只能把药换了。

  换成……让人情绪波动极的中药,太后一瓶子喝下去,情绪就控制不住。

  怒急攻心,伤及肺腑,口吐鲜血,这都是注定的。

  皇上啊,您当真和以前,不一样了。

  ……

  内室里。

  赵元澈在太后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目光更加淡漠悠远。

  “母后,您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我是您和惠王的亲生儿子?”

  “是真的!”

  太后浑身插满银针,动弹不得,戾气却分毫未减,她眼睛赤红。

  “母后所有的话都是真的,而且皇帝也一定给哀家下毒了,只是太医诊不出来”

  “澈儿,哀家一定被下毒了”

  “母后!”

  赵元澈浅笑着站起身,渐渐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他眼里的光就逐渐熄灭,变成一片死灰。

  “所以,我是野种?”

  太后万万没想到赵元澈会这么说,她整个人愣住,沉默许久,几番张口都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还是赵元澈止住笑,站起身摇摇晃晃走到她的身边。

  “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非要我当皇帝?”

  “是为了你们自己吧?”

  “是惠王想当皇帝?还是母后你想重新当皇后?”

  他眼里都是轻蔑和讥讽,看太后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罪大恶极的罪人。

  “你们做下苟且之事,把我带到这世界上,就是为了利用我?”

  “甚至连中毒也是欺骗,连太医都说,你是急火攻心,根本没人给你下毒”

  “你就是想陷害皇兄不是么?”

  “你想让我和你一起,谋害皇兄,然后夺权篡位,母后,天下之大,你却只想着你自己”

  那些血腥和杀戮他们都看不到,百姓的死活他们也不会顾,他们就只想踩着所有人的白骨站在高位上振臂一呼。

  看,我才是这个世界的霸主。

  他轻蔑一笑:“你终究算错了,我这辈子,都不会染指皇位”

  “为什么?!”

  太后厉声呵斥:“你这个没出息的逆子!”

  赵元澈并未说话,他轻轻脱下狐裘,掀起里衣,露出腰腹上狰狞的疤痕。

  “够吗?”

  “惠王射了一箭,要不要母后再来一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43分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