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三十三章 拿命去赌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45 2021-03-19 21:57:02

  栖凤宫

  叶思娴跪在地上,孙才人已经被几个太监救起来送回西霞宫。

  皇后端坐凤位,陈贵妃和宋嫔、宋贵人等人坐在旁边,众人面色严肃。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斗嘴归斗嘴怎么还动起手了?”,皇后威严扫视下方。

  “回禀娘娘,我是推了她,可我绝对没有把她往湖里推,是她自己故意……”

  “叶才人你说话可要凭良心,孙才人又不会游水,要不是太监救的及时她这会儿可就没命了!”,宋贵人怒声打断她。

  正是这句话,叫叶思娴哑口无言。

  是啊,好好儿的孙才人干嘛要找死。

  陈贵妃冷眼旁观这一切,本来今天宋嫔叫住她,话里往外说要一块儿出出气,没想到是演了出戏,也算难为她们。

  “叶才人,光天化日谋害宫妃,你可知罪?”,皇后冷声问,冰冷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飘荡,越发凿人心。

  “臣妾是冤枉的,还请皇后娘娘明察”,叶思娴吓得不轻。

  “那你的意思是孙才人故意?”,皇后眯眼。

  叶思娴低头默认,她的确觉得,孙才人就是故意的。

  “哼!”,许贵妃忽然冷笑。

  “好一个叶才人,为了给自己脱罪真是什么都敢说,你都那么怕死,孙才人会不怕吗?”,许贵妃拨弄着自己精致美丽的指甲。

  叶思娴心头绝望。

  原本不对付的许贵妃和宋嫔,居然会一块儿出现,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实,她们也能当睁眼瞎。

  她们是故意的吧。

  原本所有人都不屑一顾的小才人,也成了她们的眼中钉,叶思娴觉得挺可笑的。

  “既然叶才人说有冤情,本宫身为皇后也不能坐视不理,来人,先把叶才人禁足,待查明真相再做定夺”,皇后大手一挥,几个太监围上前。

  “皇后娘娘,人证物证俱全,还不足以定罪吗?这个狠毒的女人不除,宫里姐妹哪儿能安心过日子”,宋嫔不甘心。

  “宋嫔妹妹别说了,叶才人是皇上的心头肉,皇后娘娘怎敢得罪?”,许贵妃冷笑着起身。

  临走又加了一句:“你还是多安抚一下孙才人吧,受了这样的欺负还被人怀疑,当真委屈!”

  “贵妃姐姐说得是,妹妹这就去”,宋嫔毫不客气站起身,草草行了一礼就跟着离开。

  叶思娴抬头不可置信,许贵妃确实结下梁子,可她没得罪宋嫔啊?

  弱小无辜的叶才人当然不会知道,皇帝和宋嫔床笫之间的事。

  宋贵人也跟着走了,大殿上只剩下皇后和叶思娴。

  “皇后娘娘,臣妾真的是冤枉的!”

  “还不快带下去!”,皇后脸色铁青,转过头不看她。

  叶思娴挣扎着被几个小太监押回锦绣轩。

  ‘咣当’一声大门落锁,任凭主仆四人在里边拼命拍门,也无济于事。

  “这可怎么办,她们是明摆着欺负小主”,圆月气得直哭。

  “怎么能这样,那个孙才人明明故意往上凑的,她故意激怒我的,而且,我推她是往岸边推的,她怎么可能会栽倒湖里去呢?”,叶思娴胸口一起一伏,气得不轻。

  宫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以前从没听说过,难道这京城的大家闺秀都不讲道理的吗?

  原以为什么吃人的皇宫都是百姓编出来的,难道是真的吗?

  皇后会不会让自己给孙才人偿命,可是她也没死啊。

  越想越乱,越乱越胡思乱想,叶思娴吓得小脸儿发白嘴发紫。

  “圆月,为什么会这样啊”,十三岁的小姑娘绷不住哭了起来。

  主仆四人很快抱头哭成一团。

  哭到最后,叶思娴甚至都想好了怎么分配遗产,要不要通知家人的份上。

  到底还是圆月理智一些:“小主咱们别哭了,皇上那么喜欢您,是不会看着您死的,咱们都振作一些”

  “皇上喜欢我吗?我怎么不知道”,某人眼泪汪汪。

  不知道什么叫喜欢,皇上叫她不过不就是干干活,写写字,说说话,最后累了就睡下,哪是喜欢啊。

  ……

  叶思娴被皇后禁足,后宫众人拍手叫好,昭阳宫却一片平静。

  赵元汲一边批折子,一边听着李有福的汇报。

  “现在叶小主已经被关了起来,等着皇后娘娘发落”

  “嗯,去查查怎么回事,别叫人欺负她”,他头也不抬云淡风轻。

  “皇上,您不打算给叶小主解禁?”

  “她太任性,说话做事口无遮拦,确实该受些教训”,实际的意思是,她太单纯了,该叫她尝尝深宫险恶,不要再大大咧咧不知道防人。

  “这件事交给你办,办不好就别回来见朕”

  “是”

  李有福战战兢兢出去,心里是七上八下。

  正好见自己的头儿冯安怀过来,他赶忙拉到边儿上求助。

  “师父您说说,皇上的意思……”,他把皇上的话说了一遍,面露不解。

  “皇上这是叫你暗地里护着小主,别做得太明显给她招仇恨”,冯安怀挨了打,还没恢复完全,走路一瘸一拐。

  “难为你爬到副总管的位置,怎么还是这么笨”

  李有福那个郁闷。

  谁经历过这事儿,他不也是头一回么,以往皇上对哪个也没这样不是?

  ……

  昭阳宫一整天没有动静,这更让后宫确定,叶才人失宠了。

  皇上无论如何也不会宠爱一个狠毒的女人不是么?

  相反,孙才人这里渐渐热闹,有的派人来探望,有的送礼来安抚,络绎不绝。

  “皇上都不管了,皇后居然还在犹豫,宋姐姐你说她会不会发现什么?”

  “别胡说,咱们做得那么干净,不可能会有人发现,你先睡吧我走了”,宋贵人有些不耐烦。

  “宋姐姐,你答应我那事?”,孙才人欠起身。

  “放心,我会写信给我父亲,让他提拔你父亲做指挥”,宋贵人忍住厌恶。

  “那就好,那就好”孙才人满足躺下。

  宋贵人鄙夷看了一眼,扬长而去。

  她当然不会写信,堂姐告诉她皇上不喜欢宫里宫外串通,她不会冒险掺和这种事。

  可为了让孙才人拿命去赌,她还是抛出了最诱人的诱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