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四十五章自生自灭吧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07 2021-03-27 23:09:15

  宁寿宫,皇后带着妃嫔们过来请安。

  太后拍着皇后的手:“南方遇了大雪,皇上心系百姓,咱们就一切从简吧,打今儿起我要斋戒礼佛,为皇帝和百姓们祈福,你们不必常常过来”

  “母后仁德,臣妾们不敢来惊动,只是有一事儿臣要和母后商议”

  皇后偏偏起身,表示要把自己份例的一半捐给灾区的百姓,如果宫宴一切从简,省下的银钱也一并捐过去。

  “这有什么商议的,你和皇上站在一处母仪天下,哀家很欣慰”,太后夸赞。

  其他妃嫔见状,也纷纷表示要效仿皇后,太后一一称赞。

  其乐融融的时候,不知谁小声提了一句:“不知锦绣轩的叶才人什么表示,即便禁足,也不能忘了本分吧?”

  提起叶才人,太后神色淡淡的:“既然皇上禁足,那就不必提她了,就当没有这个人吧”

  “是!”

  显然,太后不喜欢叶思娴。

  当初选她不过是冲着样貌,二则也为了弥补心里对皇上的愧,当年趁着皇上外出将他的心上人指婚给别人,皇上心里岂能不怨,可她宁愿皇帝怨她,也绝不容许宫里再出一个‘莲贵妃’。

  本以为皇上留在身边不过是聊以慰藉,谁知道皇上还认真宠上了,闹得六宫不和,连大皇子都吃了亏,这样的女人被禁足也是活该。

  ……

  带着妃嫔从宁寿宫出来,皇后转身。

  “你们都听见了?本宫也是一样的态度,就当没有这个人,皇上不在宫里,谁都不许再生事!”

  “是”,妃嫔们表面恭敬,至于内心怎么想……呵呵。

  回到栖凤宫,皇后立刻打发宫人们收拾东西往南方送,不停叮嘱尽可能多,尽可能贵重。

  “本宫是大景朝的皇后,理应母仪天下,东西太少岂不是失了皇上颜面?”

  “娘娘真是设身处地为皇上着想”,玉棠笑着。

  皇后却凄然:“那又如何?”只是皇后而已。

  玉棠搀着皇后去内殿歇息,亲手服侍皇后卸去贵重的凤冠、华贵的凤袍。

  “娘娘您该高兴才是,叶才人那样讨皇上欢心,不还是因为一件寝衣得罪了皇上,奴婢说句大不敬的话,咱们的皇上又何曾在谁身上留情?”

  “您实在不必难过,后宫的这些花花草草不过是过眼烟云而已”,玉棠拿着美人捶轻轻替皇后捶腿。

  皇后舒适闭起眼:“你说的也对,可皇上的心意……罢了”

  皇上的心意谁敢强求,还是得想个法子,必须得想个法子,她必须要有孩子,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紧紧攥住。

  玉棠小心翼翼:“那叶才人……”

  “叶才人没什么用,不必管她了,一个小小才人没本事也不识抬举,让她自生自灭吧”

  “是”,玉棠想了想又劝:“可万一她再翻身,咱们再想拉拢可就没有余地了”

  “没有便没有,不过一个小才人,本宫没她难道还不成了?”,皇后激动,极力掩盖内心的心虚。

  六宫之主的尊严让她无法向一个才人低头,可心里总觉得不对劲。

  “您说得是,娘娘放心,宫里的这些宫人爬高踩低从不会让人失望”

  皇后闭上眼没说话,只有攥紧的双拳暗暗用力。

  ……

  送往南方的银钱物资很快打点好,宫里一切有序。

  皇后正心满意足当贤内助的时候,玉棠突然告诉她:“娘娘,奴婢刚得的消息,叶才人好像病了”

  皇后眼前一亮:“是吗?”

  她淡淡一笑:“意思就是,她更可以名正言顺地消失了?”

  “真是老天都在帮本宫”

  她一挥手,让玉棠暗中观察着,不必派太医过去,连医女也不许用,只当不知道。

  “如果她命大呢,要不要奴婢叫人暗地里动手”,玉棠眸中闪着寒光。

  皇后想了想,“不必,省得到时候说不清,只需要给御膳房和内务府些暗示就行,他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说起来,南方雪灾,宫里也该厉行节俭了,你说是吧?”,皇后笑容灿烂。

  不怪她高兴,实在是老天都在帮她。

  ……

  临近年关,宫里节俭之风盛行,所有的主子娘娘宫女太监,都衣着朴素,饮食简单,连皇后娘娘都是如此。

  “可这也太不像话了”,圆月看着提回来的饭菜,“节俭到要给一个病人吃馊饭烂菜?”

  “她们这是想要小主的命啊”,巧燕愤然。

  小秦子沉默半天才缓缓道:“内务府说,冬衣棉被都要减半,炭也没了”

  三人陷入沉默,幸好,幸好小主不在宫里。

  “谁都别计较,熬过这个冬天等小主回来就好了”,圆月打破沉默。

  “只能这样了,希望小主在明山好好的”

  ……

  叶思娴早把明山行宫转了个遍。

  临近除夕,听说附近有集市,她乔装打扮一番带着人就下山去了。

  “除了有点儿想家,好像也还不错”,叶思娴走在集市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她怎么也没想到进宫的第一个新年会这样过。

  身后跟着几个便衣侍卫,宫女芳莲跟在身边拿东西。

  “您以前在家也时常出来?”

  “天天出来,我家乡的集市虽然没这个大,但可比这个热闹,你看街上的姑娘都遮着面,我们那儿可没这样”

  叶思娴拉了拉脸上的面纱,她不想戴来着,芳莲非要让她戴,说什么皇上的妃嫔不得抛头露面。

  明天就是除夕,叶思娴亲手在猎户家买了猪肉,又买了些菜,各色干果,还有点心,烧鸡烧鸭等等。

  “小主,皇上给您准备了那么些还不够啊”

  芳莲调侃,从陌生到熟悉,她渐渐也觉得这小主活泼好说话。

  “年夜饭要自己准备才香,自打来了明山你一直照顾我,今晚我请你尝尝我们江南的风味”

  “小主客气,奴婢可不敢”

  主仆说说笑笑,拿着东西上了回行宫的马车。

  ……

  明山行宫的除夕安静而温馨,叶思娴并未受什么委屈。

  而皇宫的除夕夜宴就热闹多了,各地藩王回京,皇室宗亲入宫领宴,安泰殿热闹非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