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三十七章 暴毙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122 2021-03-22 22:44:17

  白贵人在御花园清静之处逛了逛,摘了几枝梅花,就返回长宁宫。

  当初入宫赐住宫殿,三个贵人位份尊贵,各居一宫,剩下四个美人居邀月宫,四个才人居西霞宫。

  这些宫殿都不偏僻,甚至贵人们住的宫殿都是精致华丽恢弘大气。

  只有叶思娴因地位太低,只能住在偏远的锦绣轩。

  却不想到头来,恰恰是叶思娴最得宠。

  迎书问自己和叶才人交好,仅仅是因为同乡?白贵人摇头。

  “这冷冷清清的深宫,还是得有个伴儿的”

  她款款走进自己住的偏殿,亲手打水将花枝插入瓶中,将花瓶安置在书桌上。

  “以前在家,要读书写字弹琴写诗,还要帮着母亲打理家中琐事,许多事想做却没时间做,偶尔连看书的时间都没有,现在我终于有了时间,可我身边却没了亲人”,白贵人淡淡伤感。

  “咱们长宁宫只住了您一个,的确是太冷清了”,迎书心疼。

  小姐在江南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名门闺秀,性子高雅贞静,得闲的时候常常在花园竹桥下一坐一整天。

  如果连小姐都说冷清,那就是真冷清,若能有个伴儿也是好的。

  “我倒宁愿就这么过一辈子,也好过嫁给别人替他操劳忙碌一生”,白挽素忽然说了一句。

  惹得迎书脸色大变:“小姐您已经进宫,以后再不可胡说什么嫁给别人的,您已经是皇上的宫妃了”

  白挽素却淡淡一笑:“你也太小心了,你看看这偌大的长宁宫有几个人”

  “何况,我说的是事实”,她托着腮。

  若不能嫁给心上人,进宫当一个不受宠的妃嫔也挺好。

  反正不受宠的人那么多,不会有人来嘲笑她,在意她,威胁不到旁人的话,更不会有人来刁难她。

  “叶才人能得宠,您也能的,别胡思乱想”,迎书小心劝着。

  白贵人却笑:“其实我不该在她得宠时凑过去,可这满宫里,只有她的眸子还清澈一些,难免招人疼”

  有这么一处长宁宫外的地方能时不时去坐坐,这样的日子她十分满意,至于心上那个人,既然此生无缘,那就盼着他能幸福美满,一生顺遂。

  转眼到十一月底,初雪化完,第二场雪又洋洋洒洒来到。

  大片大片鹅毛般的雪花落在皇宫金色琉璃瓦上,晶莹的冰柱悬挂在屋檐,空气里暗香浮动,层层叠叠的宫廷玉树琼花。

  锦绣轩里,叶思娴正在睡回笼觉。

  因为下雪,皇后免了各处请安,加上昨夜她给皇上绣寝衣绣到三更天。

  这会儿不用请安,被窝被烘得热乎乎的,她正跟周公下棋下得热乎。

  巧燕从御膳房取来早膳,圆月怕放凉就围在炉子上,两人难得闲下来一边烹茶一边闲话家常。

  小秦子从外边回来,肩上扛着刚领回来的银丝炭。

  “你们两个倒是清闲,外边儿好像出事了。”

  小秦子不再被虐待后,也就没那么胆小惧怕,性子开朗了许多,说话都利索了。

  “大雪天的能出什么事?宫里的娘娘都在准备皇上的万寿节,各处都忙着,你怕是看错了吧?”,圆月用筷子从炉子底下扎出一个烤地瓜,热乎乎地递给小秦子。

  “外边儿冻坏了,你吃一个暖暖身子,可甜了”

  烤地瓜散发着诱人的香甜,小秦子却没心情,认真道:“是真的,我看到玉棠姑姑带着慎刑司的人往北去,咱们北边儿只有宜静居,会不会是宜静居出事了”

  听到这话的圆月哪儿还坐得住,蹭一下站起来就往外走。

  “你去那儿?”

  “我去看看,孙采女前几天还鬼哭狼嚎的,这几天突然没动静,不会真出事了吧?”

  说着话人已经出去,小秦子赶紧跟上。

  不想圆月又折了回来,叮嘱巧燕:“你服侍好小主,不要贪吃大意了,我们去去就来”

  不等巧燕答应,又转过身和小秦子离去。

  巧燕心里也突突跳着,小心谨慎把炉子封好,穿戴好衣裳等在主子廊下伺候着。

  半个时辰后宜静居传来消息:孙采女死了。

  慎刑司的人在看守,玉棠匆匆回去禀报皇后,不消一个时辰,整个后宫都传遍了。

  叶思娴醒的时候正好圆月回来,脸色冻得发白。

  “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就死了?快替我更衣”

  迅速穿戴好,叶思娴带着圆月匆匆赶到宜静居,后宫大部分人已经赶到,脸上都是惊魂未定和不可思议。

  孙采女已经被妥善安置,盖着白布,她的宫女采莲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好好的怎么会出这种事,你是怎么伺候的?”,冰天雪地的,皇后连坐也不想坐,直接就开始审。

  她眼里没什么悲伤,只是不耐烦,筹备皇上的万寿节已经够累,居然还有人这个时候给她添麻烦。

  “回禀皇后娘娘,今早小主起身还好好儿的,吃了御膳房送来的饭菜就开始说头晕,后来就呕吐不止,倒在地上就再也没起来,奴婢句句真言,请皇后娘娘明鉴!”

  皇后立刻派太医去查看孙采女的吃食。

  果然片刻后那太医来禀,说孙采女的膳食里被人掺了砒霜,分量之大足以毒死好几个人。

  后宫赫然,宫妃们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面露惊恐,甚至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好恶毒的手段”

  “就是,什么怨什么仇啊这是?”

  “这么大量的砒霜恐怕死得很惨吧,啧啧啧……”

  “也不知道谁下的毒”

  说着说着,众人有意无意就把目光放在叶思娴身上。

  宫里人人都知道孙采女为什么变成采女,又为什么住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宜静居思过。

  叶思娴当然听到她们的话,但她依旧规规矩矩站在自己位置,目不转睛,恭恭敬敬,叫人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半年的宫廷生活,让她学会了沉默和收敛,一切都还没定论不是吗?

  皇后面色也很难看,御膳出了问题,她难辞其咎。

  “来人,将御膳房的人全部扣下,其他人回自己的宫去,没有本宫的命令不许出门!”

  皇后一行带着采莲扬长而去,其余人也陆续退下。

  不知叶思娴眼花还是怎么,她好像看到宋贵人冲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转瞬即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