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51章 买卖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68 2021-03-31 22:58:49

  赵元汲心不在焉点点头,随意吃了几口饭,最终还是走了。

  “皇上?皇上!”

  皇后心慌意乱,可那个人还是大步离开,连头都没回一下。

  她就这么跌坐在地,任由自己的心一点点碎成一片。

  餐桌上华丽精致的晚膳徐徐冒着热气,在清冷凄凉的宫殿显得尤为刺眼。

  “撤下去,都撤下去!”她声嘶力竭。

  “是,奴婢这就撤”,玉棠挥手叫小宫女进来收拾,自己小心扶起皇后。

  “娘娘,皇上从岭南回来一路劳苦奔波,一定累了,今天不来明天一定会来的”,玉棠小心翼翼地劝。

  “不会了,玉棠你不懂”,皇后扶上自己的肚子。

  她以前还幻想自己能生一个嫡皇子,可皇上根本不碰她,他一定怨恨自己。

  “都是当年我的错,如果当时我能以孩子为先,孩子一定不会出事,他现在已经三岁了,还有许氏那个贱人什么事!”,皇后目光迥然。

  当初那个贱人在东宫仗着宠爱率先生下皇子,百般不把她放在眼里,如今自己当成一个空壳皇后,她一定更得意吧。

  临睡前,皇后躺在偌大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突然吩咐玉棠。

  “打听打听皇上去哪儿了?”

  玉棠很快回来:“皇上哪儿也没去,直接回了昭阳宫,不过……”

  “不过什么?”

  “冯公公去了一趟邀月宫,还送了好些东西过去”,玉棠艰难开口。

  “哼!”,皇后冷笑。

  皇上总算还知道给她留一丝丝颜面,可这样反倒叫她更觉得侮辱,她面朝里躺下,眼泪一串串滑落下来。

  只有深夜她才有哭泣的权利,她才能做妻子做女人,白天她是皇后,哪怕心里再受伤,也必须笑得不留一丝破绽。

  ……

  如赵元汲所料,蒋玉沁来到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邀月宫,锦绣轩那一个小小的偏远之处,再也不是焦点。

  “不错!”

  下了朝的赵元汲正在批阅奏折,南方大雪已经停,朝堂开仓赈灾,百姓们有了粮食和种子,新的一年不会受太大影响。

  他拎着折子越看越满意:“不管怎么说,这回岭南王府都出了好大一口血”

  国库里的银子怎么好随意动,岭南王作为一方管辖,自然不能推卸责任。

  一个二品妃,换来一方百姓的灾消难除,还能替他心上的人挡挡后宫的刀子,这买卖着实划算。

  “皇上,玉妃娘娘去锦绣轩了”,冯安怀暗戳戳来报。

  “什么?”,赵元汲蓦然起身。

  他在御书房踱来踱去,最终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邀月宫,为了心上人不受伤害,他还得自己豁出去。

  ……

  锦绣轩

  叶思娴这两天很伤心,整个人的蔫蔫儿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圆月和巧燕正围身边。

  “小主,要不您给我们讲讲宫外的事吧”

  “那个明山真的有很多温泉吗?”

  也不是真的想听,就想哄着她多说说话,宫里的日子本就是这样,如果想不明白,那才真是自己折磨自己。

  叶思娴强撑着精神说了一会儿,圆月实在不忍心。

  “您还是别说了,多歇歇吧”

  “小主,您可要打起精神来,以前您多洒脱啊”,巧燕还小,她更不知道怎么劝。

  叶思娴就那么趴着,小脸儿苍白。

  过了年她都十四了,恰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她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两个人好好的,另外一个人说不见就不见了。

  难道,宠爱真的是争来的吗?

  “小主,玉妃娘娘来了”,小秦子进来。

  “什么?!!”,叶思娴如临大敌,她弹坐起身,“快给我更衣”。

  “不用了,叶妹妹你别起来”,玉妃已经款款进来。

  她浅笑着在床边椅子上坐下:“本宫不告而来是不是吓着妹妹了?”

  “没……没有”,叶思娴大窘。

  玉妃自在舒展开裙衫,温声细语说明来意,又让身边的翠烟呈上礼物。

  “妹妹大病初愈,这些补品倒还拿得出手,就送给妹妹补身体吧”

  叶思娴一点儿也不想要,正不知道怎么拒绝时,一个小太监进来回话。

  “玉妃娘娘,皇上的御驾往邀月宫去了,请您快些回去”

  短暂的诧异后,玉妃浅浅含羞:“大白天的,皇上不是说最近很忙么”

  她安抚叶思娴不必起身好好歇着,就带着人离去,叶思娴不喜欢她,果然就没起来,继续歪在床榻上。

  锦绣轩陷入一片沉默。

  圆月和巧燕守在床边,不时替她掖掖被子,谁也没去动那些补品。

  倒是叶思娴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爬起来将那些东西踩在脚下。

  “哼!以后这个女人送来的东西,我都不要!”

  圆月捂唇笑:“这样才像小主您的气派,叫奴婢说,您要喜欢皇上,就大大方方去争去要,千万不要折磨自己”

  叶思娴气得胸口一上一下,炯炯有神的眸子里有光芒冉冉升起。

  太窝囊了!

  喜欢就去争!不喜欢就撂开手安生过日子,在这儿憋憋屈屈有什么意思!

  “圆月,我饿了,要用膳!”

  “哎!这就去”,圆月笑得眉眼弯弯。

  ……

  玉妃长得的确姣美,哪怕当初名动京城的许贵妃也无法和她相提并论。

  南方的女子,果然冰肌玉骨,面若敷朱。

  “臣妾参见皇上”,玉妃莲步轻移匆匆赶来行礼。

  “爱妃平身”,他虚扶了一把,揽着她往内室走去。

  “听闻叶妹妹身子不好,臣妾前去探望,让皇上久等了,臣妾有罪”,玉妃的声音娇软清甜好似黄莺出谷。

  “你能和睦六宫朕很欣慰,朕怕你不适应所以来看看”

  玉妃娇羞垂下眸子,纤细的玉指挽住皇上的手臂。

  “皇上果然好福气,宫里的姐姐妹妹都是千里挑一的美人,尤其是叶妹妹”

  “吃醋了?朕可是皇帝,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赵元汲眉眼似笑非笑。

  “皇上”,玉妃扯着他的袖子坐下,脸颊早已娇羞一片。

  赵元汲并不是真要和她谈情说爱,只是想把她从锦绣轩弄回来。

  眼下目的达成,他很快没了耐心。

  撂下一句“见你过得好朕很放心”,便龙行虎步离去,快得连玉妃都分不清刚刚是真的有人来过,还是自己在做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