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135章 生孩子这事儿看缘分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79 2021-05-12 23:20:39

  得益于叶思娴一句话,晚膳很丰盛。

  不过也不奢侈,都是她指名要的民间时令小菜,还有几道是田野里的野菜。

  为了弄这些食材讨好叶婕妤,御膳房总管庞大海可是愁到头秃。

  “皇上,叶婕妤,这都是奴才们精心替您预备的,若是觉得合口味,奴才再叫人去寻”,庞大海腆着肚皮笑眯眯上门,亲自一道道介绍菜品。

  “庞总管辛苦了”,赵元汲头也不抬淡淡的,“赏”

  冯安怀会意,将庞总管拉到外头,从怀里拿出预备下的赏银。

  “你也太会邀功了,就不怕叶婕妤一个不喜欢,皇上治你的罪?”

  庞总管都快哭了:“我哪儿知道皇上在啊”

  宫室内,两人食不言。

  其实叶思娴很憋得慌,总觉得边吃饭边聊天十分愉悦,谁知道入了宫,这还成毛病了。

  终于用过晚膳,看着宫人将一道道菜撤下去。

  叶思娴净手漱口才敢开腔。

  “皇上,您这回出宫要多久才能回来?”

  “朕又不远去,大约三五日就回,怎么了?”,赵元汲随意坐在软榻上,随手翻着一本民间话本,只看了两眼就撂在一旁。

  “怎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促狭。

  “也不是,就是……有点儿害怕”

  说起来也是窝囊,每次赵元汲不在,她都被那帮女人欺负。

  “别怕,朕会派人保护你,上次的事不会再发生”,赵元汲有些明白她的意思。

  “多谢皇上”,叶思娴郑重行礼。

  两人聊了一会儿,洗漱沐浴后便去内室歇息。

  储秀宫的紫檀木拔步床和锦绣轩果然不同,这只床大得像个小房间似的,躺在上面可以任意滚来滚去,不必担心掉下来。

  当然,做某些事也会格外尽兴。

  这一晚赵元汲足足快四更才睡,将怀中人儿揽在怀里狠狠要了一回又一回,才尽兴将人拥住,心满意足睡去。

  至于叶思娴。

  她……早就半晕半懵过去,只觉得身体快散了架,大闹嗡嗡嗡一片空白,后面发生什么她完全不记得。

  直到第二天醒来,身边已经不见了人,只剩下凌乱的床铺还有……丢了满地的亵衣亵裤。

  “皇上已经走了吗?”

  她爬起来喊人,圆月巧燕匆匆赶来。

  “小主,皇上去上朝了,说待会儿过来陪小主用膳,然后才出发”

  “那就好”,叶思娴长舒口气。

  真怕他不告而别,哪怕只有几天的分别也让她心里发憷。

  怕自己被害,也怕他再带着一身重伤回来,瞧瞧,什么都怕。

  早膳依然很丰盛,赵元汲如期而至,

  见她脸色不好,他拍了拍她肩膀哄道:“朕答应你,如果京城命案顺利解决,就带你回一趟江南?”

  小丫头在宫里战战兢兢,他也有些心酸。

  “这可是您说的第八遍,臣妾倒要看看,什么时候能实现”

  “自然很快”,赵元汲刮了刮她的鼻子。

  ……

  赵元汲带着文武百官出发后,宫里立时就冷清下来。

  没人去御花园晃悠,也没人跑到储秀宫附近打扮得花枝招展。

  叶思娴干脆将大门一关,谁也不见。

  转眼到了初十,太后定的出宫的日子。

  妃嫔们早早拿上预备好的东西,带上贴身信任的宫女太监,坐上马车浩浩荡荡往京郊皇觉寺赶去。

  素妃本来不想去,但见怡安眼睛亮晶晶的,说想去看看宫外的风景,素妃心里一软就答应下来。

  跟皇上出宫和跟太后出宫,果然是不一样。

  前者是真真正正的放松,后者是真的累,规矩不但没少,反而更多了。

  沿途不能如厕,不能下马车,就算真的要下也要戴上面罩捂严实,千万不能被外人看见容颜。

  “真难啊,幸好我机智,跟你们坐一辆马车,不然得闷死我”

  叶思娴一边替怡安梳辫子一边笑嘻嘻。

  “你啊,入宫这几年还是改不掉你的性子”,素妃哭笑不得。

  “我打小就是这么长大的,我娘从来没要求我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我们小城的百姓,没见谁家姑娘不能出门的”

  叶思娴絮絮叨叨。

  回忆江南的风景,江南的风土人情,江南的大家闺秀和平民百姓,又说自己其实也佩服大家闺秀,居然可以一直不出门。

  “白姐姐,你即便不进宫嫁到别的高门大户,是不是也不能出门?”

  一句话将素妃问住,她眼里闪过浓烈的哀伤,转瞬即逝,脸上笑容浅淡。

  “没发生的事谁知道呢,万一我没有嫁到高门大户,而是嫁到像你的家乡那样的小城,或许我也能和要好的夫人小姐约着去郊外放风筝”

  说起放风筝,叶思娴又来劲了。

  在马车里絮絮叨叨说她和邻居家小姐妹骑着马偷溜出城,找到小贩儿家里,只为买一只最大的风筝、

  回忆起过往,叶思娴总有说不完的话,眼里一直都是笑眯眯。

  怡安也高兴,叽叽喳喳问什么是风筝,她也想要最大的。

  素妃笑容满面看着眼前热闹的一大一小,眼里都是热气,心里却透心凉。

  如果,她没进宫,这会儿应该都有孩子了吧?他温文尔雅,文思泉涌,一定会将女儿抱在头顶放风筝,也一定会教儿子摇头晃脑念诗经,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

  可现在他们相隔千里,恐怕此生都不会相见。

  这么残忍的痛也不知他是怎么承受的,会不会倔强地不愿娶妻,会不会……一蹶不振,再也实现不了他的抱负?

  “母妃,母妃,您看叶娘娘给我扎的辫子好不好看?”

  小公主叽叽喳喳扑倒娘亲怀里,笑眯眯炫耀着头顶精致的辫子,有用红绳扎的,也有用红玛瑙串成的珠链,鲜艳明媚的大红色将小公主的脸蛋衬托得红扑扑。

  “好看”

  素妃收回思绪,在女儿脸颊吻了吻,用手轻轻爱抚着她细软的辫子。

  “真好看,还不快谢谢叶娘娘?”

  叶思娴也笑了,酸溜溜道:“大公主真乖,好羡慕姐姐有这么个贴心小棉袄,你们母女俩亲亲蜜蜜,可眼馋死我了”

  “既然眼馋,那就自己生一个啊?”

  话音未落,叶思娴脸就通红:“咳……生孩子总得看缘分,哪儿是说有就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