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二十四章 冯安怀挨打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32 2021-03-12 23:54:21

  “咣当”

  “啪!”

  瓷器碎裂的声音从昭阳殿传出,冯安怀顶着满头大汗灰溜溜钻了出来。

  “师父”

  几个小太监围上前。

  冯安怀擦擦额头的汗,低声吩咐了些什么,小太监们吓得连气儿都不敢喘,蹑手蹑脚退了出去。

  冯安怀正要转身,圆月拔腿冲上前。

  “冯公公你快救救我家小主,她被贵妃娘娘叫去都一个多时辰还不见回来”

  知道这事不合规矩,可她也实在没有办法,宫里还会有谁能压得过贵妃娘娘。

  “哎呦姑奶奶你轻着点”,冯安怀把圆月拽到一边儿压低声音。

  “皇上正在气头上,你冒然闯进来不想要命了?不是老奴不肯为姑娘通传,实在是……”

  “咣当!”又一声碎裂声音传出。

  冯安怀小心翼翼指了指:“你可听见了?”

  圆月吓得小脸儿一白,只得不情不愿离去。

  “唉”

  冯安怀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把几个看守的太监都训了一顿,命他们往后没有通传,不许随便放人进来。

  后宫的事自有皇后娘娘掌管,皇上日理万机,哪里管得了这么多。

  一个小小才人想好好活着是不容易,可这满宫上下,谁又是容易的。

  ……

  赵元汲仰面靠在龙榻上闭目反思。

  震怒不能解决问题,他是帝王,理应喜怒不形于色,今天是他失控了。

  “可是惠王叔,他怎么可能?”

  赵元汲再次拎起被他扯碎的折子,满脸不可思议。

  这道折子是半个时辰前八百里加急,从西北甘州直接送到昭阳殿,上面密报甘州惠王府一个月前忽然开始招兵买马。

  想到惠王叔,他脑海中仍然是那个笑容和蔼,举止谦逊,连说话都带着诗书礼气的王叔。

  当年父皇暴戾乱政,莲贵妃母子霸权宫中,母后带着他和六弟元澈艰难度日。

  堂堂栖凤宫居然大冬天连炭火都烧不起,还是惠王叔托人暗中周全。

  在父皇被莲贵妃蛊惑,想要废太子成全莲贵妃母子时,也是惠王叔在宫外发动文臣武将誓死劝谏。

  最终,莲贵妃没有血染东宫而是败落下来,一切回归正统。

  这个局面,几乎算是惠王叔一力保下来的。

  而赵元汲并不是知恩不图报之人,相对父皇,他觉得惠王叔更像是一位父亲。

  “为什么?”,赵元汲扶着额头。

  如果他想当皇帝,当初为什么要一力扶持自己,可如果……

  越想越烦躁,他不是不怀疑折子的真假,可他作为帝王,也不得不警惕。

  “冯安怀,摆驾宁寿宫,朕要去看看太后”,今天他什么折子也不想看,哪个妃嫔处都不想去。

  “是!”,冯安怀恭恭敬敬。

  ……

  瑶华宫里,叶思娴就一直跪在那磕磕绊绊读着宫规。

  从白天到晚上,从精神奕奕到口干舌燥,她整双腿已经失去知觉,累得摇摇欲坠。

  她没有话本里写的美人那么好命,总有英雄恰到好处来救她于水火。

  她不是美人,没有英雄来救她,在这深宫里,她不过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那个像英雄一样的男人,他的美人太多太多,恐怕他一个也救不过来。

  临近子时的时候,一百遍宫规终于读完。

  叶思娴一手搭在圆月肩膀,一手扶着宫墙,就那么一小步一小步挪回锦绣轩。

  路上,她缓缓抬头,看见浩瀚的月华下,层层叠叠的宫殿琉璃瓦发着幽幽冷光。

  “没想到,这宫里的月光也这么冷啊”

  还是江淮县的月光暖和,有娘亲温柔的呼唤,有小玩伴咯咯的欢笑。

  “小主快跪下,皇上的御驾”

  圆月忽然把叶思娴拽了下去,顺带把她仰视的脑袋也摁了下去。

  叶思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冒着金光,很快她身子一软,就瘫在圆月身上。

  “小主,小主您醒醒”圆月吓得惊叫。

  赵元汲坐在御驾上正面色阴沉思索太后的话。

  他们母子聊了半宿,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惠王不可能谋反。

  太后甚至还笑盈盈说,皇帝实在不放心,干脆就把惠王招进京,或者往前趁着过年让他回来,到时候再一探究竟。

  赵元汲觉得,目前他也只能这么做。

  “谁在那?”他利剑似的眸光扫了过去。

  “回皇上,是叶才人,她身子不适晕倒了”,冯安怀不敢隐瞒。

  “什么?!”

  ……

  叶思娴发了高烧。

  在梦里,英雄终于来救她了,他还是那么温柔体贴,一点儿也不像板着脸高高在上的帝王。

  他抱着自己一路回了昭阳殿,还有好多太医来给自己诊治。

  后来好像还喝了药,可那药却是苦的,这梦也太真实了吧。

  叶思娴一翻身,八爪鱼似的缠在赵元汲身上。

  “你这个女人”,赵元汲哭笑不得。

  叶思娴却呢喃:“在梦里,你只能有我一个美人”

  赵元汲:“???”

  叶思娴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看着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她迷茫看了看周围。

  “我这是在哪儿?”

  “小主,这是昭阳宫”

  圆月端了药进来,一五一十把昨晚发生的告诉了一遍,叶思娴捂上嘴。

  “这么说,我现在不是在做梦?”

  “当然不是”,圆月眼睛一红,折腾了这么一回,她可要吓死了。

  ……

  请安是不用去了,叶思娴洗漱过后打算离开。

  忽然有小太监来报,说让小主醒了就在这儿歇着,先不必走,今儿还会有太医来诊治。

  “啊?我不好一直在这儿待着吧?”

  “这是皇上口谕,奴才只负责传旨”

  那小太监说完就告了退,叶思娴也不敢离开。

  不过,她看了看四周,忽然感觉好像少了什么。

  “圆月,冯公公呢?以往不都是冯公公传口谕?”

  “冯公公啊”,圆月扁扁嘴。

  “今早不知为了什么事惹恼了皇上,去慎刑司领板子去了,据说皇上还罚了他三个月的月俸”

  “下手也太狠了吧”,叶思娴琢磨着,三个月那可是不少钱呢。

  “好了,您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儿歇着,奴婢去给您端早膳”,圆月正说着。

  外面传来一声高呼。

  “皇上驾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