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二十章 你不怕朕吗?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142 2021-03-09 23:59:19

  赵元汲陷入沉思。

  原来并不是所有女子都贪慕富贵,都爱勾心斗角,都心机深沉。

  还有人,是这样的。

  “那你刚进宫的时候,被吓坏了吧”,他望着远方的青山。

  “是啊,我快吓死了,学规矩的时候嬷嬷手里的鞭子那么长,天天挨打能不怕吗?”,叶思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你……害怕朕吗?”

  “啊?”,唾沫横飞的某人停下来,看了看身边的帝王,他的侧脸还是那么棱角分明,即便神态平和,也不失威严。

  “嗯……第一天侍寝的时候挺害怕的,可您居然让人给我做点心,后来被贵妃娘娘请走的时候,您还让人把我送回去,不让怠慢我”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皇上您虽然掌管天下,但也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家的男子尚且知道疼媳妇,想来您一定比普通男子强百倍,我也就不怕了”

  叶思娴没心没肺说了一大片,最后还傻乎乎笑。

  赵元汲只觉得五雷轰顶,不是生气,单单只是惊讶。

  他当了这么几年的皇帝,还是头一回有女人敢拿他和老百姓比,还敢说他是普通人。

  这个女人,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当真不害怕?

  “皇上,您生气了?”,叶思娴觉出皇帝神情不对。

  “对了,我又拿您和老百姓相比了,皇上我错了,我下次一定记得”,叶思娴的规矩是真的差,一着急又你啊我的起来。

  “无碍”

  赵元汲消化着刚才的‘普通人’,神情恢复了些。

  但心里的震撼却越来越大,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那样,圈圈荡荡久久不绝。

  普通人,对啊,他为什么不能是普通人。

  就因为当了皇帝,他就要牺牲自己的所有吗?

  所有人都告诉他劝谏他,做皇帝不能有自由,不能有宠爱的女人,不能被人牵绊着,要冷酷无情高高在上,要……

  可是,凭什么?皇帝就不是人吗?

  ……

  这天下午,叶思娴从猎场回来时,整个人兴高采烈。

  原因很简单,皇上说要奖赏她,还说要什么都可以。

  “圆月你快帮我想想,我现在最需要什么?机会难得啊”,她激动地捂着胸口。

  “我觉得您最需要的是把住处换换”,圆月沮丧。

  “这届秀女统共才十二个,前边儿那么多宫殿都空着呢,凭什么把您弄到这角落里来,奴婢觉得不公平”

  “锦绣轩挺好啊,咱不是都收拾好了吗?多清净啊,不用换,再想想再想想”,叶思娴肯定是不想换的。

  “那就……让内务府给咱们布置布置,咱屋里的家具都破了,全换成新的”

  “那也不行”,叶思娴斩钉截铁。

  “都是我亲手修理过的,这好几个月我用着都顺手了,换了新的我会不习惯的”

  “那就让皇上赏您几身儿漂亮衣裳”,圆月对自家主子很无语。

  “漂亮衣裳有什么好的,容妃娘娘赏的料子我都还没做呢,听说上好的料子价值白金,啧啧啧,造孽哦”

  圆月:“……”

  “实在不行,让御膳房多给您添几道菜总行了吧”

  “哎这个好,这个才实用,果然还是圆月最懂我”,某人昧着良心说着胡话。

  圆月哭笑不得。

  听听,有这样的主子吗?

  第三天回程的马车上,叶思娴把自己的要求郑重提了出来。

  赵元汲听完差点儿一口茶没喷出来。

  “你确定?”

  不是荣华富贵,也不是给娘家人高官厚禄,更不是要地位,仅仅只是要添几道菜。

  “当然确定”,叶思娴郑重点头。

  “皇上您是不知道,臣妾的地位低,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实在憋屈”

  赵元汲优雅擦拭了唇角,盯着她山泉水一样的眸子。

  “好,一言为定”

  “多谢皇上”

  ……

  半程歇息的时候,赵元汲换了马车骑上马。

  深秋的风吹到侧脸,没有一如既往的冰凉,居然还暖烘烘的,像极了他愉悦的心情。

  “皇上?”,冯安怀小心翼翼上前。

  “您不在,叶采女一个人乘坐御撵恐怕不合规矩”

  “滚!”,赵元汲微笑扫了他一眼。

  灰头土脸的冯安怀麻溜儿滚到皇帝后边的青布马车上,惊魂未定。

  “皇上的心思,越来越难琢磨了”

  “师父,您老管得忒多,叶采女这两天得宠您没看见?”,小徒弟劝。

  “以前得宠的人多了去了,皇上哪儿有这样过”,冯安怀白了徒弟一眼。

  “也是哦”

  青布马车里,人人陷入沉思。

  叶采女这好本事啊,她一个乡下丫头,居然就打败这么小主,入了皇上的眼。

  ……

  回到锦绣轩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在马车上睡了一觉,这会儿也就不困。

  想到从今晚开始她的膳食将大大改善,叶思娴整个人心情都飘了起来。

  “小主,您也太容易知足了,几道菜而已,又不是要封您为才人了”

  “哎?你不说我怎么没想起来,我要是让皇上封我为才人,是不是皇上也能答应?”,叶思娴眼睛亮晶晶的,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那就说明您还没那个上进心!”,圆月调侃。

  “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准儿能想起来”

  “我要是当了才人,就和孙才人平起平坐,看她以后还怎么欺负我”

  某人瘫在软绵绵的软塌上,憧憬着美好的晚膳,以及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升上去的才人之位。

  这时,门外忽然来了几个小太监,定睛一看是冯安怀打头。

  “恭喜叶小主,您起来请接旨吧?”,冯安怀带着两个小太监,脸上挂着客气。

  叶思娴没接过圣旨,幸好圆月麻溜儿把她拉起来摁在地上。

  冯安怀念了好长一段话,她听得云里雾里愣是一句没听明白,不过最后一句话她听见了,“酌晋位八品才人”。

  “叶才人,还不接旨谢恩?”

  “多谢皇上,臣妾领旨谢恩”,叶叶思娴激动磕了个头。

  冯安怀满意点点头,带着人离开了。

  叶思娴爬起来展开手里的圣旨,激动得心跳加速。

  “你说说,老天爷对我简直太好了”

  “不是老天爷,是皇上”,圆月欲哭无泪,她家小主怎么就和旁人不一样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