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三十二章 陷害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145 2021-03-18 22:28:41

  宋贵人满意离开,带着堂姐教给她的一切。

  而宋嫔在送走宋贵人之后,瘫然跌坐在地,像被掏空了身体。

  “娘娘?”

  “揽月,我这样做是不是太懦弱了,明明家里送我进宫是来谋富贵的,我却……”,放弃了他们。

  皇上开出的条件是:只要和宋家断绝关系,就可以继续安享富贵,天牢和冷宫哪儿都不用去。

  那一刻她脑海里只有两岁的女儿,所以她答应了。

  “你说,皇上会怎么对待我爹?”

  揽月是陪嫁可以信任,宋嫔紧紧抓着她的胳膊泪流满面。

  “老爷有从龙之功,当初扶持皇上登基功不可没,皇上向来仁厚,不会不顾……”

  “可是这两年家里着实不像样,我哥哥还弄来这种东西给我,还说不会被发现,现在倒好,害了我也害了他们自己”,宋嫔咬牙打断揽月,心里懊悔不已。

  可是局势已经成这样,说什么都晚了。

  “娘娘……”

  “算了,把公主抱来,今晚和我睡”

  她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这是她最后的依靠了。

  ……

  宋贵人悄无声息回到住处,临睡前又叫红蕙拿出自己的体己。

  “这是五百两银票,你找个机会塞给敬事房小谭子,叫他给我安排明白了”

  新进宫的秀女只有她还没侍寝,连叶思娴那贱人都爬到了她头上,她再也不要忍。

  “小主?”

  “不该问的别多问,我自有道理”

  “是”,红蕙将银票收起来,伺候小主妥善安置。

  宫里的夜漫长而冰冷。

  这坐皇城已经许久没像先帝在时那样,歌舞霓裳纸醉金迷,也许,永远都不会再重现当时的荒唐。

  唯一相通的是,长夜漫漫,被凉衾寒。

  哪怕皇后,哪怕许贵妃,哪怕宋嫔,哪怕新进宫貌美娇花的新人,都是如此。

  所以她们理所应当地恨陪在皇帝身边的那个人。

  她们想当然地认为,得宠的叶才人不知怎样在皇上身边辗转承恩,娇媚的人儿怎样使尽手段笼络皇上。

  然而……昭阳宫的情形却和她们想象的,迥然不同。

  叶思娴披着被子痛苦地跪在床沿儿,赵元汲皱着眉尴尬地望着明黄色床单,确切说,是床单上凌乱的血迹。

  那么大一片,显然不是落红。

  “臣妾有罪,请皇上责罚”,叶思娴战战兢兢叩头。

  娘亲曾教过她,女儿家到了十三四岁会来葵水,这代表一个小姑娘长成了大人,可以嫁人生子了。

  那时候娘亲还慈爱地说,等她来葵水了就给她选个好夫婿,美美满满嫁出去。

  可直到离家入宫,娘亲也没能见证女儿成人的那一刻,叶思娴鼻头微微发酸。

  “你,别怕……”

  虽然女人多,可没人敢叫皇上瞧见这东西,怕晦气。

  日理万机的皇帝也不可能会关心这种事,只是知道有这回事,却是第一回见。

  紧张兮兮的皇帝大手一挥:“来人,宣太医”

  “不用,皇上,真的不用”

  叶思娴要去阻拦,可惜已经晚了,李有福已经进来,更加紧张兮兮问。

  “皇上,您是否龙体欠安?”

  ……

  叶思娴又没侍成寝,不过皇上也没放她离开。

  “这不合规矩,皇后娘娘知道了会……”,叶思娴抱着热腾腾的红糖姜茶坐在龙榻上。

  “她怎么会知道”,赵元汲打断她。

  他将她揽在怀里,晦气不晦气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他一国之君从来不信这些。

  叶思娴不敢再反抗,老老实实窝在他怀里喝完红糖姜茶,正好夜已深,两人歇息。

  翌日,叶思娴收拾穿戴好直接来栖凤宫请安。

  除了皇后和和气气赏了一副钗环,剩下的人恨不得把她活吞。

  “不知不觉,叶才人就成了皇上的心头肉,叫姐妹们好生羡慕啊”

  “就是,叶才人也不能太霸道,连条活路都不给人留”

  众人一言一语,根本不用许贵妃和宋嫔亲自发话,她已经要招架不住了。

  好容易挨到散了,叶思娴正要离开,却被皇后身边的玉棠叫住。

  “叶小主且慢,皇后娘娘有请”

  叶思娴心里七上八下,来到后殿拜见皇后。

  此时皇后已在宫人的伺候下换了常服,头上的凤冠也已摘下,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平易近人。

  “这里也没外人,不必那么多虚礼,叶妹妹坐吧”

  叶思娴不明所以在小凳子上坐下,双手不停地揪着手帕。

  “你不必害怕,本宫今日叫你来其实也没什么事……”,皇后目光落在她手上。

  果然皇后问了些‘膝盖的伤好些没有?锦绣轩修缮得满不满意?御膳房的菜周到不周到?’

  叶思娴一一答过。

  皇后笑说:“那就好”

  “你现在可是皇上心坎上的人,本宫自然也会好好照顾你,宫里的人事比较复杂,如果有人欺负你一定不要忍着……”

  “多谢皇后娘娘关心”,叶思娴惴惴不安,总觉得皇后的话里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好容易挨到皇后端了茶,叶思娴终于小心翼翼退出去。

  ……

  回到锦绣轩,她仍旧是怔怔的。

  这宫里的弯弯绕绕,她总也想不明白,只好丢开不管,她还有许多有意思的事要做呢。

  秋末初冬的晴天,空气都是暖洋洋的,叶思娴拿了鱼食去太液池钓鱼。

  刚在岸边儿找了个暖洋洋的地儿坐下,孙才人就从对岸走过来。

  “呦,这不是叶才人么,今儿怎么这么悠闲?”

  叶思娴不搭理她,她索性直接凑到跟前,瞥了瞥鱼竿,又勾着头探了探小木桶里的水,最后轻嗤一声。

  “还当你多厉害,一条都没有”

  “我刚来!”,叶思娴瞪她一眼。

  “唉你瞪我做什么,别仗着你得宠就对我耀武扬威,你我都是才人,谁还比谁尊贵了?”,孙才人眉飞色舞。

  叶思娴懒得搭理她,孙才人却不死心,越凑越近百般纠缠。

  她声音越来越大,鱼儿吓跑光,鱼竿也被她撞到一边儿,叶思娴终于忍无可忍。

  “孙才人,你也算大家闺秀,难道你在家就这副做派?”

  “我什么做派了,叶才人你倒说说,这太液池难道姓叶?只许你来不许我来?”,孙才人故意找茬。

  叶思娴情急之下推了她一把。

  明明是想把她推离岸边,孙才人却尖叫着转了好几个方向,摇摇晃晃栽进太液池。

  而巧合的是,许贵妃、宋嫔和宋贵人正好出现在岸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