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三十章 失势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58 2021-03-17 23:18:49

  “臣妾知错了,可皇上,臣妾一心都是您,臣妾实在是太想您了”,容妃爬过去抱住赵元汲的腿。

  “因为思念朕,所以就给朕下了药?还是说,你自己想生个皇子?”,赵元汲一脚踢开。

  容妃怔住,原来皇上什么都知道。

  “臣妾真的知道错了,求皇上饶恕,从今往后臣妾就待在玉照宫禁足,只求皇上别把臣妾弄走,安儿才两岁,她不能没有娘亲”,容妃崩溃,她都做了些什么。

  赵元汲眸中闪过一丝轻蔑。

  “你们宋家……不是一直都瞧不上朕的公主么,送一个女儿入宫还不够,还要再送进来一个,想生多少个皇子?”,赵元汲缓缓凑近。

  容妃再次僵住,怪不得皇上一直都不宠幸宋贵人,哪怕点了牌子叫人送过去,也是连碰都不碰完璧送回来,更多的是羞辱。

  “当年你们宋家扶持有功,朕不会忘,可这几年你们仗着权势欺辱百姓,圈占良田,也别以为能骗过朕”

  “臣妾知道,臣妾也劝过叫哥哥们收手,可父亲年迈,哥哥执掌家事,臣妾在深宫也是万般无奈啊”,容妃将错误全都推在家人身上。

  赵元汲怒极反笑:“你若不想去冷宫天牢,朕还可以给你第三条路。”

  “什么路?”。

  赵元汲弯着身体缓缓在她耳边说了句话,容妃脸色登时大变。

  “皇上!”

  “你知道的,朕向来不愿把女人牵扯到朝政上来”,赵元汲慢条斯理转身离开。

  容妃瘫坐在地,不知多久才拖着僵硬的身子离去。

  ……

  回到御书房,赵元汲坐在御案前,面前摆着的,正是宋家的种种罪证。

  景顺元年,宋家因扶持有功获封三品侯爵,还不到年底就大肆扩充府邸,半条街的百姓都要给他们腾挪。

  景顺二年,宋家大公子在京城春锦楼为花魁一掷千金,传得沸沸扬扬,二公子在赌局挥霍家产,手头无钱就圈占百姓土地。

  景顺三年,宋家……

  从头到尾翻过厚厚一摞罪证,赵元汲面色沉静,只有李有福觉得脊背发寒。

  皇上龙颜大怒时,可不就是这样。

  “皇上,夜深了,您也该歇息了”

  赵元汲冷哼一声,重重摔下手里的折本拂袖而去。

  ……

  昭阳宫的压抑气氛并不会传到后宫。

  但容妃失魂落魄从昭阳殿回来,还是被不少人看见,消息不胫而走。

  皇后闻言冷冷一笑。

  “这后宫不就是这样,白天还灿烂炫耀,晚上就重重跌下,没什么奇怪的”

  不过她还是问了句:“是为的什么?”

  “昭阳宫的人嘴紧,奴婢打听不到,倒是玉照宫那儿说,是容妃娘娘假借公主之名骗了上过去,所以才恼了”

  “哼!自作孽不可活,不必管了”

  皇后冷笑一声转身睡下。

  瑶华宫许贵妃却乐得睡不着:“这下可有好戏看了,我就说皇上已经多久没宠幸那贱人了,怎么忽然就想起来,原来是这样”

  “那贱人也太大胆了,皇上最厌恶别人耍小聪明”

  许贵妃看了眼黑漆漆空荡荡的侧殿,心里又一阵难过。

  “不过这事儿终究和我没关系,本宫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把延儿接回来”,许贵妃揉着额角又躺下。

  整个后宫,大约也只有宋贵人是真的睡不着。

  “堂姐到底怎么了?”

  “她要是倒了,这偌大的后宫我依靠谁去?”

  “不会的,容妃娘娘毕竟是公主的生母,皇上不会那么狠心”,红蕙劝。

  “那可不一定,不过只要不牵连我就行,进宫这么久还没替我想出办法侍寝,想来堂姐也没什么体面”,宋贵人扬起下巴。

  她抬手拂过自己娇艳欲滴的面颊,满腹不甘:“我父亲同样是祖父的儿子,同样是嫡出,却因为是幼子,爵位家产什么都捞不到,早早分出去单过”

  “堂姐一家风风光光这么久,也该轮到我们家了吧”,宋贵人眼里透着狰狞与邪恶。

  消息再不胫而走,也走不到锦绣轩。

  叶思娴什么都不知道,一夜好眠到天亮。

  请安之前她还美滋滋喝了一碗杏仁粥,笑说御膳房的人越来越尽心。

  圆月打趣:“那也是小主您得宠”

  叶思娴并不这么认为:“皇上只不过闲得无聊,找个人打发时间而已”

  “容妃娘娘才得宠呢,又有个可爱的女儿”,叶思娴眼里满是羡慕。

  娘亲说女人家最好的归宿就是嫁个好夫婿,生儿育女相夫教子。

  她以前也这么想来着,可转眼进了宫,她一个小小才人还谈什么夫婿。

  能保住自己小命好好活下去就不错哎!

  “走吧,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叶思娴梳妆打扮好,带着人慢悠悠往栖凤宫来。

  走到半路她就发现,今儿个的气氛颇为诡异,路过的宫人低着头匆匆走过,宫妃们三三两两也面色凝重。

  “宫里发生啥事了?”

  圆月皱眉想了想:“今早上奴婢去提膳的时候,听说是容妃娘娘做错事惹皇上生气,雷霆震怒呢”

  “原本奴婢还不相信,也就没告诉小主,眼下看竟然是真的”

  叶思娴也凝重起来:“皇上雷霆大怒,是挺可怕”

  之前在他面前造次,提到他心头那个故人,皇上那眼神就拔凉拔凉,何况是雷霆大怒。

  “今天都小心些,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哎!”

  ……

  来到栖凤宫,叶思娴就低眉顺眼站在自己位置上,不说话也不看人,谁来只管按着规矩行礼。

  其实,也没人和她说话,大家都是谨言慎行,往常最爱迟到的许贵妃今儿也破天荒来得早。

  容妃反是最后一个到的,她容颜憔悴,眼睛红肿,和昨天的耀眼迥然不同。

  “容妃妹妹,听闻昨晚公主不舒服,可请太医了?”,许贵妃笑盈盈‘关心’。

  “多谢贵妃姐姐,公主只是睡觉吓着,并未请太医”,容妃声音沙哑。

  “哎呦呦,妹妹可是皇上心坎儿上的人,姐姐可高攀不起”,许贵妃觉得着实畅快。

  容妃闻言只小心翼翼说了声不敢,就垂下头神情恹恹。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到!”

  随着一声高喊,所有人齐齐起身跪地,叶思娴下意识又往后缩了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