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二十一章 叫我怎么办呢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50 2021-03-10 23:50:35

  出宫游猎三日,妃嫔们散了心,宫里的日子也就没那么难熬。

  只是有些人本打算趁这次机会好好在皇上跟前露个脸,却被叶思娴抢了先。

  “哎呀,我怎么一进门就闻见骚味,哪儿来的狐狸成了精啊?”

  第二天栖凤宫请安,叶思娴早早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后到的美人贵人三三两两结伴而来。

  “我也闻见了,才不过三天就魅惑着皇上晋了位分,这样的本事咱们可哪儿有呢?”

  “就是,她连贵妃娘娘和大皇子都敢欺负,她眼里还有谁?”

  “要我说咱们都别理她,让她一个人待在那破地方好好儿过去吧!”

  “就是就是”

  美人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出来的话跟小刀片儿似的。

  叶思娴垂首侍立一句话不说。

  贵妃娘娘贵为皇长子生母,连皇后都得让她三分,何况是她这个小罗喽。

  忍着吧。

  “呦,叶才人这是怎么了?”。

  容妃宋氏扶着宫女的手款款而来,她穿着藕色湘裙,头戴蜜色琥珀长钗,温润的赤金玛瑙头面,整个人像一朵温润富贵的出水芙蓉,温婉美丽柔情妩媚。

  “回禀娘娘,臣妾无事”,叶思娴规规矩矩行礼。

  容妃慢悠悠坐在自己位置上,优雅端起茶盏,雪白的玉腕上叮当作响。

  “起来吧,本宫没想到,今年入宫的秀女,头一个晋位的居然是你,倒让本宫刮目相看了”

  容妃淡笑着,居然没有半分生气,反而还和气了不少。

  “臣妾身份卑微,让容妃娘娘见笑了”,叶思娴谨慎。

  “呦,见笑可不敢,皇上喜欢你,必然有你的过人之处,身份卑微又怎样,有些人哪怕身居高位,也不见得能让皇上喜欢”

  容妃笑了起来,优哉游哉喝茶。

  “妹妹这是意有所指啊”,许贵妃正好进门。

  和容妃的恬淡闲适相比,她显然多了些浮躁。

  四岁的赵长延越来越难管。

  明明身子已经大好,却不愿意念书,还说什么一念书就肚子疼,她哄了整整一早上,请安都差点儿迟到。

  “妹妹不过和她们开玩笑而已,贵妃姐姐可别当真”,容妃象征性起来行了礼,又提着裙边优雅坐下。

  许贵妃看得一肚子火,坐回位置上猛地灌了几口茶才把火气压下去。

  人到齐,皇后适时出来,她穿着姜红洒金绣龙凤的凤袍,带着赤金红宝石凤冠,一如既往的端庄贤淑。

  “这几天大家都劳累了,过两日又要变天,都小心些别冻着”

  皇后照常叮嘱一番,又问许贵妃和淑妃。

  “孩子们都好吧,大皇子和大公主一向体弱,多叫人看这些”

  众妃嫔一一谢恩,只见容妃笑盈盈站起身。

  “禀皇后娘娘,怡安她刚刚还吵着要来给母后请安,咿咿呀呀说喜欢娘娘宫里的山楂糕”

  “早上冷,她身子又弱,何必叫她过来”

  皇后慈爱一笑,连忙吩咐玉棠张罗着给送去一碟子,还叮嘱叫小厨房多挑几样一并送过去。

  “多谢皇后娘娘,等暖和些,臣妾必定带怡安过来亲自给娘娘道谢”

  “这又值什么”

  皇后笑着摆手,和容妃一唱一和,愣是把许贵妃晾在那,绝口不提给大皇子也送一份点心。

  散了之后,许贵妃铁青着脸头一个离开。

  容妃慢悠悠跟在她身后,笑容得意而讽刺。

  回到玉照宫,揽月一边伺候着主子脱下斗篷,一边不解。

  “娘娘,您在栖凤宫为何提公主,她才两岁,哪儿会吃什么点心”

  “我把怡安推出去,自然是为了得到皇后娘娘的庇护”,容妃转身坐在临窗的榻上,接过揽月递过来的炖盅。

  那里是上好的冰糖燕窝,这两年她一直都在为肚皮努力着。

  “许贵妃断断不肯让她儿子和皇后娘娘亲近的,她可舍不得,万一皇后娘娘打上大皇子的主意,她就完了”,容妃冷森森笑着。

  “我就不一样了,我的怡安,不过是个公主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她缓缓舀了一勺燕窝放进嘴里。

  明明放了冰糖,却还是发苦,皇上不来,吃再多燕窝又有什么用。

  “新人一个个都要往上爬,本宫得抓紧时间了”,容妃纤长的手指紧紧攥着炖盅,眼里迸发出浓浓的不甘。

  这辈子,她输给谁也不要输给许氏,她不仅要宠冠六宫,她还要儿女双全。

  “那个叶才人一看就来者不善,短短几个月就爬了起来,当真是好本事”

  “对了,她还和宋贵人有过节,娘娘怎么待她客气起来”,揽月拿着美人捶给容妃捶腿。

  “只要能让许氏不爽,本宫客气几分又如何?不说别的,单她对大皇子的态度就叫人畅快”,容妃冷笑着,眸子里寒光乍现。

  ……

  玉照宫主仆关起门来说悄悄话,瑶华宫许贵妃可就没这么闲适。

  此刻她正坐在贵妃椅上,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不去就不去吧,也不差这一天,你们几个带大皇子去御花园玩,让本宫清净一会儿”

  “是”

  白露将地上撒泼打滚的赵长延哄起来,叫奶嬷嬷和太监带了下去,自己则转过身劝。

  “娘娘您想开些,大皇子还小呢,他身子又弱,晚些时候再去上书房也不迟”

  “你懂什么?”,许贵妃表示很迟了。

  “皇上三岁就开蒙,五岁就能写会做,十岁就已经文武双全弓马娴熟了”

  “延儿已经四岁,他除了会写几个字就什么也不会,皇上回回都说这个儿子不像他!”,许贵妃很焦虑。

  “你知道这话什么意思吗?”

  白露脸色也凝滞起来:“可是,大皇子身子不好,娘娘您逼太紧也不是办法,奴婢说句不吉利的话,万一再有个什么,岂不是得不偿失?”

  “你说的也是”,许贵妃揉着额头。

  “孩子这样,叫我怎么办呢?”

  想到今天容妃那贱人在皇后面前替公主讨巧卖乖,她冷冷一笑。

  “再蹦跶也不过是个公主,没福气就是没福气,宋氏这贱人再不死心,本宫也牢牢压她一头”

  “娘娘说得是,您也别为这些事烦心,且不如保养着再给大皇子添个弟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