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三十四章 君子之交淡如水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114 2021-03-19 22:59:00

  “要是孙才人发现呢?”,红蕙不安。

  “你太高看她了,那个蠢货要是有这个本事,也不会进宫就围着我转”,宋贵人冷笑。

  “不过小主还是要提防这件事被孙家知道”,红蕙提醒。

  “那就更不用担心了,你以为孙家又多把孙才人当回事,不过也是个筹码而已”

  红蕙还要说什么,却被宋贵人转了话题。

  “小谭子把事情办妥了没,怎么还没消息,皇上点了谁的牌子?”

  “今晚是叫去”

  “哦”

  夜已深,宋贵人洗洗漱漱安置睡下,红蕙静悄悄出去。

  外面狂风大作,暴风卷着沙粒子打在明瓦窗户上,宋贵人揉着额角翻来覆去睡不着。

  进宫这么久还没侍寝,她在宫里连脚跟都站不稳。

  想想当初入宫那些雄心壮志,只觉得无比讽刺。

  ……

  宫里同时睡不着的还有皇后。

  “一天了,皇上确定没发话?冯安怀和李有福呢?”,她半信半疑。

  “娘娘您放心,冯公公最近养伤呢,李有福今儿个一天都在出昭阳宫的大门”,玉棠笑。

  皇后若有所思,闭上眼的前一刻,眼里还充满算计。

  第二天一早,皇后亲自往昭阳宫禀报此事,却连门都没进去,只有冯安怀迎出来。

  “皇后娘娘,皇上昨儿个就听说了此事,只是政务繁忙一时就忘了”

  “眼下皇上正与几位大臣商议国事,叫奴才来传话,说后宫之事一力由娘娘做主,娘娘说什么便是什么,若有人不服,娘娘只管按宫规严惩”

  话都说到这份上,也没有进去的必要。

  皇后朝昭阳殿方向行了一礼便施施然离去。

  之后妃嫔来请安,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叶思娴押过来。

  “叶才人,本宫昨日已经细细查问,并未发现冤枉你的证据,所有在场的人都指正是你推了孙才人”

  “你身为宫妃,不守宫规,谋害她人,念你是初犯,就……”正准备褫夺封号,打入冷宫,以示惩戒。

  叶思娴却突然反抗:“皇后娘娘!”

  “如果臣妾能证明自己无辜呢?”,她一双眸子里写满不服输。

  “叶才人这话什么意思?”,皇后惊讶。

  “孙妹妹还在病榻上躺着,你凭什么无辜,就凭你生了一张狐媚子脸吗?”,宋嫔突然激动,连堂妹宋贵人都吓了一跳。

  叶思娴冷笑望了姐妹俩一眼,觉得一定是宋贵人讨厌自己,拉来宋嫔来对付她,不然怎么无冤无仇何必呢。

  “当然不是,宋嫔娘娘”,她冷笑。

  “我当时站在东边,孙才人站在西边,我是用左手推,孙才人必定会往岸边倒,她却栽倒湖里了?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如果我想推她入湖,必须用右手从她背后推才是,如果用左手就必须往湖里使劲拉”

  “皇后娘娘,您觉得以臣妾这小身板儿,拉得动孙才人?”

  叶思娴想了一夜,用最简单的语言将当时的场景描述了一遍。

  “这能说明什么?大家都不在跟前,谁知道你用哪个手?”

  “就是啊,叶才人你也太会了,为了脱罪这种鬼道理都想得出来”

  “孙才人实打实受冻了,好好儿的人家为什么要跳湖”

  皇后冷眼看着叶思娴四面夹击,唇角忽然勾起一抹笑,‘就是这样,叫她尝尝深宫险恶,她才会知道皇上有多靠不住,才会老老实实投靠自己’。

  ‘别的不说,叶才人能讨好皇上这一点,就叫她不得不好好利用’

  “那这个呢?这是我小秦子昨夜在岸边找到的绳子,谁能想到,孙才人跳下去之前往岸边绑了条绳子呢”

  叶思娴从身后拿出一条湿漉漉的麻绳:“这样的绳子只有内务府才有,皇后娘娘只需去内务府翻翻记录,看看谁那儿领过,不就真相大白?”

  这一瞬,所有人都安静了。

  皇后不得已叫人去查,玉棠很快回来说,确实是孙才人领过。

  真相不言而喻,所有人脸色都很难看,包括皇后,这小丫头片子真的是从乡下来的?

  哪怕所有人都不想承认,可事实不容置疑,叶才人就是洗刷冤屈了。

  皇后压下尴尬扬声吩咐:“来人”

  “孙才人诬陷宫妃,罪不容恕,今日起贬为采女,迁出西霞宫,搬到宜静居好好思过,没有本宫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去探望”

  “叶才人受委屈了,自今日解了禁足,回去好好歇息吧”

  皇后颜面扫地,说完就叫人散了。

  其他人也顾不上嘲笑皇后,一个个浇了盆凉水的落汤鸡,明明恨得咬牙切齿也不敢多说什么,都退了下去。

  叶思娴站在廊下等所有人离开,每个人经过,都会狠狠瞪她一眼,如果眼神能杀人,她大概会万箭穿心。

  不过已经不在乎了。

  老话不是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么?大家赤果果的恶意也没什么可怕。

  最怕像宋嫔这样,明明昨天还笑脸相向,隔天就冲她往死里捅刀子。

  一路回去,叶思娴心情都挺失落。

  终究到最后皇帝都没出现,原来他果然是逗她玩玩而已,什么宠爱都是假的。

  “哎呦……”,叶思娴捂着肚子,这来葵水怎么还肚子疼啊。

  ……

  叶思娴刚回锦绣轩歇下,白贵人忽然来了,手里提着几盏燕窝和一封补药。

  “白姐姐你来了?快请坐,我不舒服,就不下床了”,叶思娴趴在床榻上蔫蔫儿的。

  白贵人一问才知原来是来葵水了,就笑了笑:“头几次都这样,你还小呢”

  “白姐姐你平时都不出门,今儿个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嫌我粗俗,不愿和我打交道了”

  白贵人将药交给圆月,自己则舒展了衣袖优雅坐下。

  “前段时间你炽手可热,我来了就显得多余,眼下你有难,我就不好不来了”

  她穿着茉莉白绣水仙花的宫裙,手里拿着美人赋团扇,优雅坐着,优雅说话,连笑容都是浅浅淡淡,像春末夏初山间的茉莉花。

  即便静静坐着不说话,也是一幅清远淡泊的书香仕女图。

  “这是为什么?”,叶思娴当然是不理解的,只觉得眼前人真好看。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若是不欢迎,我可就拿走了”,白贵人淡笑。

  “哎哎哎别拿走,姐姐,这宫里只有咱们俩是江南的,我不欢迎你欢迎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