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二十八章 炫耀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42 2021-03-16 23:14:46

  “松手!”,他冷声。

  “您心里只想着叶妹妹,臣妾也是您的女人”,容妃反而抱得更紧。

  赵元汲正在为甘州惠王的事不自在,为了验证真假他连连派了许多人去打探,结果都一无所获。

  不知是误会了惠王,还是他藏得太深。

  “你越来越放肆了”,赵元汲眸光又冷几分。

  “皇上,您以前说守孝,根本不进后宫,现在好容易脱了孝,宫里又来了些新妹妹,难道您只闻新人笑?”,容妃流着泪。

  “臣妾自从东宫时就跟着您,可您一直冷冷淡淡,臣妾自知愚钝不足挂齿,可公主总是无辜的,若非她体弱多病,只怕十天半月也见不到自己的父皇”,容妃越说越伤心。

  已经记不清多久没侍寝,她等不及了她豁出去了。

  她必须早早生下皇子,同样是出身高贵,同样是东宫出来的,凭什么自己就要矮那许氏一头。

  贵妃生下皇长子,自己再不济也得生个皇次子出来,到时候儿女双全,也担得贵妃之位了。

  “皇上,臣妾亲手下厨做了几道小菜,还请皇上赏臣妾些脸面,留下来品尝品尝?”

  身后的女人说得可怜。

  当初娶妻纳妾并没有如他所愿,若不是太后一直催促,他甚至永远都不想见她们。

  可几年过去,他误打误撞也有了儿女,这些女人虽是事关朝堂的政治姻亲,到底也算安分守己没给他添什么麻烦。

  身后的身子微微抽搐着,赵元汲终究温和下来。

  “只用一顿膳,晚上朕还有要事”

  他向来不会和女人计较什么,只要安分守己,他愿意给她们一辈子荣华富贵。

  晚膳摆了上来,没有寻常大张旗鼓的华丽菜肴,只有几道卖相不怎么样的简单小菜。

  不知怎的,赵元汲就想起了叶思娴。

  她就像这一道不起眼的小菜,不规矩却别具一格,叫人眼前一亮。

  “皇上?”

  见皇上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妃红着脸将酒杯送到面前,纤长的玉指绕在酒杯之上,细长的媚眼妩媚万千。

  “朕还有事,就不喝酒了,菜做得不错”,赵元汲心不在焉。

  女人们学做菜他是鼓励的,捣鼓些别的总比争风吃醋要好得多。

  “你有空多带怡安出来见见太阳,别总闷在屋子里”

  “多谢皇上关心”,容妃受宠若惊。

  “这是臣妾亲手酿的梅子酒,皇上您就尝尝吧,就一杯”,容妃媚眼如丝,眼底异样光芒一闪而过。

  赵元汲无奈接下,一饮而尽。

  “多谢皇上,您多吃菜”,容妃笑容灿烂,殷勤备至。

  赵元汲没什么感觉,只是和寻常一样用膳。

  布菜之后重新坐下,容妃举手投足尽显优雅,用尖细的筷子挑着米饭,几粒几粒往嘴里送,用汤勺舀起半勺汤,要分好几回喝完。

  赵元汲皱起眉,再次想起那个‘离经叛道’的小姑娘。

  她身上没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气质,脑子也笨,却什么惊世骇俗的话都敢往外说。

  可偏偏,面对那样一张脸,赵元汲怎么也气不起来,听了这么多年阿谀奉承,原来不好听的真话也是爱听的。

  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没这么多弯弯绕绕。

  吃饭就吃饭,睡觉便睡觉,骑马就骑马,射箭就射箭,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怎么做。

  这样的人,赵元汲不知不觉就记挂在心里。

  “皇上,您吃菜呀”,容妃又夹了一块菌菇放到他碗里。

  “嗯”,赵元汲回过神吃了些菜。

  按说用过晚膳他就该走了,可忽然懒懒的不想动,身上还有一阵燥热。

  “夜里寒凉,皇上刚用过晚膳不宜吹冷风,不如在臣妾这儿歇息片刻再走”,容妃放下碗筷来搀扶。

  赵元汲眯着眸子,盯着烛光下她温柔灿烂的笑脸,鬼使神差地没拒绝。

  躺在临窗的榻上,容妃一边替他盖被子一边有意无意碰触他的身体。

  赵元汲浑身燥热、口干舌燥,连连喝了两盏凉茶,可不仅没驱散燥热,反而还扩散得更快。

  很快,赵元汲视线模糊起来,泛红的眸子里充斥着某种原始的渴望。

  “娴娴,你怎么在这儿?”

  眼见一张熟悉的脸冲她笑,赵元汲顿时温柔起来。

  “过来!”,他伸出手。

  容妃早在他说出‘娴娴’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僵住,即将得逞的欢欣雀跃被浇了个透心凉。

  可皇上冲她伸手,她还是下意识递了手过去。

  赵元汲用力将她抱在怀中,像是要将她揉进骨子里,容妃费好大劲才得以喘口气。

  “皇上,您身上出汗了,臣妾服侍您更衣”

  容妃忍下耻辱,上下其手扒着皇帝衣裳,沁香散是她宋家砸了重金弄来的海上良方,药力凶猛且事后不留痕迹,她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皇上?您看看臣妾是谁?”

  “皇上?”

  “皇上?”

  床榻上的人早已失去理智,见时机成熟,容妃深吸了口气,吻上那个梦寐以求的男人。

  ……

  皇帝才罚过贵妃,转头就去了玉照宫,容妃的风头一时无二。

  这种将贵妃踩在脚下的感觉令她十分畅快。

  第二天请安的时候,容妃果然是春风满面。

  皇后心里泛酸,可她是大景朝皇后,总不能连一个妃子被宠幸都要管,她不仅不能吃醋,还必须表现出大气端庄。

  “容妃服侍皇上辛苦了”

  皇后挥手叫人拿来一对镯子,容妃起身连连道谢。

  “又让娘娘费心了”

  “不值什么,你且坐下吧”,皇后淡笑。

  来不及坐下,容妃就把翡翠镯子戴在手腕上,故意露出手臂上欢愉过后的淤紫。

  “贵妃姐姐,这镯子比你手腕上那对如何?”

  大皇子刚刚搬去德安宫,许贵妃牵肠挂肚一夜没睡好,眼下又见容妃得意洋洋,心里直堵得慌。

  “皇后娘娘赏下来的自然不差,妹妹真是好福气”,许贵妃咬牙。

  容妃更加得意,洋洋洒洒又炫耀了一番,话里话外离不开自己受宠。

  皇后听得脑仁疼,挥手叫她们散了。

  许贵妃迫不及待离开,容妃盯着她狼狈的背影通体舒畅,唯一让她不爽的就是……

  叶才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