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二十二章 喂王八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08 2021-03-11 23:49:41

  叶思娴请安回去,又补了一顿早膳。

  拇指大的龙眼包子,香喷喷的稻米粥,酸甜爽口的小酱菜,还有脆甜脆甜的蜜瓜。

  “啧啧啧,还是皇上一句话最管用,说加菜就加菜,还都是上等菜”,叶思娴捡了一个小包子放入口中,里头居然是一整只河虾肉。

  “好吃”

  “小主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您可得多吃些”,圆月伺候着。

  “还是要矜持一点的,万一吃成个胖子,皇上恐怕连看都不会再多看一眼”

  “自打奴婢过来就没见您长肉,个子倒是窜了又窜”,圆月笑。

  “是吗?我倒没发现”,叶思娴慢悠悠用着早膳。

  吃饱喝足没事儿干,她决定找个地方溜溜食。

  “走吧,出门转转”

  “太液池边上有一片水草长得好,咱们溜兔子去”

  圆月见今儿个天好,就收拾了东西,服侍小主门。

  叶思娴换了常湖蓝色的百褶长裙,披着水青色斗篷,只用几根珍珠玉簪绾了个简单的发髻。

  她抱着毛茸茸的小白兔,慢悠悠走在波光粼粼的太液池畔。

  没有名贵的衣料,也没有华丽的首饰,却恰恰有几分江南女子的质朴娇憨。

  池畔另一侧,赵元淳正在垂柳下正举箭瞄准,无意看见这一幕,他动作一滞。

  来到太液池畔,好巧不巧,居然遇到许贵妃那个魔王大皇子,叶思娴直皱眉头。

  只见大皇子正瞪着浑身泥巴的两个小太监又叫又跳。

  “笨蛋,叫你们捉个王八捉不到!”

  “殿下,这深秋的王八,都钻到泥巴下边儿去了,奴才们……”

  “放肆,再敢啰嗦,本皇子把你们俩绑了扔下去喂王八,还不快捉!”

  四岁的孩子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凶残又暴戾。

  那两个小太监冷极了,深秋的湖水已经冰冷刺骨,王八又在水底的深泥里,真要捉上来恐怕他们小命儿难保。

  绝望的时候,忽然一抬头,两人不约而同转动眼珠子。

  “殿下,您不是喜欢小兔子么,贵妃娘娘给您弄了十几只,您只说不好看,都不要”

  “这会儿您看看,那个好不好看?”

  两人不约而同指向不远处打算离开的叶思娴。

  “哦?”

  顺着目光,赵长延一眼就看见叶思娴,确切说是她怀中的兔子。

  其实他并没那么喜欢兔子,母妃叫人弄的十几只他还没怎么玩儿就死光了。

  可是,他喜欢夺走别人喜欢的东西啊。

  四岁的孩子微微勾起嘴角,眼里透着恶魔般的邪佞。

  “你们俩要能给我弄来那只兔子,我就不要王八了,如何?”

  “是,奴才这就去”

  两个小太监听见能活命,争先恐后往外爬。

  叶思娴躲得够快,可还是没躲开。

  两个拖泥带水的太监恶狗一样扑在她回宫的路上。

  “你们要干什么?”

  圆月紧紧护在主子前面,像老鹰张开翅膀。

  “叶才人,四皇子还是喜欢您手里这只兔子,您还是识趣一些交出来,不然……奴才们就不客气了”

  他们嘴上恭敬,眼里却透着傲慢强硬。

  “怎么个不客气法?”,叶思娴眯了眯眼,琢磨着一对二打起来能有几分胜算。

  幸好以前跟着哥哥学了点儿拳脚功夫,不然这会儿岂不是要在太监手里吃亏。

  “自然是……”两个太监站起来缓缓逼近。

  “你们别过来,我家小主正得宠你们不想活命了?”,圆月死死护在她跟前,说话都不太利索。

  “本皇子数到一百,要是还没要过来,你们两个废物就下去给我喂王八!”

  身后传来赵长延的声音,明明四岁的孩子声音还带着奶气,说出来的话却叫人毛骨悚然。

  “一、二……”

  两个太监慌了手脚,一把推开圆月,扑向叶思娴。

  “滚开吧你”

  “叶才人,奴才得罪了!”

  “小主快走!”

  圆月摔在地上,顺势抱住了其中一个太监的小腿。

  另一个太监抢步上前就要抢夺。

  说时迟那时快,叶思娴一个窝心脚踹过去:“走?我为什么要走”

  “别人我不敢打,你一个狗太监我还不敢打?”

  “哎呦!”

  “啊!”

  挨了窝心脚的太监痛苦一声倒地,另一个太监却将圆月踹开。

  “叶才人您可别不识好歹,这宫里头还没人敢得罪贵妃娘娘”

  “我呸!”

  叶思娴抬脚又是一下。

  可奇怪的是,她还没碰到,那太监就睁着眼倒了下去。

  惊愕之间,叶思娴看见面前不远处,赵元淳立在那里,正好举着弓箭。

  “是你?”

  “放心吧,我没打要害,只是给他放了点儿血”八岁的孩子已经有小大人的模样,动作娴熟地收了弓箭。

  “想不到,大侄子小小年纪,还挺喜欢夺人所爱啊”,赵元淳转过身,直直立在赵长延面前。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站在我面前?”,小东西傲慢。

  “我是皇上的亲弟弟,亲封的淳王”,赵元淳并不在意。

  “这只兔子是我寄养在叶才人处的,你既然想要,怎么也得问问我吧”,赵元淳蹲下来平视他。

  “那好,本皇子现在就问你,能否把这只兔子从她手里拿回来送给我!”

  “不能”,赵元淳淡笑。

  “果然是贱种,我母妃说得一点儿没错!”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赵元淳笑容灿烂起身。

  “说就说,我母妃说你是贱人生下来的贱种,本该处死或者贬为庶人,根本不配出现在宫里,也不配当王爷!”

  小东西拼命仰着头用鼻孔对着他。

  赵元淳却灿笑着,眸子里寒光乍现:“那你回去告诉你母妃,我偏偏就要在宫里,就要当王爷,让她有本事废了我”

  赵长延才不管这些事。

  他只知道没要到兔子他很没面子。

  看样子对方是决不会给,他也不好就地撒泼,只好气鼓鼓带着两个泥太监离开。

  叶思娴松了口气,向赵元淳道谢。

  “多亏你了,不然我一个打两个,还真有可能吃亏”

  “叶嫂嫂要谢我,不如请我去锦绣轩喝茶”,赵元淳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