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三十八章 暴毙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71 2021-03-23 21:39:48

  后宫出了人命,赵元汲不得不管。

  下了朝后他来到栖凤宫,皇后正在院中亲自审问御膳房的宫人,慎刑司的人也在。

  “参见皇上”,皇后愧疚。

  “审得怎样了?”,赵元汲面色不悦。

  并不是心疼什么孙采女,而是这届秀女进宫还不到半年就出了这样的事,传出去会很难听。

  “回皇上,他们一致说孙采女的膳食没有问题,臣妾也派人搜了御膳房,并未发现可疑之处,想来是……”,皇后迟疑。

  赵元汲却也明白,大手一挥:“把宜静居所有宫人押过来,慎刑司预备刑具!”

  不是御膳房就跑不了宜静居,要真是宫人谋害主子,这帮人一个也不必活。

  宜静居人不多,和叶思娴当采女的时候一样,一个大宫女一个粗使宫女,一个跑腿太监。

  御膳房的人被带下去后,他们三人被带来跪在偌大的栖凤宫庭院,瑟瑟发抖,像雪地里快要被冻死的麻雀。

  帝后二人坐在玉阶之上,居高临下看着庭院中三个人。

  “孙采女的膳食是谁下的毒,现在承认本宫还能给你们留个全尸,要是不说,就休怪本宫不客气了”,皇后的话掷地有声,威仪万千。

  而赵元汲仅仅是坐在那就已经让人心惊胆战,根本不必开口。

  “回皇上,皇后娘娘,奴婢是冤枉的,奴婢们怎么敢呢?”,采莲率先发话,其余人也跟着磕头。

  皇后大怒想训斥什么,赵元汲却没什么耐心。

  “来人,先各打二十大板,不招就继续打!”,他大手一挥说得云淡风轻。

  立刻就有太监将三个宫人捆起来摁在老虎凳上,手起板落,院中哀嚎一片。

  “皇上!”,皇后有些不安,不是不许严刑逼供么?

  “如果不上刑,他们是不会说实话的”,赵元汲慢悠悠端起一盏热茶,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后宫才这么十来个人,就已经争得你死我活,是该好好惊醒一番立个规矩,不然,会有更多宫妃弄权争斗枉送性命。

  他的确不喜欢她们,可不喜欢不代表想叫她们去死。

  她们的家人大多是朝堂肱股之臣,都是功臣,而他,是帝王。

  君臣之道,远不是打打杀杀那么简单。

  二十大板下去,果然有个粗使宫女开口了。

  “是……是叶才人,她和我们小主向来不和,那天晚上她拿着银票来找奴婢,说只要办好差事,这一百两银票就是我的,都怪奴婢贪恋钱财害死了孙采女,奴婢认罪!”

  采莲和另外一个小太监震惊抬头。

  粗使宫女叫翠芯,她哆哆嗦嗦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带血的银票,双手呈上。

  冯安怀有眼色接过银票看了看:“皇上,这的确是一百两银票”

  一个粗使小宫女要凭自己攒下这么多银两,几乎不太可能。

  皇后故作惊讶:“是不是弄错了,叶妹妹怎么会……”

  “来人,带叶才人”,赵元汲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

  皇后不好再阻拦,只是垂下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得意,如果叶才人这回还能死里逃生,那她是拉拢定了,如果不能,正好也不必浪费自己精力。

  幸好还没把话说太明白,一切都还有转还的余地。

  叶思娴很快被带到,她依旧是早上那一身素粉绣茉莉碎花的宫裙,外面是湖蓝刺绣绒布斗篷,通身简洁大方又不失小家碧玉的娇俏。

  行过礼之后,赵元汲大怒。

  “叶氏,你好大的胆子!”

  叶思娴扑通一声跪下,两眼震惊:“皇上息怒,臣妾犯了什么罪?”

  冯安怀将事情说了一遍,又将那一百两银票送过去辨认。

  “叶妹妹,你好糊涂啊,孙采女她罪不至死,你怎么能暗地里动手毒杀她!”皇后十分惋惜。

  叶思娴大骇,拿着银票上上下下翻了一遍。

  “这,不是我的银票……”

  “叶小主您可不能耍赖,奴婢是为了给您办事,您不是说那毒药不会致死么?叶小主您不能不承认!”,翠芯哭着磕头,乍一看好像真的一样。

  “叶氏,你可还有话说?”,赵元汲冷声。

  若是旁人,必定吓得百口莫辩,生生被冤枉,可她叶思娴,毕竟是穷光蛋啊。

  “回皇上,臣妾出身寒微,入宫时全部家当也才一百多两,而且已经花掉,现在臣妾手里所有的银子加起来也没这么多,还请皇上明鉴,这不是臣妾的东西”

  她突然不怕了。

  如果皇上不是昏君,他自然会查个水落石出,还自己一个清白。

  可如果皇上是昏君……,那她也认栽,这么大的破绽查不出来,这次不被冤枉死下次也会挂的,早死晚死那都无所谓了。

  而此时的赵元汲,费了好大劲才没破功笑出来。

  他设想过千百个她自己脱险的方法,却怎么也猜不到穷这一点,为什么这女人总不走寻常路。

  堂堂一个宫妃,连一百两银子都没有,简直不像话!

  跪在地上的某人十分无辜:穷又不犯法,她也不愿意穷不是?

  “皇上,这……”,皇后也为难,说实在,这还是头一回遇见这情况。

  “去查记录”

  “是!”

  皇后立刻叫人查了入宫记录,这上面记载了妃嫔入宫后从娘家带进来的所有东西,大到丫鬟小到一个荷包戒指都有详细记载。

  果然半刻钟后,玉棠禀报:“娘娘,叶才人的入宫记录确实只带了一百多两银票”

  最重要的是,她每一笔花销每一两银子都有去处,宫里的赏赐更是登记造册,赖无可赖。

  皇后终于相信了:“叶才人果然是被冤枉的”

  赵元汲赞赏看了眼叶思娴,起身亲自将她扶起来:“剩下的,朕相信皇后很快会给出结果,朕还有事,就先走了”

  “皇后娘娘,臣妾告退!”,叶思娴屈膝。

  “恭送皇上”

  皇后起身,眼睁睁看着皇上带走叶才人,她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握起,原来皇上是为了叶才人来的,怪不得会亲自过来查案。

  叶思娴,你要么站在自己这边,要么就……找个机会消失吧。

  这样的人放在后宫,是比许贵妃还可怕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