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三十五章 百般憋屈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63 2021-03-20 23:33:56

  叶思娴脱险的消息传到昭阳宫。

  赵元汲挑眉:“总算还不笨,知道反抗”

  “皇上,那您交待的那些……”,李有福确实有点儿蠢。

  “你下去吧,叫冯安怀过来伺候”

  这总管和副总管终究是有差距,冯安怀养伤这些天,他用李有福用得很不爽。

  冯安怀进门时正好撞见李有福出来,狠狠瞪了他一眼,才笑盈盈进去伺候。

  “皇上放心,叶才人一切照旧,不会受委屈”

  “嗯”

  这还像句人话,赵元汲满意。

  ……

  接下来几天,华贵人、白贵人、杨美人等接连伴驾。

  到了十月半,赵元汲又去巡视京畿大营,一连数天不在宫里。

  叶思娴再次见到皇帝时,已经是冬月初,第一场雪都快化完了。

  “臣妾参见皇上”,叶思娴规规矩矩屈膝。

  “过来让朕看看”

  赵元汲见她脸上有了肉,也长高了不少,心里琢磨着小丫头养的不错。

  “是”,叶思娴神情淡淡走过去。

  “怎么了?不高兴?”

  “臣妾没有不高兴”,某人还是淡淡的,心想你还好意思问,我被人陷害泼脏水的时候你在哪里?

  果然小妾一多他就不稀罕了,还不如贫民百姓就一夫一妻。

  “朕让御膳房准备了你爱吃的,待会儿陪朕一起用”

  “多谢皇上”,叶思娴规规矩矩。

  赵元汲斜倚在软榻上,批了一天折子他满身疲惫。

  “你怎么了?”,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臣妾没怎么?皇上累了,不如躺下好好歇歇”,叶思娴表示不想搭理她,自己也是有小脾气的好吧。

  “那你过来替朕按按太阳穴”

  “是”叶思娴乖乖走去,面无表情。

  正伸出双手要按摩的时候,赵元汲忽然抓住她的手臂,使劲儿一拉,某人就顺势跌倒在他怀里。

  “皇上……”,叶思娴觉得一国之君多少有点儿臭不要脸。

  “人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你是怪朕没去救你?”,赵元汲一句点破她的小心思。

  “您知道还问,要不是我自己聪明,您往后可就见不到我了”,叶思娴想想就生气。

  哪怕是责怪也得站出来有个态度吧,结果这人直接不出现,把她丢给皇后处理,简直无情无义。

  “宫里的规矩你没学?朕只能管朝堂大事,后宫的事归皇后管,朕不能随意插手”,赵元汲吓唬她。

  “往后你自己也要小心,不要总是没心没肺,下一回朕还是救不了你,懂吗?”,赵元汲面露严肃。

  “真的吗?可皇上是一国之君”,叶思娴半信半疑。

  “骗你做什么,朕是一国之君,可皇后是后宫之主,各司其职方能长久,就像民间的男主外女主内,是一样的道理”

  这么一解释,叶思娴瞬间明白了。

  “那要是皇后污蔑我呢?你也救不了我吗?”

  “所以啊,你在后宫一定要小心,凡事多留个心眼儿,不要给人家抓住小辫子”,赵元汲一边说一边朝冯安怀使眼色。

  “皇上说得是,奴才听底下的宫人议论说,叶小主您太大意了,虽说不拘小节是好事,可也要行事谨慎呐”,冯安怀面不改色心不跳陪着自家主子胡说八道。

  “我,我知道了”,叶思娴拍拍胸口,宫里竟还有这样的规矩。

  “您也不用太介意,只需记得见人三分笑,凡事留心眼,尽量少说话,绝不凑热闹,有财不露白,遇事往边靠,也就差不多了”

  叶思娴琢磨这些话,认真点头。

  “多谢冯公公”

  “小主不必客气,没什么事奴才就告退了”

  看着冯安怀离开,叶思娴怔怔转过头:“皇上,我在您这儿也要这样吗?”

  “不用”,赵元汲继续严肃,这次是真严肃。

  他希望她能在宫里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但绝不希望再造出一个宫妃,她身上的淳朴,他一点儿都不希望磨灭掉。

  “那就好,皇上,您不知道当时我有多害怕,那个孙才人她……”,叶思娴没心没肺拉着皇帝开始说。

  从孙才人跳湖说到被皇后冤屈,从深夜叫奴才去太液池找线索,到自己临危不惧替自己伸冤。

  她一张小脸阴晴圆缺,声调抑扬顿挫,给她个梆子快板儿什么的都能去民间说书了。

  “说完了吗?”,赵元汲支肘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写满笑意。

  “说完了”,某人不客气捞起一盏茶喝了一口。

  “饿不饿,朕叫人传膳”,赵元汲宠溺。

  “嗯”,娇俏的女子小脸红扑扑。

  赵元汲觉得自己脑子可能有坑,明明累了一天,他居然还有耐心听这个小女人噼里啪啦这样讲。

  可想到以前的御书房一直死气沉沉,又觉得这样充满烟火气也挺好,人,果然都是矛盾的。

  宫女们捧着御膳鱼贯而入,偌大的紫檀餐桌很快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山珍海味。

  叶思娴正儿八经没见过几回这样的阵仗,围着桌子眼睛直放光。

  赵元汲拥着她在桌旁坐下,亲自为活泼娇俏的人儿夹菜,宫人们还是头一回见皇上有这样的耐心,纷纷低下头不敢多看。

  昭阳宫充满温柔宠溺的气息,而宜静居又是另一番天地。

  “小主,东西虽然不好,可您多少吃些,这样熬着也不是办法?”,采莲端着饭菜守在床边。

  简陋的床榻上,孙采女早已哭得双眼红肿,一双手死死抓着被褥,眼里充斥着恨意。

  “那个贱人她果然狡猾,我们计划得这么严密她都能找到线索,她不过一个小地方出来的女人,哪儿来的这些本事?”,孙采女面容狰狞。

  采莲不敢说话,作为陪嫁,她早就习惯了主子这样。

  孙家以前并不把小主放在眼里,小姐受委屈时也时常发脾气,她只需听着就好。

  过些时间她自己自然会好,正因如此,才更加没人把她放在眼里。

  “找个机会递话给宋贵人,就说我要见她,不要被人发现”,孙采女命令。

  “是”,采莲应下,继续劝小主吃东西。

  孙采女瞥了一眼简陋得不像样的饭菜,气得又是一阵摔砸,可终究没办法,不吃会饿死,她只能将就吃些。

  一顿晚膳,吃得百般憋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