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二十五章 已经够生气了吧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51 2021-03-13 23:54:21

  宫人鱼贯退了出去,叶思娴要上前请安,被赵元汲扶了起来。

  “只有朕一个人,还用得着客气?”,赵元汲调侃。

  叶思娴小脸儿一下红了。

  昨晚没有做梦,那么一切都是真的,她自己像条懒鱼一样趴在他身上也都是真的。

  好丢脸啊。

  “皇上一国之君,臣妾自然要以礼相待”

  “哦,你还知道礼字,不错不错”,赵元汲老怀欣慰,转身坐在椅子上。

  目光落在她瘦小的身躯,生着病发白的小脸上,他心里多少不好受。

  自打这个小女人进宫,他已经刷新了无数认知。

  这女人瞧不上京城,瞧不上皇帝,还瞧不上宫里的荣华富贵,他还是头一回觉得,自己在女人面前这么没魅力。

  “忽然发现你长高了不少,过来让朕看看”

  不知怎么的,赵元汲在她跟前连脾气都发不起来,明明这两天心情一直都很暴躁。

  “哦”,叶思娴低着脑袋挪了过去。

  眼下猛地被皇帝抱着坐在身边,叶思娴脸快要烧起来。

  “皇上,我……”

  “现在这么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朕的便宜可是被你占光了”,赵元汲不怀好意。

  “那我烧糊涂了不能作数”,叶思娴硬着头皮推开赵元汲。

  “怎么?朕抱抱你还不行了?”,赵元汲莫名其妙,这女人不怕他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拒绝。

  或许是帝王天生的征服欲,或许是只属于男人的占有欲,赵元汲只觉得心里有一处被勾了起来。

  “臣妾有些不太习惯”

  除了晚上睡着了无意识碰触,她还真没怎么和皇上搂搂抱抱亲昵过。

  叶思娴不过是觉得,皇上不凶,就算是凶也到底是个人,她不怕。

  而赵元汲则觉得,这小姑娘初生牛犊不怕虎,倒是有一股蓬勃的朝气。

  两人原本只是觉得对方有点儿意思,并没有男女之情。

  而今赵元汲一看见她抽条似的长了这么高,眼瞅着就是一个袅袅婷婷的美人,他一时情不自禁。

  “是朕吓着你了”他怅然收回手。

  可收到一半儿,他忽然霸道起来:“朕是你夫君,自然还是能抱的”

  说着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叶思娴脸都要烧起来了。

  “皇上……”

  “你别怕,就抱一小会儿”

  赵元汲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用磁性略带沉闷的声音淡淡道:“你知道吗?朕其实特别累”

  “你那次和朕说的,你娘的故事,能再给朕说一遍吗?”

  他知道自己不是太后亲生,可无论如何也打听不出他娘是谁?姓什么叫什么,更不知道她背后的故事,又是为什么死。

  有时候他也会想,假如自己亲娘还活着,她会不会也像太后疼爱六弟那样,满眼的疼爱几乎要溢出来。

  这么多年他和太后看似像亲生的母子,可这一切更像是刻意演出来的。

  “好啊”

  “小时候,我总是贪玩出一身汗,我娘就从井里打上凉水放在院子里晒上整整一天,到了傍晚我回家,盆里的水正好洗澡,我娘就把我摁在盆里一边洗澡一边唱歌谣”

  说起自己娘亲,叶思娴眼睛里溢满幸福,还有无尽的思念。

  自己这么久不回家,娘亲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儿,想起这个她就觉得自己不孝。

  “你想她吗?”

  “当然想”,叶思娴含泪点点头。

  “那朕带你去看看好不好?”

  “好啊……啊??!皇上,您要带我出宫?”,某人睁大眼睛。

  “你不愿意?”

  “愿意!我愿意!”,刚才还冒着泪花的小丫头喜极而泣,拼命点头,赵元汲抵在她头顶的下巴咔咔磕牙。

  大手扶上她后脑勺想让她别动了,可他手拂过去,然后,顺势……

  “唔……

  那是一双湿漉漉像山间小溪一样的眸子,清澈、纯粹,不含一丝杂质,这样的眼睛,他在宫里很久没看到过了。

  “呼……”,叶思娴大口喘气。

  “你会离开朕吗??”

  “我也想离开啊,可这宫墙着实有点儿高,我恐怕是爬不出去”,叶思娴傻乎乎的。

  赵元汲一掌拍到她后脑勺上。

  “胡说八道,用早膳”

  皇帝叫膳,自有宫女鱼贯而入,很快就摆满了一桌子。

  叶思娴肚子也饿了,又是头一回在昭阳宫用膳,桌子上摆的都是她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菜肴。

  “嗯,这个果子好吃,白白嫩嫩的,叫什么名字?”

  “荔枝”

  “这个桃子也好吃,脆脆甜甜的,还这么大,就是颜色不大好看”

  “这是冬桃,霜打过的,颜色不好看,但比霜前的好吃”

  这一顿早膳,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瓜果桃李,山珍海味,见过的没见过的,全都在一桌子上。

  叶思娴吃撑了肚皮,瘫在软榻上。

  “皇上您也太享福了吧,这好吃的也太多了”

  “你不是瞧不上宫廷的富贵吗?”

  “瞧得上瞧得上,还是皇上您的好东西多”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赵元汲拍了拍她的脑袋。

  “待会儿朕让李有福送你回去,朕该批折子了”

  叶思娴猛地觉得这名字有些陌生,忽然想起来冯安怀好像挨了打,忙问。

  “皇上,冯公公做错了什么,您罚得也太狠了吧”

  “他不听话,瞎做决定,你就不要问了”

  “哦”,叶思娴点头。

  赵元汲又问:“膝盖还疼吗?太医开了药,回头叫宫女伺候你敷药”

  “嗯”,她一副没什么要说的样子。

  赵元汲又忍不住问:“贵妃罚你这么狠,你就不觉得委屈,还有心思替别人鸣不平”

  叶思娴若有所思点点头,忽然抬眼。

  “可是皇上,您已经给我看太医了啊?贵妃娘娘知道,想必……已经够害怕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