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二十七章 邀宠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13 2021-03-15 23:55:36

  “这是皇后娘娘给我的?”

  玉棠走后,叶思娴看着桌上一堆药膏,惊得张大嘴。

  “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送药膏,挑宫殿,还让她休息半个月,这样的恩典可没有过。

  “小主受宠,皇后娘娘自然要多关照些,眼下您还是赶紧想想住哪儿吧”,巧燕笑嘻嘻摆弄着那些瓶瓶罐罐。

  “连瓶子都是玉做的,可见这药膏有多金贵了,小主,奴婢服侍您涂药吧”

  叶思娴怔怔地,由着她把裤腿卷起来。

  她托着腮,用不大好使的脑子寻思着这件事的缘由,想来想去发现,宫里的事情着实头疼。

  “算了,我还是觉得锦绣轩好,不需要迁宫,圆月,明天你去栖凤宫答复一下,就说我们住处不用换,只找几个妥当宫人把家具修一修就好”

  “修家具?”,圆月不解。

  叶思娴点头:“皇后娘娘盛情难却,我也不好太驳她的面子,可我又不想迁宫,锦绣轩最符合我的心意”

  “您刚来的时候可是对锦绣轩没有一点儿好感的,怎么就喜欢上了?”,圆月寻思着,别是因为淳小王爷?

  “我刚来的时候,还是个喜欢凑热闹的傻子,进宫半年才知道,这宫里清静才是最难得的,锦绣轩虽然偏僻,却临近太液池,山水花鸟一样不缺,我舍不得离开”

  陌生地方的第一个家,总是最让人留恋,何况还花了这么多的心血。

  “这样也好”,圆月放下心。

  凉沁沁的药膏涂在膝盖上,火辣辣的痛感顿时少了许多。

  叶思娴用过午膳就老老实实去睡觉,她太累了。

  秋冬天短,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

  舒服地在被窝里打了个滚儿,懒懒喊人打水进来洗脸,却见巧燕又蹦蹦跳跳跑进来。

  “小主小主,您起来看看这衣料,好漂亮啊”

  “衣料?什么衣料”某人迷迷糊糊坐起来,才发现内室的桌子上摞了一大堆布匹,还有一个个盒子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

  得知这些都是容妃娘娘送来的,叶思娴又惊呆了。

  “今儿个这是怎么了?”

  “小主您是不是高兴坏了,连笑都不会了”

  叶思娴表示我一点儿都不高兴,笑不出来倒是真的。

  圆月端了水进来,打发巧燕去御膳房提膳,自己服侍小主洗脸。

  “圆月,你害怕吗?”

  “不怕”,圆月倒是坦诚。

  叶思娴淡淡一笑,用毛巾细细擦了脸:“看来我这次,把贵妃娘娘得罪惨了”

  皇后恩赏她,容妃也给她送礼,显然就是拉拢,意思不言而喻,就是一块儿对付有孩子的许贵妃。

  这点儿小弯儿她还是能绕过来的,以前东街张寡妇骂不过李家媳妇儿,也是把李家媳妇儿的对手拉拢过来。

  “小主您也别太担心,一时半会儿,贵妃娘娘还不能把您怎么样”,圆月只能劝。

  “话是这么说,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以后咱们要更加谨慎了,回头告诉巧燕,以后离大皇子和许贵妃都远点,最好不要招惹”

  “是!”

  见小主这样冷静理智,圆月没来由一阵心安。

  想不到小主小小年纪,竟这样聪明伶俐,可下一秒,她就后悔自己的判断。

  只见自家小主没出息地趴在桌子上盯着那些波光粼粼的布匹,眼睛直放光。

  “啧啧啧,我一眼就认出来这是江南出来的丝绸,瞧瞧这纹络,这手感,还有这波光粼粼的色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一定是暖光锦”

  圆月:“……”把刚才的话收回来成吗?

  叶思娴小心翼翼抚摸着丝滑的暖光锦,脑海里回想起第一次见它的场景。

  “那是我十岁那年,我娘领着我去参加一位经营蚕丝的员外老夫人寿宴,宴会上老夫人就穿了这么一身儿,是枣红色的,纹络和这个一模一样,被太阳一照,散发着淡淡光晕,据说越穿越暖和,老太太那么一身就价值百金呢”

  “可把我娘羡慕坏了,回来还埋怨了我爹一顿,说我爹没本事挣大钱给她买暖光锦”

  叶思娴边说边笑边回忆,不知不觉天就暗了下来。

  巧燕正好从外头提膳回来,叶思娴洗洗漱漱就用膳了,不提。

  ……

  这一晚,偌大的皇宫有喜有忧。

  喜的是许贵妃倒霉,栽到一个小才人手里,还把儿子弄到德安宫去了。

  忧的是,自己什么时候也能生个皇子出来。

  “揽月,你去昭阳宫请皇上,就说公主身子不适”,容妃对着镜子一边打扮,一边吩咐揽月。

  “娘娘,公主身子没有不适啊?”,揽月不解。

  “叫你去你就去,话那么多”,容妃拈起一支珠花在发髻上比划着。

  揽月不敢多劝,只得出去。

  容妃喜滋滋打扮着:“公主又如何?谁又说公主没什么用了?”

  毕竟是皇上的孩子。

  皇上虽不是一个好夫君,但绝对是一个好父亲,这一点容妃一直都笃定。

  果然不到半个时辰,皇上就大驾光临了,若是自己请他,他断然不会来。

  “臣妾参见皇上”,容妃迎上前。

  “安儿怎么样了?请太医了没有”,赵元汲进门就要去看公主。

  “皇上”,容妃娇嗔拉住他。

  “刚才安儿做恶梦了一直哭,臣妾吓得了不得,亏得奶娘抱起来哄一哄,竟然就好了,这会儿刚刚睡着,皇上别进去,看再吓着她”

  “那朕悄悄看一眼”,赵元汲还是不放心。

  容妃拦不住,只得由他去了。

  赵元汲进到侧殿,果然没片刻就转身出来,出门时脸色很是难看。

  “容妃,你又……”

  “皇上”,容妃依偎上去眼圈一红。

  “要不是安儿,您可还记得臣妾这一号人?臣妾这样做是有错,可臣妾实在是太思念您,才不得已出此下策,皇上……”

  容妃缠住他的胳膊泪眼连连。

  “你这是做什么,朕日理万机,没工夫进后宫你又不是不知道”,赵元汲拉开她。

  眼看皇上就要走,容妃从后边一把抱住他雄健的腰身。

  “皇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