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121章 臣妾要怎么活?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65 2021-05-07 22:22:26

  “母妃也不知道,母妃真的不知道,延儿,你快起来,让母妃再看看你”

  许贵妃泪眼涟涟将儿子抱在怀里。

  这会儿无论儿子怎么撒泼无礼,她都不舍得责备,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看他,把他的模样记在脑海。

  “延儿,母妃交代你的话,全都记住了吗?”

  “在宫外好好念书,好好习武,孝顺你父皇,总有一天他会让你回来看母妃的,只要你在,母妃永远都是母妃,母妃一直等着你,等你来接我”

  许贵妃母子抱头痛哭,连白露也看不下去,红了眼睛。

  “娘娘,殿下要带的东西都清点好了,皇上说,皇子身边还能带两个人,您想好让殿下带谁去了么?”

  过了明天就该离宫,不论谁跟去,都得有个准备。

  “想好了”

  许贵妃将儿子抱在身边。

  “何奶娘对延儿忠心耿耿,尽心尽力,她是一定要去的,剩下的一个……”

  她目光深深看着白露。

  “我挑了好几轮,都没发现比你更合适的,旁人我信不过,白露,你愿不愿意为了我,去延儿身边?”

  白露震惊抬头,恰好对上许贵妃深潭似的目光,有祈求,有决绝,还有许许多多她从未在娘娘眼中见到的庄重和恐惧。

  “奴婢愿意”

  白露郑重跪下,她是陪嫁,从小跟在娘娘身边,娘娘待她恩重如山。

  这么多年在宫里,也跟着娘娘享尽了荣华富贵,到了该报答的时候。

  “真的?”

  许贵妃又惊又喜,欣喜过后,她忽然站起身缓缓走到白露面前,居高临下望着她。

  “既然愿意,本宫少不得要把丑话说在前头”

  “娘娘请说”,白露含泪。

  “本宫能让你跟着去,自然也做了万全的准备,你是许家的家生女儿,如果你胆敢背叛,你一家三代的性命就不用要了”

  “娘娘放心,奴婢就是死也不会背叛,会一心服侍大皇子殿下”

  “这就最好”

  许贵妃缓缓弯腰,亲手将白露扶了起来。

  “不过你放心,本宫不会让你白白付出,只要你忠心耿耿,本宫保你家人荣华富贵,将来延儿平安归来,我便收你为义妹,为你找一户好婆家,让你脱去贱籍入良籍,让你当正妻生儿育女”

  大景朝律法规定良贱不通婚,像白露这样一家老小都是奴才的,只能和奴才通婚让儿孙继续当奴才,子子孙孙永远都是贱籍。

  想要脱籍,必须主人家上报官府,花重金赎成良籍。

  入了良籍就能和良民百姓通婚,就是大景朝的普通百姓,将来子子孙孙都是正经良民,男儿可以科举入仕建功立业,女儿家可以正经嫁人做正妻娘子。

  这样直接改变命运,对白露无异于巨大的恩赐。

  她激动地‘砰砰’磕头,咬牙坚定。

  “娘娘放心,奴婢就是拼着一死,也会力保皇子殿下不受欺负!”

  “下去准备吧”

  “是!”

  白露离开,许贵妃也冷静了许多,很多事渐渐想通。

  皇上送皇儿离开,并没有断绝母子关系,自己依旧是皇长子生母。

  只要她在宫里安安心心蛰伏,将来未必不能翻身,所以,她必须要忍。

  许贵妃缓缓坐在梳妆台上,看着铜镜里的女人。

  发髻凌乱,眼睛红肿,面容憔悴,额头眼角的鱼尾纹也逐渐蔓延开,再想想叶氏那娇娇悄悄鲜花儿般的模样,她自嘲一笑。

  “如果我是皇上,大约,我也会喜欢那样的女人”

  夜幕降临

  大年初一的后宫十分热闹,鞭炮声烟花声连绵不绝,宫人们得了赏赐,三三两两笑嘻嘻窃窃私语,炫耀着自己手里的金瓜子银瓜子。

  后宫上下一片喜庆,唯独西霞宫一片沉寂。

  这里没有赏赐,没有鞭炮,甚至没人敢随意发出声音。

  赵元汲进门时,见宫女太监大包小包往外抬东西,许贵妃扶着白露,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恨不得挨个儿再检查一遍。

  “皇上驾到!”

  “皇上?您怎么来了?”,许贵妃惊愕中带着欣喜,慌忙迎上前。

  “您是不是改变主意了?这么晚,您是不是来告诉我,延儿不用离宫了?”

  她满腔期待眼睁睁看着帝王,可惜赵元汲并无此想法,希望终于落了空。

  “是臣妾妄想了”

  赵元汲拍了拍她的肩膀,大步走进内室坐在临窗的长榻上,许贵妃一愣,赶紧叫白露去烹茶。

  “今儿个一天,臣妾都在给延儿收拾行礼,乱的很,还请皇上见谅”

  赵元汲看了看周围,果然摆着各式各样的东西,他神情淡漠。

  “不必这么多,他是男儿,该吃的苦总要吃,朕把他送出宫是历练,不是享受”

  “臣妾知道”,许贵妃眼泪控制不住,委屈着说。

  “可延儿他才六岁,皇上,他还是个孩子,臣妾一想到他从此就不在身边,没有母妃的照顾,臣妾就心疼……”,许贵妃双膝跪在地上。

  “这件事当真没有一丝回转的余地吗?臣妾当真就此不能见皇儿吗?母子连心啊皇上,您怎么忍心?”

  许贵妃痛哭流涕,赵元汲居高临下望着她,鼻子发出一阵冷哼。

  “朕以为这么长时间,你该想明白,没想到还是一肚子妇人之仁”

  “既然这样,为什么把延儿送出去,你自己为什么不出去?”

  赵元汲唇角勾起一丝冷笑嘲讽,许贵妃狠狠一怔,心里像被匕首狠狠割了一下。

  “臣妾……舍不得皇上”,她语无伦次。

  “舍不得?”,赵元汲微微挑眉:“是舍不得朕,还是舍不得荣华富贵?”

  尖锐的话说到心坎儿上,许贵妃从没这么狼狈过,可还是凄然抬头。

  “臣妾自东宫时就嫁给皇上,这么多年侍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皇上呢?您有把臣妾放在心里吗?又把延儿放在心里么?”

  “臣妾是舍不得荣华富贵,可这都是臣妾应得的,臣妾一心服侍皇上究竟有什么过错?”

  “您问臣妾为什么不自己出宫,何不直接问问您自己呢?”

  “臣妾不过一介妇人,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出了宫,就等于被皇上休弃,臣妾要怎么活?”

  她缓缓抬头,目光直直望着高高在上的帝王,毫无畏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