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二十九章 天牢和冷宫你选一个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74 2021-03-16 23:15:39

  也不知道为啥,叶思娴就觉得背后一阵拔凉拔凉的。

  好容易挨到锦绣轩,她迫不及待拉着圆月嘀咕。

  “我得罪容妃了?”

  “她今儿怎么老看我,那眼神儿凉飕飕的,昨儿个不还让人给我送衣料?”

  圆月挠挠头:“没有啊?昨晚皇上去她宫里,她不是正得意么,关小主什么事!”

  叶思娴琢磨半天摸不着门道,只能暂时放在一边。

  说起衣料,她想了想,吩咐圆月把昨晚所有的礼物都收起来。

  “这料子多好看啊,您看别的主子们穿得多好,您要不也做一身儿穿穿?”,圆月劝。

  叶思娴果断拒绝,暖光锦是娘亲一直都向往的,娘亲还没穿上,她怎么能先穿。

  回头找人看能不能送几匹回家,娘亲一定高兴坏了,她甚至能想象出娘亲看见衣料时眉飞色舞的表情。

  嘴里或许还说着‘啧啧啧,我闺女出息了’。

  想起自己离家这么久,也不知道爹娘怎么伤心呢,叶思娴心头堵得慌。

  “走吧,趁着天还没冷,咱们去御花园看看,那儿的桂花开得好”

  “哎”

  圆月不好再劝。

  ……

  容妃受宠得意洋洋,可赵元汲心情就很差。

  醒过来的第一瞬他就知道容妃下了药,可毕竟是君王,这种事只能往肚子里咽。

  总不能说,皇帝被妃子下了药强行睡了。

  赵元汲忍得住不明面发作,可不代表他私底下不查。

  今天只是催情药,下一次或许就是催命毒了。

  后宫吵架斗嘴争风吃醋他都能睁只眼闭只眼,唯独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他半分容不得。

  “李有福”,赵元汲大手一挥,秘密在他耳边吩咐了件事。

  “皇上,这……”

  “还不快去!”,赵元汲声音愈发冷。

  “是是是,奴才这就去”,说着转身退了下去。

  ……

  玉照宫里,容妃从栖凤宫请安回来就一直半躺在床上歇着。

  “太医说这样更容易受孕”

  她端着补药,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想象着里面即将有一个小生命萌芽生长。

  可还没来得及高兴,皇上身边的李有福来了,他是皇上身边的副总管。

  “容妃娘娘”,李有福皮笑肉不笑请安。

  “是李公公啊,您怎么来了?皇上可是有什么话?”,容妃笑容满面。

  “自然”

  “皇上说容妃娘娘昨夜侍寝劳累了,让老奴给娘娘送一碗补药”,说着他掀开捧盒,亲自将那碗补药呈现在容妃面前。

  “啪!”,真正的补药落地,药汁飞溅,碎片散落一地。

  “我……”,容妃有些惊慌。

  “真是不巧,本宫已经喝过补药了,就不必再重复喝了吧,李公公不妨回去告诉皇上一声”,她挤出一丝笑。

  “那可不行,皇上吩咐,无论如何一定要老奴亲眼看见娘娘喝了它,再者说,娘娘您的补药已经打翻了不是吗?”,李有福不紧不慢,将容妃逼得退无可退。

  果然,昭阳宫的人都有手段的。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服侍娘娘喝药”

  李有福一声令下,身后四个小太监围上前来。

  “你们要干什么?”

  揽月下意识挡在容妃跟前,而容妃则拼命往后躲。

  李有福岂能善罢甘休,他一把将揽月推开,拂尘一甩命令几个太监架住容妃强行往里灌。

  浓黑的药汁呛进嘴里那一刻,容妃不是伤心而是耻辱。

  她出身高贵,是大景朝的二品皇妃,从东宫时就侍奉皇上,兢兢业业好几年,为他生育女儿,为他付出整颗真心。

  现在看来一切都不过是笑话。

  起初容妃还挣扎着,后来就不挣扎,闭上眼死了心,绝望将那药汁全部喝掉。

  “这就对了么”,李有福冷笑接过空了的药碗。

  他果然是有手段的,灌下药没有立刻走,愣是坐在这东拉西扯待了足足一刻钟,才带人离开。

  李有福踏出门的一瞬间,容妃第一时间用手抠自己的喉咙,狠命之下,差点儿连胆汁也吐出来。

  “皇上,你好绝情啊!”,容妃感到一阵痛苦的颤栗,无力倒在地上,闭上眼睛任凭眼泪肆意横流。

  “娘娘,您快起来,奴婢给您收拾收拾”,揽月赶紧扶起来。

  “您别难过,都过去了”

  容妃躺在床上回想刚才那一幕,泪水再次淌下。

  “揽月,我是不是很蠢”

  “以前皇上虽然不怎么进后宫,可对待宫妃向来仁厚,锦衣玉食一样不缺,偶尔在宴会上见面,也说说笑笑,他还夸怡安长得像我一样漂亮,他还……”,容妃泪眼连连。

  “我还以为皇上对我是有些不同的,我给他生了公主啊”

  灌避孕汤药是宫中最下等的手段,除了皇子们身边的司寝女官,就是最低贱的宫女偶尔受宠之后,不想留龙种才会用的手段。

  很显然,用在一个二品宫妃身上,是极大的耻辱。

  “娘娘,是不是皇上发现了?”,揽月狐疑:“昨晚的情形,任凭谁也能觉出不对劲”

  容妃沉默,心里的悲伤顿时被巨大的恐惧代替。

  “不会吧,不是说不留痕迹,就像睡一觉那么简单?”

  “可是娘娘,皇上英明神武岂能那么好骗,何况昨晚皇上说用过晚膳还有要紧事,或许被耽误了也说不定,娘娘要不您去找皇上赔礼道歉,事情或许还有转机”,揽月越想越害怕。

  容妃也吓傻了:“会吗?真的会吗?”

  ……

  昭阳宫

  容妃跪在御书房外求见,从上午跪到下午,从白天跪到夜晚。

  喝汤药显然已经成了小事,容妃关心的是自己的小命。

  按照宫规和律法,妃嫔给皇帝用药,一旦查证便是死罪。

  “皇上,臣妾知错,臣妾真的知错了”

  深秋九月的夜晚已经下了寒露,她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声音越来越虚弱。

  赵元汲从不虐待女人,哪怕她们贪图富贵争风吃醋拜高踩低,他都不觉得有什么大恶。

  仍旧愿意锦衣玉食供养在深宫,保她们无忧无虑。

  可容妃,触及了他的底线。

  “皇上,夜深了,娘娘再跪下去恐怕要出事……”,李有福忍不住劝。

  赵元汲听完,扔下笔大步出门,决定给她个痛快。

  “冷宫和天牢,你选一个”,他居高临下望着她,像天神降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