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157章 怀孕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60 2021-05-20 23:43:01

  话音一落,赵元淳激动盯着他。

  “你确定么?可皇兄的亲兵亲眼看见皇兄从上头坠下来,他们还有人跟着摔下来,死了四个还有一个重伤!”

  四个血淋淋的亲兵尸体被发现,还有一个幸运挂在树枝上捡回一条命,可也是重伤。

  “如果皇上没坠崖,他们为什么不惜自己的性命也要跳下来?”

  就是这句话,问住了所有人。

  叶怀俞摇了摇头,拍了拍儿子肩膀:“继续找吧,再找找,兴许就在附近呢”

  叶思钧无法,只得带人继续找,可接下来的一天一夜,还是无果。

  叶宅

  叶思娴自从听见消息,已经好几天滴水未进,叶夫人急得直哭。

  “你爹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娴儿你不能这么糟蹋自己,娘看着心疼!”

  “娘,我不饿!”,叶思娴哭都哭不出来,只是浑身没力气,眼里没有生气。

  “娘,您以前说,让我找个一心一意对我好的夫君,你看我找到了,也带回来了,可怎么说没就没了,他的肩膀还受着伤呢!”

  “他说要一辈子对我好,他说我和别人不一样,可他怎么说说就不算数了呢?”

  “娘,你知道吗?皇上他有很多很多的女人,她们大多都是联姻,带着各种各样的目的进宫的,皇上几乎不碰她们!”

  叶思娴断断续续说着话。

  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想到哪儿说哪儿,没头没尾。

  叶夫人大多是听不懂的,她想不明白什么是联姻,也不明白天底下会有铁石心肠的父母。

  她现在只觉得心里一抽一抽得疼。

  “娘……”,叶思娴还想说什么,可她刚一张口,就觉得眼前一黑,身体渐渐往下沉,耳朵逐渐什么都听不到。

  “娴儿!娴儿!”

  叶夫人吓坏了:“快来人,去请大夫,快去请大夫!”

  家里仅有的小丫头最近可忙坏了,只能跑去使唤两个看门的:“夫人让请大夫!”

  过了一个多时辰,江淮县唯一的大夫挎着药箱子匆匆赶来。

  经过侍卫重重叠叠的盘查询问,他终于成功进入叶宅。

  叶思娴昏迷不醒,嘴唇干裂,身上瘦的吓人。

  蒙着帕子的手从帐子里递出来,大夫只看了一眼就胆战心惊,怎么瘦成这样。

  几番把脉,细细听诊之后,大夫面色愈发凝重。

  “夫人,这位少夫人似乎是有了喜脉,可她脉搏实在太微弱,暂时还不敢确定,但八成就是了……”

  “什么?喜脉?!”

  叶夫人又惊又喜:“你说,我女儿有了孩子?”

  “八成就是,夫人不放心可以再多请人来看看”

  “那你快看看怎么补?她瘦成这样,我看着心惊胆战的,这样下去大人也保不住,何况是孩子!”

  叶夫人眼圈儿又红了。

  女儿难得回来一趟,她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局面。

  当初女儿入选,所有人都羡慕他们要跟着飞黄腾达,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滔天的富贵背后付出的是什么代价。

  实际上。

  她宁愿女儿像隔壁二花姑娘一样,嫁个老实汉子,生两个白白胖胖的娃娃,时常来娘家看看。

  她一点儿都不想要富贵,只求女儿平平安安的。

  “大夫,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女儿,保住她和孩子!”

  “夫人放心,我会尽力!”

  谨慎起见,大夫只开了一副温补的方子,说等醒来就吃一剂。

  “药终究是药,夫人还是要想想办法,让她多吃些饭菜,要养活两个人呢”

  “是!我会劝她的”

  叶夫人好生把大夫送走,赶紧回来吩咐厨房。

  “去预备好鸡汤,油花撇干净,煮上现做的面,多多放菜,娴儿最爱吃这个!”

  小丫头传话去了。

  这边门房送大夫出来,临走还交待:“这里的人和事,包括你开的方子,说的话见的人,统统不能说出去!否则……”

  这是赵元淳吩咐那两个门房的话,他许了二十多两银子,把俩门房乐得差点儿跪下磕头。

  拿命担保,这话他们会严格对每个来过叶宅的人说一遍。

  那大夫回头看了一眼叶宅。

  心里还挺纳闷儿:“看着普世通通一宅子,规矩倒是挺奇怪!”

  ……

  叶思娴是半夜醒的。

  一睁眼,娘亲就捧着药笑眯眯在守在她身边。

  “娘,您怎么一直守着我,白天黑夜的不歇着!这怎么行?”,叶思娴内疚。

  “娴儿,你该吃药了”

  “我怎么了?平白无故的,吃什么药?”,叶思娴不解。

  叶夫人看了看她肚子,告诉她大夫来过,诊断出她怀了身孕,还说已经有八分确定,但脉象不好。

  “怀孕?”

  入宫好几年,她不是没想过,可要说突然,那也是真突然。

  “我怀了皇上的孩子?”

  皇上……皇上他生死未卜,她却这个时候,怀上了他的孩子,这是天意么?

  来不及想太多,叶夫人就把药送到嘴边。

  药性是温补的,虽然比不上皇宫,但还是闻得出来苦中带浓的药香气,想来也加了不少的补品和好东西。

  皱眉喝完,叶夫人又叫人把鸡汤面端上来。

  “你小时候最爱吃的,你爹平时舍不得买,总骗你说生辰的时候才能吃,眼下我的女儿长大了,成了贵人,大约也不稀罕这些东西”,叶夫人爱怜揉了揉女儿的头发。

  叶思娴眼泪唰一下就流下来。

  “怎么会不稀罕,我稀罕着呢,天天做梦都想吃娘亲做的饭!”

  “那快吃!”

  长久没接触到饭食,她嘴里又干又苦,可摸了摸小腹,那里很可能有个小生命等待她补充养分。

  叶思娴拼命大口喝着汤,拼命把面条往肚子里咽。

  不知太久没吃东西还是怎样,她一边吃一边干呕,打仗一样最后总算吃完。

  “好!”

  “我的女儿果然坚强,你好好养身子,娘亲相信,皇上一定会吉人天相,他一定会没事的!”

  ……

  当晚,母女俩一起睡。

  叶思娴依偎在娘亲怀里,柔柔问。

  “娘,你觉得女儿现在,幸不幸福?”

  “娘亲觉得不算,要我的女儿觉得幸福,才算!”,叶夫人疲惫闭上眼,像小时候那样拍着女儿后背。

  “睡吧,天色不早,也许明天一早,城外就能传来好消息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