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86章 抉择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83 2021-04-24 21:58:20

  几个美人齐刷刷把目光落在杨美人身上。

  杨美人脸色惨白:为了陷害叶贵人,疏通关系,她已经把那些首饰全都当了。

  几百两银子花出去,目的也达成,谁也没怀疑到她身上来,怎么现在又弄出这一出。

  “那些首饰……我不大喜欢,都赏给下人了”,杨美人结巴。

  “啊?”,赵美人不敢置信盯着杨美人头上半新不旧的鎏金簪子。

  几支漂亮贵重的不喜欢,反而喜欢鎏金的?

  “杨姐姐你要是不想给我们看,也不用找这个理由吧,难道你喜欢戴这个半旧的?”,李美人扁扁嘴。

  王美人也觉得不可思议。

  谁会把那么贵重的簪子赏给下人,反而把这种半新不旧的戴在头上。

  要知道那些从宫外带进来的首饰,都是心爱又心爱的,谁会舍得赏给下人。

  很明显,杨美人只是不想给看,气氛陷入尴尬。

  “咳,我忽然想起来宫里还有事,就先走了,姐妹们先坐”

  “对了,蕊儿说给我炖了补药,瞧我出来这半天竟然给忘了”

  “哎你俩等等我”

  三个美人起身走了,留杨美人在原地气得鼻孔冒烟。

  玉妃的事过后,她好容易从恢复位分,从才人爬到美人位分上,和邀月宫的几位打好关系。

  没想到阴沟里翻船,出了这档子事!

  从傍晚坐到深夜,杨美人还是越想越气。

  “巧竹,咱们现在还剩多少银子?”

  “没银子了”,巧竹关好门窗,凑在她耳边。

  “为了弄那套带毒的茶具,那几个太监冒了大风险,给的少他们死活不同意”

  杨美人很烦躁。

  宫里头要想活下来很容易,可要想活得好,处处都离不了银子。

  美人的月例银子不过一二十两,根本不够用。

  她缺银子缺得要疯了,如果手头能宽裕一点儿,她今天就不用被嘲笑。

  门窗忽然响了一声。

  “谁?”

  巧竹跑出去看,人没找到,地上落着一封书信。

  杨美人接过信封一看,没署名,拆开看看内容,是约她明晚三更御花园假山后相见。

  连落款都没有,最后只留了一句。

  “想要解燃眉之急,不妨就来看看”

  “是谁?”,她冲出门四下张望,回应她的只有茫茫黑夜。

  ……

  翌日

  杨美人一整天都在琢磨送信的人,好容易煎熬到晚上,她早早灭了灯,让巧竹替她准备好夜行衣。

  四月夜风微凉,杨美人裹紧黑色斗篷,脚步匆匆穿过夜色往假山方向去。

  果然已经有人等在那里。

  “杨美人,别来无恙啊”

  是一个陌生的女子声音,杨美人仔细分辨也毫无印象。

  “你到底是谁?神神秘秘找到到这儿到底想干什么?”,杨美人又好奇又害怕。

  “哼”,那人轻笑一声,依然背着身体。

  “杨美人果然够狠,神不知鬼不觉就让人得了天花,我很佩服”

  “只可惜,还是没能斩草除根,不过你只需要再加把劲,也就差不多了”,那女人声音淡淡,却让人毛骨悚然。

  好像人命在她嘴里根本不值一提。

  杨美人吓坏了,这人不但知道她的意图,连她暗地里的一举一动都清楚,她到底是谁?

  “你不必害怕,也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和你都想让叶贵人死,这就够了”

  说话间,女人缓缓过转身,露出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

  “宋……宋嫔娘娘?”,杨美人拼命往后退,整个后背死死贴在假山上。

  “不必这么客气,我已经被打入冷宫,不再是什么宋嫔”,她轻描淡写吹了吹尖长的指甲,又靠近几分。

  “看不出来杨美人,你下手挺狠啊,我喜欢!”

  “你……你想让我怎么做?”,杨美人按住砰砰直跳的内心。

  “很简单”,宋氏从袖中掏出厚厚一沓银票。

  “这都是我以前攒下来的,有两千多两,足够你达成心愿了”

  “你的心愿就是我的心愿,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向你保证,你做的这些事会变成秘密烂在我肚里”

  宋氏云淡风轻。

  杨美人看看她的脸,又看看那一沓银票:“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万一……万一……”

  “没有万一,你别忘了,我宋家是怎么满门抄斩的,我的妹妹,又是怎么死的”

  宋氏目光如炬,身上的气势寒如冰霜。

  杨美人愣了片刻,很快想起来宋家被满门抄斩,而宋贵人是因叶贵人而死。

  原来她不是一个人和叶贵人有仇,她还有帮手。

  “娘娘放心”

  杨美人大胆接过银票,露出一个阴鸷的笑容。

  “叶贵人已经被挪出宫外,这一回,我叫她有去无回”

  宋嫔心情大好,抬手替她理了理夜行衣:“你们这帮新入宫的秀女,个个都了不起,实在叫我刮目相看”

  “我等你的好消息”

  宋嫔悄悄离开,杨美人牢牢将银票攥在手中,满脸的志在必得。

  ……

  许贵妃一封家书送到江南,赵元汲半夜宝贝冯安怀叫醒。

  “皇上,京城出事了”

  舟车劳顿的赵元汲刚入睡,闻言立刻睁开眼:“什么事?”

  撕开信筒大致浏览一遍后,赵元汲腾一下站起身,大步在房间踱来踱去。

  “天花?好端端怎么可能是天花?此事一定有蹊跷”

  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把娴娴留在宫里。

  那样清澈透明露珠一样的豁朗女子,被陷害成这样,她一准儿对着镜子哭得厉害。

  赵元澈听到动静从外头进来,问发生何事。

  赵元汲将信纸递给他,脸色极为难看。

  “这……?”,赵元澈没怎么和叶氏打过交道,隐约知道是皇兄宠爱的贵人。

  他犹豫着问:“要不要暗中回去看看?我先带人慢慢往前”

  “不行!”,赵元汲直接拒绝。

  时间太紧,朝中大事耽误不了那么久,他看向赵元澈,犹豫着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你回去,朕带人继续往南”

  “我?”

  难得跟皇兄出门办差的赵元澈,居然半路又被派了回来,还是为了一个女子,说不扫兴是假的。

  “一定要我吗?”

  “一定!只有你我才放心”

  赵元汲深吸一口气,凝眉看向京城的方向,眼里的担忧快要溢出来。

  一边是百姓,一边是喜欢的女子,这个抉择……太难太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