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144章 朕要亲自审问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32 2021-05-16 22:56:55

  惠王犯下滔天大恶,王府里却没什么异常。

  赵元澈判断,他一定把死士和士兵全都藏了起来。

  “你今夜就走,我会安排人把你平安送到京城”

  “放心,你和你的族人遭受的所有一切,终有一天能昭雪”

  “为什么要帮我?”,乌丽娜满眼警惕。

  大景朝带给她噩梦般的记忆,让她不得不怀疑眼前之人。

  “因为惠王不但杀害你们的族人,还在天子脚下杀了大景朝子民”,赵元澈冷眼微眯,眼底划过淡淡痛惜。

  “再说了”,赵元澈目光幽幽。

  “你现在也没有别的去处,就凭你一个人在甘州城里乞讨,永远都不可能会有机会”

  幽暗摇曳的烛光打在他的侧脸,乌丽娜仰头盯着他,心脏莫名漏跳半拍。

  明明眼前这个人不及她的族人勇猛健壮,也没有策马狂奔的豪横勇猛,可他全身散发出的镇定自若,让她不知不觉臣服、信任。

  “好”

  久久沉默后,乌丽娜终于妥协。

  “你同意了,我现在就送你离开”

  “那你呢?”,乌丽娜仰头看他。

  “你不必管我,入京之后自有人会照料你的一切,你不用担心害怕”,赵元澈边说边拉着她的手腕往外走。

  乌丽娜盯着两人紧紧连接的手腕,莫名脸一红。

  两人悄悄出了地牢,没有惊动任何人。

  赵元澈将乌丽娜揽在怀里,用漆黑的夜行衣将两人紧紧裹住,身形利落躲过王府巡逻的护卫跃墙而去。

  夜风在耳边呼啸。

  乌丽娜紧紧缩在赵元澈怀里,她从小到大只知骑马,从未有见过还有这样翻墙的功夫,吓得几次想惊叫都硬生生忍住。

  赵元澈觉出怀里的人不停颤抖,像受惊的小鹿,娇娇软软的身体紧紧贴在他的胸膛,少女的清香萦顺着鼻尖钻入心房。

  他不自觉全身上下绷紧,面色掩饰不住地赤红。

  “咳,那个,你可以下来了”。

  稳稳落地的赵元澈长臂伸开,一双手不知往哪儿放。

  乌丽娜好像没听见,依然死死抱住他的腰往他怀里猛钻。

  终于,她发现耳边的呼啸声停下,微微睁开眼,这才发现已经稳稳当当站在地上,而自己,正像藤条似的缠在他身上。

  “啊!!”

  乌丽娜惊叫弹开,娇嫩的脸涨得通红。

  她很快发现自己失态,拼命按耐住内心的恐惧,故作镇定理了理头发。

  “你们大景朝竟然还有这样的功夫,我以前没见过,王爷见谅……”

  她脸红得滴血,赵元澈也半斤八两,他不但脸红,且四肢僵硬,连伸开的长臂也忘了放下来。

  两人就这么尴尬着,直到随行的心腹护卫来到他身边单膝跪地。

  “王爷,属下要护送的就是这位姑娘吗?”

  “是!”

  ……

  赵元汲接到甘州送来的密函时,已经是乌丽娜出发的第四日。

  下朝归来,他负手而立在御书房窗前,望向甘州方向。

  “算算日子,时候也差不多,你派人秘密把那姑娘带到京郊行宫,别让任何人发现,朕找个机会要亲自审问”

  哪怕赵元澈在信里已经说了个大概,他也必须听这个证人亲口说。

  他想知道他那个明面上和蔼可亲堪比父亲的惠王叔,究竟是怎么对待甘州百姓。

  “是!”,冯安怀郑重退下。

  四月将过,天气逐渐炎热,赵元汲一个人在御书房踱来踱去,心里烦躁,便背着手大步往内宫去。

  他记得娴娴年年苦夏,今年还不知怎样。

  出了昭阳宫,沿着宫道一路往北,就要在岔路口往东拐去储秀宫时,他忽然看向西边同样巍峨的长宁宫。

  这才想起,这里还住了一个安分守己出身高贵的大家闺秀,他亲封的二品素妃。

  想起自己一时心热夸赞她把公主养得好,还说要去看他,赵元汲百般纠结。

  君无戏言,赵元汲想了想,还是转头往长宁宫走去。

  早有眼尖的小太监飞奔去通报。

  赵元汲赶到时,素妃和叶婕妤带着大公主,已经恭恭敬敬跪在院子正中央的空地上。

  “平身吧”

  赵元汲有些意外,而且莫名地心虚,不敢对视叶思娴的眼睛。

  却不想叶思娴谢恩站起来,笑盈盈跑上前圈住他的胳膊,甜甜对他笑着。

  “皇上,您是来看大公主的吧,快进来,大公主刚刚画了一副画,可有意思了”

  叶思娴拉着帝王往里走,素妃笑意盈盈牵着大公主走在后头。

  赵元汲往身后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身边的叶思娴,面露尴尬。

  他来错地方了?

  这感觉怎么像是,娴娴拉着他的胳膊冲他撒娇:“皇上您快来看,咱们的孩子可有意思了”

  这难道不是素妃的长宁宫?

  大公主的画还是有长进的,洁白的画纸上一只黄斑点的大狗和一只三色狸花猫在打架,小姑娘拿着自己的大作怯生生向父皇解释。

  “这是大黄狗的嘴巴,这是小花猫的尾巴……”

  赵元汲:“……”

  不管这画究竟有多烂,他必须承认眼前一堆凌乱的不明墨迹是一只狗和一只猫。

  赵元汲勉强从脸上挤出一丝笑,拍了拍女儿的小脑瓜。

  “画的不错,继续努力”

  又深深看了一眼素妃,也夸了一句。

  “怡安画成这样已经不容易,素妃教得好”

  素妃脸色通红,很努力很努力才憋住了笑。

  要知道,这堆七七八八的凌乱线条,是她听说皇上驾临后当机立断自己随手画的,可怜的怡安还要硬着头皮替自己母妃撒谎。

  不过怡安并不觉得自己在撒谎,她就是觉得母妃随手一画,就很像很像。

  “皇上,您是不是也觉得大公主挺有天赋,您看看这猫是猫狗是狗的,要知道她才六岁啊”,叶思娴昧着良心。

  “的确有天赋,毕竟是大景朝第一位公主,还是要通一些诗词书画的,辛苦素妃了”,赵元汲就很敷衍。

  “皇上过奖,臣妾不辛苦”,素妃将养女亲亲蜜蜜抱在怀里。

  时候不早,大公主不停揉眼睛,显然是困了,素妃很心疼,吩咐嬷嬷把公主带下去睡觉。

  “我不去,母妃,我要听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