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109章 中毒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31 2021-05-04 10:40:11

  “叶贵人这么高兴,可是遇到了什么喜事?”,杨美人挑着眉得意洋洋。

  “我瞧着杨美人心情也不差啊,怎么?今儿个中秋节,还不叫人笑一笑?”,叶思娴凉飕飕盯着她。

  “自然可以”,杨美人眼睛微微眯着,暗潮涌动。

  许贵妃是最后一个到,依旧是牡丹红的娇艳宫装,高高的发髻上戴着赤金红宝石长钗,随着步伐微微晃动,像一朵娇艳富贵的牡丹花,娇妍富贵,明艳动人。

  “给贵妃娘娘请安”,宫妃们起身行礼。

  许贵妃摆摆手让坐,自己带着儿子坐在妃嫔之首的位置上。

  “母妃,妹妹怎么又换了个母妃?”

  大皇子赵长延上下打量着公主,眼角眉梢带着不屑。

  “别乱说话,母妃怎么教你的,待会儿你父皇来千万要听话些,知道吗?”

  许贵妃在儿子后脑勺拍了拍,严肃叮嘱他。

  大皇子很不屑闭了嘴,只是一双眼眸子还在咕噜噜转,眼神狭隘刻薄。

  素妃坐在另一侧,正抱着大公主喂她吃水果。

  听见大皇子的话,怡安下意识想扭头,素妃轻轻拍了她一下:“别动,有母妃在呢”

  众妃嫔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只觉得大皇子还是那个大皇子,公主却和原来不一样了。

  这时,帝后二人服侍太后进门,妃嫔呼啦啦起身跪迎。

  “都起来吧,大节下,又是家宴,不用那么多礼数”,太后乐呵呵。

  众人道谢起身,等太后一行落座,才坐回自己位置上。

  太后看了看大皇子,又看了看公主,招手把孙子孙女叫到身边,看看这个又拍拍那个。

  “延儿又长高了,哀家听说你马术学得好,小小年纪,可小心些别摔了”,太后关切。

  “多谢皇祖母!”,赵长延暗暗得意。

  骑马谁不会,只要够狠不怕马儿不听话。

  他回回上马都带着匕首,遇到不听话的马就拿匕首狠狠刺,它害怕了自然就听话。

  太后揉了揉孙儿的头发,又将公主抱在怀里。

  “脸色好多了,素妃养得比哀家好”

  素妃起身道谢,太后笑吟吟将拍了拍公主:“去找你母妃吧”

  两个孩子回到座位,太后又看了看底下的妃嫔,对赵元汲道。

  “孩子太少了,宫里冷冷清清的,这么多人进宫,怎么就没孩子呢”

  “皇帝,你可要雨露均沾,哀家可等着多多抱孙子孙女的”

  太后半含笑半打趣,赵元汲也是恭恭敬敬:“让母后担心是儿子的不是”

  “罢了罢了,你也是忙得很”

  说笑一会儿,歌舞上来,美酒佳肴也早早预备好,还有月饼,各种精致的糕点,一一端上来。

  衣着华丽的歌姬舞姬在底下翩翩起舞,各式各样的杂技,武艺,戏剧精彩热闹。

  妃嫔们打扮得花枝招展,或娇滴滴起身去帝王身边敬酒,或三三两两吃着美酒佳肴,宴会精致奢华而盛大。

  正热闹的时候,许贵妃突然一声尖叫。

  “延儿,你怎么了?延儿?延儿?!”

  众人目光齐刷刷望过去,只见大皇子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许贵妃试图把他扶起来,可地上的孩子四肢不停抽搐踢打,吓得她跪在地上面色惨白。

  “皇上!皇上,救命啊,救救孩子……”

  话音未落,赵元汲已经来到身边,深深皱眉:“来人,宣太医!”

  冯安怀在一边招呼几个小太监:“糊涂东西,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大皇子扶起来!”

  所有人都吓得不轻,太后更是瘫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赵元汲回身看了一圈:“雁秋嬷嬷,把太后送回去,其余人一概不许动!”

  “是!”

  雁秋扶着太后离开,妃嫔们吓得坐在椅子上动也不敢动。

  歌舞撤去,太医匆匆赶来,有人替大皇子诊断,也有人开始查验大皇子吃过的食物。

  半晌后,太医们齐齐跪在地

  “禀皇上,大皇子吃的月饼被人下了毒,幸好皇子吃得不多,又都呕了出来,性命并无大碍”

  “中毒?谁要害我儿?”,许贵妃像只护犊子的炸毛母鸡。

  赵元汲深深皱眉,却也没说什么,只道:“查!严查此事!”

  听得无大碍,他也就松了口气。

  “贵妃,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好好给你儿子讨个公道”

  “这么大的事,臣妾……”

  许贵妃心都要碎了,儿子都这样,皇上都不愿意亲自管管吗?

  “宴会是你掌管的,这件事自然是你的疏忽,如果你不想查,就交给皇后”,赵元汲冷冷盯着她。

  “不!臣妾愿意,臣妾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敢在这么大的宴会上做手脚”,许贵妃含着恨意。

  “需要什么叫人去昭阳宫说一声,朕都会配合你,其他人都散了吧,回去各自待在宫里不许动!”

  赵元汲大步离开,朝太后的宁寿宫走去,皇后看了贵妃一眼,也起身跟上皇帝的脚步。

  太后受了惊吓,帝后二人自然都要去问候的。

  妃嫔们陆陆续续告退,许贵妃最后一个离开。

  看着儿子还在呕吐还在不停抽搐,又看着周围空荡荡却还隐隐散发酒香的宴会场面,心里只有一个词:人走茶凉。

  “呵!”,她凄然一笑:“这就是我嫁的男人!这就是我劳心劳力掌管着的深宫”

  她以为自己耗费心力执掌六宫之事,能换来一句辛苦的。

  当男人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不管你是皇后,太后,贵妃,还是平民百姓家的妻妾,生活都是千篇一律的凄惨。

  所以,能怪谁呢?

  西霞宫正殿彻夜通明,许贵妃守着儿子一夜未睡,终于在黎明时分,听见儿子睡得安稳。

  “娘娘,您也歇会儿吧?”

  “歇什么歇?还有一摊子事等着本宫呢,你没听皇上说么?”

  “我儿子的事,得由我自己给他伸冤呢”,许贵妃冷笑。

  白露也不好再说什么,只禀报:“奴婢昨夜派人把御膳房的人全都捆了起来,一个个分开,就等娘娘您发落呢”

  分开捆,可以有效避免串供。

  许贵妃握住白露的手深深看了她一眼:“我的身边,只有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