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90章 查出来了没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38 2021-04-26 23:30:38

  圆月端着药碗进门时正好看见这一幕。

  ‘啪’一声药碗落地,巨大的声响将叶思娴拉回现实。

  她‘嗖’地一下从六王爷怀中弹开,双手掬起被子挡在胸前,满脸警惕:“咳!那个……六王爷,您怎么会在这儿?”

  赵元澈看看自己身上被哭湿的一大片衣襟,尴尬放下手臂。

  “听说叶贵人出事,皇兄派本王过来……”,他哭笑不得。

  “那皇上呢?皇上他在哪儿?”,叶思娴迫不及待打断他,眼里满是期待的光芒。

  在听说赵元汲根本没回来后,光芒渐渐熄灭,人也有些蔫儿。

  “原来皇上没回来啊”,亏她还落了那么多眼泪。

  “皇上为国为民,沿途要查看百姓春耕,国事繁重,否则皇兄必定亲自赶回来的”,赵元澈劝她。

  只是叶思娴什么也听不进去。

  圆月将碎瓷片收拾干净,重新端上药,边服侍小主吃药边告诉自家主子。

  “您是靠易血才活过来的,奴婢们的血和您的都不匹配,还是六王爷出手相助,小主您才得以保住性命活下来”

  “你是说,六王爷把他的血易给了我??”

  “那可不?”,圆月确定。

  叶思娴对待六王爷的态度,立刻从小叔子变成救命恩人。

  她吭哧吭哧从床榻上爬下来,亲自给赵元澈行了一个再造之恩的大礼。

  “皇嫂使不得”

  “我一个小小贵人哪儿敢当六王爷一句皇嫂,以后还是直接叫我叶贵人吧”

  两人一个感激涕零,一个坦坦荡荡,气氛终于缓和开来。

  接下来的几天。

  叶思娴按时吃药,老老实实卧床养病,脸色肉眼可见红润起来,全身上下的疹子也都顺利结痂。

  最最最万幸的事,两位大夫拍着胸脯保证,这些疹子绝对不会留疤。

  “确定?”

  “您长的疹子只是起了水泡,并未伤及肌肤,等水泡破裂蜕皮之后,您身上一点儿痕迹都看不到”

  “那就好,那就好”,叶思娴拍着胸脯后怕,感谢苍天感谢大地。

  “但凡这回没能杀死我的,我就要让她尝尝什么叫做以牙还牙”,小小的人儿表情凶巴巴,像一头马上要跳起来咬人的小奶狼。

  赵元澈哭笑不得,正好这时有人来报,说前几天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进来禀报”

  话音落,几个随从押着一个生意人模样的中年男人进来。

  “禀王爷,那太医的家人没找到,只找到这家钱庄的掌柜,他说当初往钱庄里存银子的人姓宋”

  “姓宋?”,赵元澈下意识皱眉。

  京城最有名的宋家不是早就被满门抄斩,怎么又跑出来个宋家。

  “怪不得谁这么有钱,花这么多银子布下天罗地网,就为了把我弄到这里来自生自灭!”

  叶思娴抬头看了周围一圈,冷冷一笑:“还真是挺难为她的!”

  姓宋的想让她死的,除了冷宫的宋氏她想不到别人。

  以前小打小闹她都不觉得可怕,唯独这次,离死亡最近,让她安稳度日的希望彻底破灭。

  这后宫,果然就是你死我活的地方,根本不可能和睦相处。

  “叶贵人打算什么时候回宫?本王派人送你”

  人也醒了,也安然无碍,以后没什么事他就不会再来,即便有事也是找下人传话。

  “回去?”,叶思娴冷冷一笑,“回去被她们弄死吗?”

  “六王爷您放心,在皇上回宫之前,我不可能回去的”

  “也好,住在这小院里好好清净清净也不错,等皇兄回来你再回去也不迟”

  “这里不好,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王爷为我找一处隐蔽的地方”,叶思娴主动求助。

  赵元澈有些意外,但还是答应了,既然不喜欢,换个地方养伤也没什么大不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宫外叶思娴的消息连续不间断传入宫中。

  今天听说奄奄一息,明天又说命悬一线。

  杨美人等来等去,却始终没等到叶贵人丧命的消息。

  “小丫头片子命可够大啊,都中了那么多的毒药,居然还没死!”

  “不过,那太医是怎么当差的,他家人的性命是不是不想要了?!”,杨美人手里有银票,办起差事也是得心应手。

  不但重新把首饰赎回来分送给邀月宫的其他三位美人,还另外重新一人买了只镯子。

  短短几天就把邀月宫的美人们收服得妥妥贴贴。

  “小主,那太医说天花发病都是这样,得有个过程。要是人立刻死了会招人怀疑”

  “到底还要多少天,我只想让她立刻病死,其他都不重要!”,杨美人不耐烦。

  和冷宫里的宋嫔目的一样,她们只想悄无声息地要命。

  此时此刻的主仆俩怎么会知道。

  叶贵人早已金蝉脱壳住到六王爷的京郊别院,而那太医也早就倒戈。

  他被捆绑在那所别院,每天负责往外传递假消息。

  春末夏初的季节,叶思娴一边养伤,一边寻思着怎么搜寻证据,准备将来有机会一招制敌。

  身上的毒素排除干净,叶思娴已经恢复容貌活蹦乱跳。

  可她依然没等到赵元汲回京,所以,她寻了个机会跪在赵元澈面前。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六王爷君子坦荡荡,不如送我出京去找皇上!”

  赵元澈一开始不同意,在叶思娴装模作样开始收拾行李,准备随时偷跑的时候,他终于无可奈何。

  “走吧”

  送到江南顶多挨顿训斥,如果真让叶贵人走丢,皇兄估计会不认他这个兄弟。

  ……

  江南路途遥远,陆路还算舒服一些,可水路……

  “叶贵人不是江南出身吗?怎么还会晕船……”

  “又不是每个生长在江面的人都会划船……”,叶思娴晕头转向有气无力。

  一连六七天的水路漫长而艰辛,叶思娴吐得胆汁都快没的时候,终于见到了赵元汲。

  “皇上!”

  叶思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将那天晚上的表演又重新来了一遍。

  恰好她脸色蜡黄,一哭一闹极其逼真。

  看得赵元汲心疼不已,宽厚的大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目光却转向赵元澈。

  “可查清楚了?是谁?”

  短短几个字,他目光犀利地叫人胆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