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十九章 不觉得晦气?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21 2021-03-09 23:53:41

  宵夜很丰盛。

  有新鲜刚烤出来的羊肉串子,红彤彤滋滋冒油。

  还有一碟子爆的辣辣的河鲜,巴掌大的河蚌,拇指头大的田螺。

  另外还有碧莹莹的稻米饭,乳白色的鲈鱼汤,鲜嫩嫩的时令蔬菜。

  这一桌子可谓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

  “原来皇上并没有把臣妾忘了”,叶思娴很没出息地折服在美食之下。

  赵元汲优雅斜靠在软榻上,执着书本冷幽幽:“也不知道是谁,刚才差点儿把朕吃了”

  “嘿嘿,皇上,臣妾这不是生气么,您是不知道这一晚上臣妾吃的……”,叶思娴狗腿。

  赵元汲瞥了她一眼。

  “还敢拿朕和寻常百姓家的男儿比?”

  “皇上您自然比她们强百倍”,叶思娴淋漓尽致诠释了什么叫墙头草两边倒。

  赵元汲哼笑一声,到底拿她没办法。

  吃饱喝足,叶思娴小脸儿上散发着对食物极其满意的光泽。

  她靠在赵元汲有力的胳膊上,看着他手里密密麻麻的有字‘天书’。

  “皇上……”,她鼓起极大勇气:“您能跟我说说,那位故人的事吗?”

  赵元汲执着书的手臂猛地一僵,屋里气氛瞬间冷了几分。

  “臣妾虽然笨,但是不傻”

  “臣妾出身卑微,一无样貌,二无家世,三无才德,连字也没认识多少个,琴棋书画样样不通,我实在是不知道……”

  不知道他到对自己这么好是图什么。

  “我听圆月说,您过去这几年几乎不怎么进后宫,可对我……”

  “过去三年朕在为父皇守孝”,赵元汲眸色深沉。

  “可是……”

  “没有可是,朕还是太宠你了”,赵元汲眯了眯眼。

  他该怎么说出口,不是因为静瑶呢。

  那双澄澈的眼眸是像她,可这几年他身边像静瑶的女人太多了,无非多看几眼而已。

  像叶思娴这样不知不觉叫他牵肠挂肚的,还真没有过。

  其实,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见叶思娴吓得小脸儿发白,赵元汲莫名不忍。

  “时候不早,早些睡吧”

  叶思娴快哭了,可她一个怂货这会儿打死也不敢哭,蜷缩着身体委委屈屈爬上龙床。

  赵元汲过去一把将她拽到怀里,沉着脸。

  “你还小,以后不许多想”

  “哦!”

  叶思娴憋着一肚子好奇心琢磨着,她高低得弄个明白。

  ……

  相比于第一天的热闹,第二天就冷清多了。

  没有比赛,众人三三两两骑马在附近转转,欣赏深秋猎场的水光山色。

  文臣在河边儿扎堆吟诗作赋。

  武将骑着马在猎场上虎虎生威比试箭法。

  朝臣的家眷夫人们聚在一起东家长李家短打听八卦。

  而后妃们则簇拥着太后,试图在茫茫后宫找到一丁点儿庇护,万一入了太后的眼,深宫生活岂不又多了一层保障?

  至于叶思娴。

  今日用过早膳,她就在后宫所有人嫉妒的目光下,被赵元汲骑马带到了猎场上。

  “听说你昨日也去林子里了?”

  “对啊,和淳小王爷一块儿去的,怎么了?”,叶思娴不解。

  赵元汲勾了勾唇角:“你倒是心大,毫不避讳”

  “淳小王爷才八岁,我避讳什么?!”叶思娴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皇家的人不会这么变态,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吧。

  “自然不是……”

  赵元汲想说自然不是男女之间的避讳,而是身份的避讳。

  可对上她清澈见底的眸子,赵元汲竟不知怎么开口。

  “你可知淳儿他出身卑微?”

  “知道”

  叶思娴琢磨着,住到锦绣轩这破地方,又会是什么高贵人。

  “那你不觉得晦气?”

  即便是皇后那样喜欢卖弄贤良,时常叫人关照几个幼弟生活起居的人,心里也是瞧不上那几个舞姬生的孩子的。

  何况后宫其他女人,更是能躲多远躲多远。

  “晦气?皇上您在说什么,他可是您弟弟啊”

  四周无人,叶思娴胆子也大了起来,愈发觉得皇上的话不可思议。

  赵元汲哑口无言。

  是啊,即便不是一母所生,可都是父皇的孩子,幼子无辜,他们不过才几岁,又有什么错。

  登基那年,文武大臣上书要将他们驱逐出宫,从皇室除名。

  可他终究下不去手,那时候赵元淳才五岁,而最小的赵元溢才两岁,两岁的孩子,还不会说话。

  “朕自然不觉得他们晦气”

  这是真心话,皇室没什么亲情,但他并不想变成冷血之人。

  “可在这宫里,嫌他们晦气的人多得是”

  “那您待他们好些,或许就好了”,叶思娴笑着出主意,这宫里谁不是看皇上的脸色。

  “朕待他们已经够好”,再好,就是杀身之祸了。

  最后这句话赵元汲没往外说,不想吓着她。

  这女人太单纯了。是单纯,不是蠢。

  ……

  上午两人骑着马在猎场上痛痛快快跑了好几圈儿。

  赵元汲怕她从马上摔下来,一直护在她左右,叫她慢点儿。

  叶思娴却高兴得很,摇摇晃晃满头大汗,愣是一个人骑了全程。

  “皇上,我骑术还不错吧,我哥哥教的”,她神气十足。

  赵元汲:“……”

  “在女子中,爱妃的骑术算中上了”,他勉强。

  叶思娴知道他瞧不上,扁扁嘴也不说什么,从马上爬下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来到小河边儿洗脸。

  “以前每年夏天我哥哥都会带我去城外摸鱼”

  “我负责抓,我哥哥负责洗,洗完就地架火烤,等吃完了鱼天就黑了,我们就在河边儿抓萤火虫”

  叶思娴说着说着,心里像塞了一团棉花。

  也不知道老天开什么玩笑,把她一个乡下丫头,弄来这个不得自由的鬼地方。

  “你一个姑娘家,竟天黑还不回家?”

  “你母亲不会训斥你?”

  赵元汲坐在河边一块大石头上,卷起裤脚将腿伸进溪流中,很是惬意。

  规矩什么都抛到脑后,两人你啊我的说起来。

  “为什么训斥我,我们江淮县是小地方,比不得京城规矩多,我们那儿的女孩子,只要懂事孝顺就招人喜欢”

  小地方的人没那么大脸面,也就不用把自己束缚在笼子里去换体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