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二十六章 来日方长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77 2021-03-14 23:56:09

  叶思娴脑子是笨,但她不傻。

  如果她哭着闹着要皇上替她主持公道,要皇上重罚一品贵妃,根本不现实,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不如以退为进。

  不是耍心机,而是小小的姑娘在宫里,也学会了保护自己。

  “你说得对”,赵元汲干咳一声。

  他不好在一个才人面前说贵妃的不是,可现实就是,贵妃还没有一个才人懂事。

  让李有福把叶思娴送走之后,他下了口谕,让人把四岁的赵长延带到德安宫。

  许贵妃正和奶娘哄着赵长延去上书房念书。

  忽然皇帝的口谕传来,她愣住:“皇上让延儿去德安宫干什么!”

  “请贵妃娘娘替大皇子收拾好东西,奴才好带大皇子过去”,那太监皮笑肉不笑。

  “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延儿不回来了?”

  得到肯定答复的许贵妃觉得五雷轰顶。

  “你的意思是,我的皇儿以后就要养在德安宫?”

  她死死抓住那太监的肩膀,眼睛像要喷出火。

  “奴才只管办差,也只知道这么多”

  说完,指挥着手下人先把大皇子带走,临走又加了一句:“贵妃娘娘别忘了让人把皇子的日常用品收拾好送过去”

  ……

  御书房里,赵元汲正批折子时,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皇上!臣妾求见皇上”

  “贵妃娘娘皇上正在批折子,您不能进去……”

  太监们阻拦着,可终究无济于事,许贵妃到底还是闯了进来。

  她依旧穿得明艳动人,妆发却有一丝凌乱,脸上还带着泪痕。

  “是为了那个小贱人吗?皇上?”,她直直盯着皇帝。

  “放肆!”,赵元汲冷声抬眸。

  “不过是臣妾罚她念了几遍宫规,皇上就这么护着?她堂堂一个妃妾故意和四岁的皇子过不去,臣妾还不能管教管教了?”,许贵妃强硬而激动,身子都在颤抖。

  她是皇长子生母,在这后宫里连皇后也得给她几分客气,没想到在那个贱人处吃了亏,她不甘心!

  “许氏你放肆!”,赵元汲大怒,随即抬手抽了张纸甩在许氏脚下。

  “你不必委屈,延儿是朕的孩子,你把他教成那样,朕还没问你的罪,你倒来兴师问罪了”,赵元汲冷笑讽刺。

  许贵妃低头,地上那副歪歪扭扭的字,乱得像狗爬似的,不是儿子写的又是谁?

  “皇上”,下意识后退一步,许贵妃气势弱了下来。

  “可是皇上,延儿他才四岁……”

  “朕三岁也未必会写成这样,元溢和延儿差不多大,已经能写会念,而延儿还不会写字,你当真不觉得这样下去你会毁了他?”赵元汲起身,缓缓逼近许贵妃。

  “可是……”,许贵妃气势又弱了些,可还是强撑着。

  “那是延儿还小一岁,再说,延儿怎么会和那种小贱种相提并……”

  “啪!”

  不等说完,一道耳光扇了过去。

  “赵元溢是父皇第十一子,是朕的幼弟,需要朕再说一遍吗?”

  许贵妃捂着脸不敢吱声,可心里仍旧不服气,什么弟弟,不过是舞姬生的。

  ……

  叶思娴和大皇子这道梁子,随着大皇子迁入德安宫,不了了之。

  许贵妃是憋了一肚子气回去的,到瑶华宫的时候,半张脸已经肿成了馒头。

  “娘娘您忍着些”,白露拿冰块给她敷脸。

  “娘娘您别怪奴婢多嘴,今天这场气您实在犯不着啊”,白露温温地劝。

  “本宫知道,可这口气咽不下去!”,许贵妃眸子里快要喷出火。

  好在皇上只是把延儿带到德安宫亲自教导,而不是别的女人宫里,否则她一定会把叶思娴那个贱人碎尸万段。

  “再放不下娘娘往后也不能轻举妄动了”,白露又道:“不为别的,您可是有皇子的贵妃呢,她算什么东西!”

  这句话算说到的心坎儿上,不过许贵妃旋即冷笑。

  “本宫当然不会再动她,这一次,是本宫大意了”

  “来日方长,往后的日子,走着瞧!”

  她一掌拍在香檀木案几上,精致的护甲死死扣住桌面,最后紧紧攥在一起。

  ……

  大皇子被皇上带到德安宫教养的消息很快传遍后宫。

  皇后旧恨添新伤。

  “按说宫里的孩子都是本宫的孩子,即便贵妃教导不好,也理应送到本宫这里来,可皇上却绕过了我……”

  “他终究还是不肯原谅我”

  “娘娘,您又多想了”,玉棠递给皇后一碗补药。

  “那大皇子顽劣不堪,已经被贵妃教养坏了,送到您这儿,不能打不能骂也是不好教,说不定贵妃还天天来缠着您,倒是不好”,玉棠怎么想都觉得这事皇后娘娘不该揽。

  “本宫教得好教不好是一回事,皇上让不让我教又是一回事,他甚至都没来找我商量,没想起来还有我这个皇后,我在他心里……”,皇后有些激动,补药差点儿打翻。

  “娘娘”,玉棠赶紧扶住。

  “您千万别这么想,且不说皇上日理万机没想这么多,退一万步,即便皇上真对娘娘有什么,您终究还是皇上的结发之妻,您往后有的是机会弥补”,玉棠何尝不知形势,可也只能劝。

  “当下最要紧的是赶紧调养好身体,给皇上生个小皇子,许贵妃已经得意太久了”

  皇后讽刺一笑:“皇子?”,她冷笑着把补药放在一边,心如死灰。

  “三年了,皇上从来不碰我,我拿什么生孩子”

  “娘娘,或许……叶才人那儿,会有转机?”,玉棠提了一嘴。

  一个小小才人,连贵妃都在她身上吃了亏,可见皇上看重她,如果自己好好拉拢利用,说不定皇上还真有可能回心转意。

  “你说的不错”,皇后忽然端起药碗。

  “听说她在瑶华宫跪了半宿,你去库房里找些上好的药膏送过去,让她好好歇息,免了她半个月的请安”,皇后吩咐。

  “哎!”

  “对了,锦绣轩偏僻,且又年久失修,本宫许她在宫里选一处好宫殿,你速速去办”

  玉棠笑着一一应下,转身退了下去。

  看着玉棠的背影,皇后觉得未来的人生有了希望,后宫这么多人,她头一次看见皇上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希望这个女人能给自己带来好运。

  可一转念,皇后又觉得这一切多么讽刺,她可是堂堂皇后,他的结发之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