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三十九章 求情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44 2021-03-23 22:42:00

  被皇上带到御书房,叶思娴又开始研墨的苦力之路。

  皇上可真忙啊。

  御案上的折子有几百上千,他提起御笔圈点批划,直忙得连头也没功夫抬。

  叶思娴陪着整整站了一上午,早膳都没吃饱的人早就饥肠辘辘。

  “皇上”,她终于憋不住,“臣妾饿了”

  他没功夫搭理自己也就罢了,饭总得给吃吧。

  赵元汲愣了一下,抬眼看向西洋钟,发现已经快午正了。

  “你怎么不提醒朕?”,他放下手里的折子。

  “臣妾哪儿敢耽误国事”,叶思娴扁扁嘴。

  乌泱泱的宫人捧着御膳鱼贯而入,很快摆满了一桌子,赵元汲屏退下人,好让叶思娴跟他一起用膳。

  “爱妃受了委屈,要多吃一些”,赵元汲含笑给她夹菜。

  “多谢皇上”,叶思娴毫不客气。

  爱妃不爱妃的,自己不过是他的苦力,且是不被信任的那种。

  想起早上那一句:叶氏,你好大的胆子,她小心肝这会儿还在颤。

  “皇上?如果臣妾真的被冤枉了,您会帮臣妾吗?”,叶思娴终于憋不住问了出来。

  这一上午她都在想这个问题。

  即便自己是个地位低贱的小妾,可她这辈子都要生活在宫里,并且这个人就算是她的夫婿。

  她无论如何不会委屈自己,宠爱也好,疼爱也罢,该争取就得争取,她得好好活下去。

  “不会”,赵元汲逗她。

  “那如果臣妾不能证明自己冤枉,我就得去替孙采女偿命?”

  “嗯”,赵元汲颔首。

  小心脏碎成两半,气鼓鼓的某人:“那皇上以后还是找旁人给您研墨吧,免得下回臣妾把命送了,皇上再不习惯别人”

  她气得连饭也不吃了。

  赵元汲却朗笑:“人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你怎么就知道自己笨了?连自己的清白都保不住?”

  叶思娴:“……”不理他。

  赵元汲将她抱在怀里:“你也不想想,朕一下朝就过去为了什么,难道真是为了查案?”

  如果是查案,自然要查到水落石出,又何必半途离开再把案子推给皇后。

  “为什么?”,叶思娴气得脑子转不过弯。

  “你说为什么?”,赵元汲板着脸,这女人聪明时够聪明,笨起来也够笨。

  “皇上,您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是谁?您是不是根本不用查?”,叶思娴忽然睁大眼。

  “……”

  赵元汲眼眸深邃,看不出任何喜怒,却也没有回答。

  ……

  皇后的消息很快传来,孙采女中毒是宋贵人所为。

  那张银票被查出是宋家开设的钱庄,翠芯也是被宋贵人收买,先毒杀孙采女再栽赃叶才人。

  玉棠又禀报说,已经把宋贵人和宜静居的三名宫人全都押送慎刑司,等候皇上发落。

  赵元汲头也不抬:“知道了,退下吧”

  玉棠离开,叶思娴见赵元汲从身后层层摞摞的书架上,亲手拿下来厚厚一摞奏折。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从上滑到下,足足一掌厚的奏折发出哗哗的声响。

  “还差点儿火候”,他深眸微眯,周身散发着沁骨寒气。

  父皇当朝时,朝政被莲贵妃母子把持。

  外戚专权、内宫乱政,朝中贪官污吏横行,官员纠结党羽以权谋私,甚至还有买官卖官。

  各地方文武百官更是一片混沌,人员冗杂、赋税沉重,百姓民不聊生,整个大景朝好像笼罩在乌沉沉的水深火热中。

  他披荆斩棘终于将莲贵妃母子赶出京城,又在登基后花了整整三年稳住朝局。

  三年过去,他已经有了足够强大的实力,可以推行他的新政,实行最新的朝纲。

  只是在这之前,他很有必要清理一下腐朽的朝局。

  那么,就从宋家开始吧。

  ……

  玉照宫

  宋嫔正在哄两岁的小女儿吃饭,小公主咿咿呀呀依偎在母妃怀里,不知被什么逗得咯咯笑。

  “安儿,你要快快长大,快快学会好好说话,好讨你父皇欢心,让他多来看看母妃”

  “只有你父皇来了,母妃才能给你添小弟弟,以后咱们母女才有好日子过”

  宋嫔做梦都想生儿子,白天夜晚都想。

  可那件事被皇帝发现之后,赵元汲再也没来看过她,即便是看小公主,也是叫人抱去昭阳宫。

  宋嫔伤心难过,却也只能忍。

  忍来忍去一肚子气,都撒到了娘家人身上。

  要不是哥哥说绝对隐蔽不会被发现,她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连带着对宋贵人也是不耐烦,听闻宋贵人毒死孙采女被扣了起来,她非但不救,反觉得心里痛快了些。

  “这么蠢的人不适合生活在后宫,今天不死,明天也得死”

  “那就不救吧,何况娘娘连皇上的面都见不着,上哪儿去求情”,揽月也说。

  宋嫔淡淡一笑,继续拿球逗着女儿。

  还记得宋贵人信誓旦旦从自己身边离开的模样,她以为得知皇上的喜好就有了一切?

  ……

  此时的宋家却是一团乱。

  二老爷一家得知女儿被拘,可能被葬送性命,一家老小立刻驾车去了大老爷家。

  他们是嫡出的同胞兄弟,二老爷却因为小了几岁,和爵位家产无缘,只能分出去单过。

  积年累月下来,内心难免有不平衡。

  此时此刻,二老爷一家穿过恢弘大气的门廊,来到宋家宅邸最奢华的正院,一路走来心里直泛酸。

  可眼下也顾不得许多,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让宋大夫人进宫递话给宋嫔娘娘,替她的堂妹求求情。

  “不求恢复宫里的荣华富贵,只求保她一条性命,她可是我的心头宝啊”,宋二夫人捧着心口痛哭流涕。

  “弟妹放心,宋贵人也是我们的侄女,岂有见死不救之理,不过还有一事……”,宋大夫人迟疑。

  “大嫂您说”

  “据说死的那个孙采女,是二弟手下的一个同知,四五十岁了还没往上升,也许你们也可以找找孙家”

  只要孙家不予追究,再上折子帮着说说情,事情或许会顺利得多。

  宋二夫人一拍脑门:“我怎么就没想起来,还是大嫂提醒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