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113章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12 2021-05-05 21:36:02

  “请皇后娘娘指点”,杨美人心甘情愿磕头。

  皇后悠悠笑了,伏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个名字,杨美人闻言一愣,然后深深拜下。

  “娘娘英明”

  ……

  腊八过后又下了一场大雪。

  天晴的时候已经过了腊月半,宫里上上下下开始准备过年。

  锦绣轩什么都不缺,日子也悠闲。

  叶思娴每天去御书房伴驾,闲的时候去长宁宫蹭饭。

  长宁宫小厨房里两个厨娘,一个专做江浙菜,一个专做京城菜,叶思娴尤其喜欢江浙菜,总觉得亲切,有家乡的味道。

  这天她去的时候,素妃正给大公主扎羊角辫,小女孩细细软软的头发在素妃手里格外听话,不多时漂亮的鞭子扎好,最后还用红绳打了个蝴蝶结。

  “手可真巧”,叶思娴称叹。

  “都是练出来的”,素妃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后背。

  “去吧,让奶娘带你去东暖阁画画”

  “多谢母妃”

  小公主欢欢喜喜跑开,素妃爱意浓浓盯着她的背影,直到看不见。

  “姐姐当真疼爱公主”

  叶思娴提着裙边在临窗的暖榻坐下,接过迎书递过来的热茶,轻轻抿了一口。

  “改了玉蝶,我就视她为亲生的了”

  “我这一生不图别的,只求好好照顾她,这辈子就算没白耗着”,素妃轻轻转着手里精致的茶盏,眉宇间的愁绪浓到化不开。

  “哎呦,这大过年的,姐姐你又来”,叶思娴逗她乐。

  “叫我说,没有缘分的事也不必一直放在心上,日子还是要往前过的,你说是不是?”,叶思娴安慰。

  素妃轻轻将茶盏放在桌上,苦涩一笑。

  “世间有多少事是人能控制得了的?妹妹觉得自己行么?”

  叶思娴一愣,想了想,也就不劝了。

  她当然不行,当初入宫不也是要死要活?可日子过着过着,就成了这副模样。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就像走在悬崖上,连半点儿退路都没有,只能闭着眼往前走,说不定哪天皇上变了心,她就跌落悬崖万劫不复。

  可即便这样,她也没能控制得了自己。

  去御书房伴驾时走路都带风,连答应去宁寿宫抄佛经也不去了。

  “果然,事情不到自己身上,就真是不痛不痒”,叶思娴苦苦一笑,站起身来到窗边。

  两人都默契不再提这个话题,转而说起腊月这场雪下的可真好。

  “明年兴许又是一个丰收年,皇上总算能松口气”,叶思娴眉开眼笑。

  “皇上心系万民,听宫人们说,宫外的百姓都感念皇上圣明仁德”,素妃温雅笑着。

  无论如何她都庆幸皇帝不是昏君,也不是骄奢淫逸的好色君主,她才能安稳躲在后宫抚养着他的女儿,过得安静体面。

  “瞧瞧咱们都在说些什么?今儿天好,宫里的红梅开了,我可要去看看,姐姐去吗?”,叶思娴长舒一口气。

  素妃笑着摇头:“我去东暖阁看着怡安画画,这丫头喜欢学画,却总也学不好”

  “她才刚四岁呢”,叶思娴说着就往门外走。

  相互道别后,叶思娴从长宁宫出来,径直去了北苑的梅林。

  其实要说红梅,宫里数太液池畔的梅林又大开得又好,但那里人来人往的。

  她一去,要么引得一片宫女太监来献媚巴结,要么引来其他妃嫔的白眼儿,索性不去了。

  北苑靠近冷宫,冷冷清清的,于她就刚刚好。

  来到北苑,一连二十多株红梅果然悄悄盛开着,满树红梅映在雪景里显得越发娇艳,远远望去像天边彩色的云霞。

  叶思娴漫步在梅林中,踩在无人清扫的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踩雪声。

  “我瞧着也不比太液池边的差,咱们折几枝回去插瓶吧?”

  叶思娴欢欢喜喜,看着这一枝也好那一枝也不错,又不舍得多折,正纠结着不知道选哪枝最好。

  “您要喜欢就都要呗,不过您动作可得快点儿,这里的风冷得很,天也渐渐阴下来,瞧着又要下雪”

  圆月拢了拢护颈不让寒风往脖子里灌。

  叶思娴披着厚厚的白狐狸毛的狐裘大氅,见圆月冻得鼻头发紫,索性要把衣裳脱下来给她。

  “小主!”圆月气得又塞回去,“您又来!”

  只怕她今天乱穿主子的衣裳,明天就得被打成肉泥。

  “好了好了,不闹了,咱们折两枝就回去!”。

  叶思娴拢好衣裳,朝刚刚看好的两枝梅花走去,圆月随后跟上。

  主仆俩摘花的时候,不远处的宫道上,杨美人正带着大皇子往这边赶来。

  “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不许蒙我!”,六岁的孩子走路姿势极其霸道。

  “皇子殿下,我蒙谁也不敢蒙您,我说这里有惊喜就一定有,不信您看?”杨美人远远指着梅林。

  “你说,是不是惊喜?”,杨美人眼里闪烁着算计。

  “不就是几棵破梅花,瞧把你稀罕得……”,赵长延一甩手就要走,“被母妃发现我不念书偷跑出来,我会挨手板的”

  杨美人不死心,指着梅林里的主仆冷眼森森:“大皇子您再仔细看看,梅林里好像有人”

  “哎呀,居然是贵妃娘娘最讨厌的叶贵人,要不是她,大皇子必定还住在贵妃娘娘身边,哪儿用得着去那德安宫”

  本来抬脚要走的大皇子一听这话,心里的残暴突然蠢蠢欲动。

  “是吗?确定是因为她?”,赵长延一脸恶毒。

  “千真万确,大皇子您没发现皇上只喜欢叶贵人,不喜欢您么?连上次您中毒,皇上都一心偏袒叶贵人!”

  “放着案子都不查,反倒训斥了贵妃娘娘,啧啧……”

  杨美人每说一个字,赵长延眼里的怒火就增长一分。

  见他不再闹着要回去,甚至还气势张扬要去找叶贵人算账。

  她满意一笑,忽然捂着肚子。

  “哎呀,大皇子,我忽然身体不舒服,咱们要不先回去吧”,杨美人假惺惺阻拦。

  “你不去就滚,本皇子今日要报仇”

  六岁的孩子眼里闪烁着恶毒,说完,吩咐身边人,多叫几个太监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