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124章 秘密入宫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68 2021-05-08 22:23:35

  上元节

  宫里原本有家宴,可太后说大皇子离宫,上上下下都不好受,所以宴会取消。

  不过这一晚,妃嫔们还是自发聚在宁寿宫,陪伴在太后身边。

  反正闲来无事,万一皇上过来还能刷刷眼熟。

  二来,太后毕竟是皇上的母亲,只要她在一天,她们就得来孝顺,不管是真是假,面子功夫都得做足。

  宁寿宫里。

  皇后陪在太后身边,笑盈盈说今年雪下的好,来年准又是个丰收年。

  “是不错,皇帝英明,咱们大景朝越来越好了”,太后笑得欣慰。

  妃嫔们一个两个含笑附和,突然有不一样的声音从角落传出。

  “只可惜皇上被一个狐狸精迷上,太后娘娘还不知道吧,皇上今晚悄悄带叶婕妤出宫去了”,杨贵人忍不住给叶思娴点眼药。

  “悄悄出宫?”,太后脸色大变。

  “皇上真是胡闹,他一个堂堂帝王,宫外这样乱,万一有人图谋不轨怎么办?”

  “太后娘娘说得是,一定是叶婕妤的鬼主意,那女人自己出身寒微,也总想着把皇上拉到那帮贱民中间去”,杨贵人冷笑。

  “难道皇上是微服出宫?”,太后不可置信,目光灼灼盯着杨贵人。

  是不是微服谁又能知道?她们也不过是捕风捉影。

  杨贵人自知答不上来,低头不说话,太后急忙拉着雁秋嬷嬷。

  “你快去打听打听,皇上身边儿可带着人没有?他也太胡闹了,今晚外边儿那么乱”

  太后死命拉着雁秋的手,嘴上焦急说着话,手上却暗暗用力,给雁秋使眼色。

  雁秋一顿,立刻明白太后的意思。

  “太后别着急,奴婢这就去昭阳宫打听打听”,说完转身退了出去,礼数周全。

  说是去昭阳宫打听,实际上她出了门却是往另一个方向去。

  宁寿宫中,太后坐卧不安,挥挥手。

  “哀家心里乱得很,不能招待你们了,都先下去吧”

  皇后扶住太后:“母后您别操心,皇上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知道,你也退下吧,让哀家静一静”

  太后轻轻推了皇后一把,皇后只好起身行礼退下。

  宫妃们陆续离开,太后回到内室,这时雁秋刚好带着惠王赵贞诠进门。

  屏退所有人后,雁秋带上门,只留两人在室内密谈。

  “你放心,我已经派出杀手,只要小皇帝还没回宫,等我的杀手找到他,他就再也回不了宫了”,赵贞诠伏在太后耳边冷冰冰一笑。

  “确保万无一失?不会有人怀疑吧”,太后捧着心口心惊胆战。

  刺杀皇帝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一旦东窗事发,哪怕她是太后也保不住性命,甚至一生的名声品行也全完了。

  “哼!谁能确保万无一失?不过我行事会小心的”,赵贞诠站起身,在太后身边坐下。

  “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刺杀过他一回,可他实在命大,我的人伤他那么重居然都没死,真是晦气”,赵贞诠熟练拉过榻上的盖毯,动作熟稔亲密。

  “你刺杀过一回?”,太后震惊,沧桑的眸子瞪得溜圆。

  “不然呢?我要等他继续强大?”,赵贞诠老奸巨猾,眸子里闪烁着阴狠毒辣。

  “什么时候动的手,我怎么不知道?你不是说有任何行动都会与我商量么?”,太后情绪突然激动。

  “别怕!”

  赵贞诠伸出长臂揽在太后肩膀上,安抚似的拍了拍。

  “那次失误不算失误,没人知道是我的人,我也没真心想杀他,只是先探探虚实”

  一番话说得云淡风轻,太后当然不会知道赵贞诠在骗她,明明拼了命想刺杀,还在这儿装心善。

  “贞诠,你不知道,皇帝他当真不好对付,这么多年我生活在宫里,没人比我更了解,他现在城府极深,运筹帷幄,早就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他变化巨大,连哀家都摸不透他的心思。”

  “是么!”,赵贞诠讽刺一笑。

  “那我倒要看看,是他一个小皇帝更厉害,还是老夫更加深谋远虑”

  “你……贞诠,哀家的劝告你不要不放在心上”,太后满满担忧。

  赵贞诠却安抚她:“不必担心,外面的一切都交给我,你只管当好你的太后,等我入宫来接你的那一日”

  “贞诠……”

  太后深情款款,赵贞诠来者不拒。

  二人正情意绵绵时,雁秋忽然送消息进来。

  “太后娘娘,皇上回宫了”

  室内久久沉寂,终于是赵贞诠打破宁静。

  “好小子,算他命大!”

  他一拳重重砸在紫檀木雕花的桌子上,吓得太后一惊,随后长长舒了口气。

  “你行事怎么跟三岁小孩子一样,那么鲁莽”

  “幸好皇帝平安回来,一旦皇上出事,宫里恐怕就要大乱,到时候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一旦出事,我就掌控全局了,挽琴,你不是说过,咱们要永远在一起么?”

  “哀家是说过,可哀家还不想送命!”,太后已经有些生气。

  “好好好,我以后都与你商量,想来你一直在宫里,确实比我要了解”

  “这还罢了”,太后叹气。

  两人又陆陆续续说了些话,商量了些事情,相互道了别。

  亲眼看着赵贞诠背影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太后拉着雁秋的手:“雁秋,你理解哀家的吧,这条路太难了,难到一个不小心就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娘娘,奴婢是不怕,奴婢这一生都追随你,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

  “雁秋……”

  昭阳宫

  赵元汲抱着叶思娴回来,将她放置在御书房侧间的休息榻上。

  寝殿大而空旷,冬天烧着地龙也没小房间暖和,叶思娴最喜欢待在这个小巧精致的房间,喝喝茶,看看话本子。

  夜晚风凉,赵元汲舍不得折腾她,就直接将她抱到那儿去。

  安排宫女好生伺候着,赵元汲转身进了御书房。

  正想将堆积的几本折子处理了,就见冯安怀匆匆进门,呈报上一个重大消息。

  “皇上,京城出了件奇怪的案子,有一伙蒙面人冲进人群里,专门杀害成双成对的年轻夫妇,短短半个时辰就有四五对儿遭遇不测”

  “什么?!”

  赵元汲神情冷峻,手上的折子也顾不上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