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172章 什么叫养虎为患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24 2021-05-28 16:25:01

  赵元汲看了看伏在一旁低眉顺眼的女子,心中已经了然。

  “你说!”

  “着人把乌丽娜送回她的故乡吧,她不是我们中原人,更不必留在这里当宫女”

  赵元澈话音未落,就见乌丽娜不可置信看着他。

  “王爷,不是说,让我留在你身边照顾么?”

  “对不起,我想了想,你还是应该回去”,赵元澈脸色苍白,一双修长的手藏在袖子里握紧又松开,心中百般纠结。

  “可是……”

  “没有可是”,赵元澈别过脸。

  “不论如何,你都应该回去看一看你的部族,如果……”,他停顿了一下。

  “如果最后你还是想来,那就来吧”

  乌丽娜泣不成声,可她再也没办法反驳。

  他说让她回去看一看,他说,如果你还想来,就来吧。

  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起身郑重跪在地上,朝赵元澈行了一礼。

  “是!我听王爷的”

  赵元澈闭上眼不忍相看,藏在袖子里的手却彻底松开。

  乌丽娜退了出去,室内只剩下兄弟二人,赵元汲不解问他。

  “你这又是图什么?看得出来,她对你一往情深,而你……”

  “我不能,皇兄,我不能趁人之危”,他不舍闭上双眸。

  “她现在部族破灭,身边无依无靠,而我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和她一起报仇,和她一起诛灭敌人,救她于危难水火之中……”

  “可能她自己都分不清对我究竟是感激,还是别的,如果我这个时候留下她,就是趁人之危,以后她万一后悔,岂不是徒增痛苦”

  赵元澈饱读诗书,行事磊落,他要的人自然也要光明磊落。

  “懂了!”

  赵元汲拍拍弟弟的肩膀,再次站在他的身边。

  “还有什么事,一并说了”

  “六王府不要了,把城东的荷风园给我,我要出宫去养伤”

  赵元汲:“……”

  这家伙,伤成这样还有心思算计他的东西,果然是他的弟弟啊!

  “你小子行啊!”

  他举起拳头在他肩膀处挥了挥,终究还是没落下。

  “行!赏给你,还有什么别的?”

  “没了,等臣弟想起来,自然进宫找皇兄讨要,皇兄到时候可不要小气?”

  赵元汲气得狠狠瞪他一眼:“老子上辈子欠了你的。”

  兄弟俩玩笑一阵,各自分开。

  ……

  宁寿宫

  太后同样也得到赵元澈醒过来的消息,她激动地跪在小佛堂前泪流满面。

  “佛祖保佑,我儿终于醒过来了”

  “雁秋,雁秋!”,太后颤颤巍巍起身。

  她想找雁秋商议,能不能去看一眼儿子,哪怕就让雁秋代替她去看一眼也行。

  可她找遍了正殿,也没发现雁秋的身影。

  正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突然不知哪儿来的小太监来报,说雁秋嬷嬷倒地不起。

  “雁秋!!”

  太后流着泪赶去侧殿的茶房,果然见雁秋倒地昏迷,双眼紧闭。

  “你怎么了?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传太医!”

  太后慌慌张张要将雁秋扶起来,可她刚抬起上半身,就见雁秋悠悠转醒。

  “太后娘娘。”

  她一开口,乌黑的血顺着唇角和鼻孔缓缓流下来,脸色瞬间发青发紫。

  她指了指不远处矮凳上的一只玉瓶。

  “是鹤顶红,娘娘不必费力气了”

  “为什么,为什么啊?”。

  太后完全懵了,手足无措用帕子捂住那些黑血,试图让它们不要再流出来。

  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

  “奴婢……知道殿下醒了,就够了,心满意足”。

  她吃力一个一个字往外说,太后慌得身体微微发抖,死死攥住雁秋的手臂。

  “是谁?你告诉哀家是谁?雁秋你不要丢下我”

  在宫里浮浮沉沉大半辈子,只有雁秋这一个心腹。

  不论是在闺中还是在宫里,不论是荣华富贵还是软禁落魄,她从来没有半分抱怨。

  一直全心全意照顾她,开导她。

  如果雁秋一死……太后脊梁骨一阵寒冷,遍体生寒。

  “你走了,哀家怎么办?”,太后伤心欲绝。

  雁秋缓缓抬起胳膊,要拉太后的手。

  “娘娘……奴婢这一辈子,都没有背叛您,真好……”

  “别……咳咳,别追究了,雁秋能为太后鞠躬尽瘁,也算值……”

  最后一句话,她艰难说出口,可话音未落,她的手就恍然落下,眼神也逐渐涣散。

  感受着怀里生命一点点流逝,身体一点一滴流失。

  太后哭得伤心欲绝:“是谁?是谁!你还没告诉哀家是谁!雁秋你怎么能这样……”

  ……

  雁秋的死,让宁寿宫笼罩上一层悲哀气息。

  一个奴才并不足以让皇宫素缟,但这并不影响太后伤心欲绝。

  她恨得咬牙切齿,拼命叫人去打听雁秋的死因,最后终于在一个小宫女那儿听了一句。

  “雁秋嬷嬷曾经去过一趟昭阳宫”

  就是这句话,引起了太后的主意,也让她迅速认定,就是赵元汲害死了雁秋。

  “皇帝!皇帝你好狠的心,雁秋当年是怎么护着你的,你好狠的心!”

  太后轰然起身,带着身边的小宫女小太监,气势汹汹杀去昭阳宫。

  彼时赵元汲正在和几位新上任的年轻大臣商议国事,听闻太后过来,年轻的帝王面容平静,笑着吩咐冯安怀。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母后请到偏殿歇息”

  说完又淡淡问大臣:“几位爱卿,朕刚才说到哪儿了?”

  “禀皇上,您刚才说到要改革赋税徭役制度,减轻百姓负担!”,年轻的大臣们恭恭敬敬。

  赵元汲笑着点头。

  “那咱们继续”

  冯安怀当然不会请太后去偏殿,他是出来拒绝的。

  “皇上正在商议国事,让奴才请太后回宁寿宫,皇上说,闲暇时自然会来探望太后,在那之前请娘娘好生保养身体”

  这句话的另外一层就是。

  ‘皇上有旨,让您没事别出来’

  太后气了个仰倒,只能愤愤离开。

  可她很快就发现,宁寿宫门外多了许多侍卫,之前那帮拦不住她的废物,已经被撤得无影无踪。

  “哈哈哈……皇帝,皇帝!”

  “哀家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做……养虎为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