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二十三章 跪下吧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236 2021-03-11 23:55:48

  “听听你这人,帮了一点儿小忙就开始要回报了”

  叶思娴扶起圆月往回走,赵元淳自然而然也就跟上来。

  “那也是嫂嫂茶点做得别致”

  “我说了别叫我嫂嫂,皇后娘娘才是你嫂嫂,我只是个才人……”

  “在我心里你才是皇嫂。”

  他眸子里划过一丝不属于他年纪的悲哀。

  ……

  “什么?又是叶才人,她好大的胆子!”

  许贵妃好不容易清静一会儿,还没来得及补个觉,就见儿子带着两个太监一身狼狈回来。

  “母妃,那个叶才人简直可恶,儿子恨不得立刻让她去太液池喂王八!”

  赵长延习惯了添油加醋,小小年纪谎话张口就来。

  他不提自己强取豪夺,只说叶才人和淳王报复他欺负他,还打了他的太监。

  一字一句竟把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

  “放肆,实在放肆,宫里竟有这样的事!”

  许贵妃本来还忌惮着皇上,不愿在这个时候找叶思娴的麻烦,可对方竟然步步紧逼,那也不能怪她了。

  “白露,你去叫叶才人过来!”

  “娘娘……”

  白露还是了解大皇子的,知道这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有心想劝一劝。

  抬眼却看见大皇子正恶狠狠盯着自己,她脊背一凉赶紧低头。

  “是”

  ……

  回到锦绣轩,叶思娴让受伤了圆月去歇息,自己和巧燕一起去小厨房烹茶做点心。

  赵元淳站在熟悉又陌生的锦绣轩,看着简单修建的小厨房里正冒着袅袅炊烟,耳边偶尔传来几声说笑。

  八岁的孩子卸下深沉,眼泪顺着脸颊滑过。

  “娘,你以前老说小厨房的烟囱不好用,叶嫂嫂带人修了修,现在不堵烟了”

  “娘,你以前老说这院子太空旷,要是能种些花草就好了,你看看圆月和巧燕姐姐在这儿种的白玉兰”

  “你以前总是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泪流满面,可惜儿子那时候不懂事,还不能为您分忧……”

  他尽情哭了一场,这里没人打搅他,也没人看不起他,许多东西和娘亲在的时候一模一样。

  喝过香喷喷的桂花茶,吃了卖相不好却满口生香的榛子糕,赵元淳不好再留,起身告辞。

  送他出门时,圆月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只摇摇头说了一句。

  “实在可怜”

  ……

  叶思娴忙活半天正要歇息,门外忽然来了个小太监。

  “叶才人,贵妃娘娘有请”,那小太监一脸傲慢,扬着下巴鼻孔朝天。

  叶思娴琢磨着,莫不是贵妃宫里的人脖子都有病?

  “贵妃娘娘何事?我们才人正要歇息呢”,圆月阻拦。

  “放肆,贵妃娘娘没事就不能找叶才人?你一个宫女多嘴多舌,莫不是需要杂家教教你宫里的规矩?”

  小太监伶牙俐齿恨不得上天。

  叶思娴百般犹豫,最后只能迟疑点头。

  “这就对了,叶才人,请吧”

  “小主不要去!”。

  “没事,光天化日想来没事,让我一个人去,你留在这儿见机行事”,叶思娴拍了拍圆月的肩膀,转身跟了那太监去。

  “小主,小主!”,圆月急得火烧火燎。

  “巧燕,怎么办?小秦子你想想办法啊”三个人乱成一团。

  ……

  人人都道瑶华宫是除了栖凤宫外最华丽的宫殿,叶思娴却是头一次来。

  穿过弯弯绕绕的九曲回廊,越过两三道垂花门,终于来到正殿。

  许贵妃一如以往穿得花团锦簇,身穿绣大朵牡丹花长尾宫裙,头戴满头珠翠。

  她斜倚在贵妃榻上,手里拿着一本书。

  不过,叶思娴莫名觉得这一幕很不协调,明明皇上看书的时候有一股岁月静好的书香气,到了贵妃这儿……

  “大胆,见了贵妃娘娘还不行礼”

  两个太监朝她腿上踹了一脚,叶思娴跌倒在地。

  “臣妾参见贵妃娘娘”,她吃痛咬牙。

  “呦!原来是叶才人,你肯过来,本宫这瑶华宫当真是蓬荜生辉”,许贵妃放下书懒懒起身。

  “臣妾不敢”

  “不敢?”,许贵妃哼笑一声,缓缓走到她身边。

  “你是不敢,可你却几次三番与我皇儿过不去”,许贵妃突然指着她怒目而视。

  “我延儿才四岁,满宫里人人都知道让着他,你却几次三番惹我儿生气,叶才人,你安的什么心!”

  “臣妾并没有惹皇长子生气,臣妾……问心无愧”,叶思娴看起来柔柔弱弱,嘴里却咬紧不松口。

  “好一个问心无愧,你果然大胆!”

  许贵妃懒得多话,缓缓坐回椅子上,抬手将那本书扔到她面前。

  “这本宫规你给本宫念一百遍,什么时候念完什么时候回去,来人,给她膝盖地下点上瓦片”

  “贵妃娘娘!”

  叶思娴没想到她真这么狠。

  “怎么?你怕了?”,许贵妃冷笑。

  “现在害怕,是不是有些晚了,还是说……你觉得皇上会心疼你,来救你?”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皇上把你放在眼里了吧?”许贵妃往前凑着,脸上狰狞着笑。

  “实话告诉你,皇后娘娘,本宫,容妃,还有你们所有的人,皇上根本不可能放在眼里,更不可能放在心上,哈哈哈……”

  许贵妃大声笑着,笑声里却带着瘆人的悲凉。

  “为什么?”

  “是那个故人?”,叶思娴平静看着她。

  “余静瑶,她叫余静瑶,你不知道吧?本宫也不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不过是个替代品而已,或许连替代品都算不上”

  许贵妃得意讽刺着,可她自己又何尝不讽刺。

  “好了,说了这么多,本宫也罚了,你跪着吧”

  “但凡还想活命,就把今天的话忘掉,本宫今天没打算弄死你,别回头自己把自己玩儿死”

  许贵妃起身走了。

  叶思娴膝盖下被塞了瓷瓦片,她顶着中午焦躁的阳光,跪着磕磕绊绊读宫规。

  本来就不认识这么多字,何况是心已经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

  锦绣轩里,圆月煎熬了整整一个时辰还不见主子回来,迫不及待跑到昭阳宫求见冯公公。

  “求求你,让我见见冯公公吧”

  圆月退下手腕上的银镯子,塞给小太监。

  “哎呀,都说了冯公公忙着,你且等等吧”

  这么一等,就等到日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