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十八章 再也不想来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110 2021-03-08 23:55:24

  夜色如幕,繁星如织。

  宽阔平坦的营地上架起两人高的柴堆,冲天火焰熊熊燃烧,发出清脆的噼啪声。

  篝火的四周,所有人按品级围坐,面前都摆着一张简单的木桌。

  “各位爱卿,你们为朕,为大景朝常年辛苦,今日难得有机会出京游猎,咱们就不拘小节,来个一醉方休如何?”,赵元汲兴致很高。

  他身着黑金色织锦暗纹龙袍,通红的火光照在棱角分明的峻脸上,年轻的帝王意气风发。

  “为皇上效力是臣等的福气,何来辛苦,皇上今日大展身手,倒让臣等开了眼界!”,一个老臣举杯说道。

  “皇上英明神武,实乃我大景朝之幸”,年轻的武将心服口服。

  赵元汲朗声一笑,挥手让歌舞上场。

  丝竹管乐衣袂翩翩,宴席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任何一个开明盛世的朝代都少不了这些,但实际上,这些东西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

  当年先帝爷在世,朝堂后宫黎民百姓,是怎样的凄凉惨不忍睹,没有一个人愿意回忆。

  ……

  热闹的晚会,地位最低的叶思娴仍旧坐在后排。

  她这会儿真的很失落。

  前边儿宫人分烤肉的时候,她没有。

  前边儿宫人上美酒的时候,她还没有。

  前边儿都在看舞姬们围着篝火跳舞,她也看不见,还得吹着山里刀割似的小冷风,她能高兴才怪。

  “喂!叶嫂嫂你干嘛呢?”

  赵元淳又出现了,手里还端着一碗热嘟嘟的鱼汤。

  “你来干什么?”,叶思娴扯了扯身上斗篷。

  “喏,牛师傅烧的鱼,我给你送一碗”,八岁的孩子殷勤地把碗放在她面前。

  “多谢你啊,不过,你以后别叫我嫂嫂,让人听见不合规矩”,叶思娴咽了口唾沫。

  “那我叫你什么?”

  “叫我叶采女”

  “那多生分啊”

  “你我本来就生分,实际上我不该认识你的”,叶思娴喝了口汤,还赞了句真不错。

  “我不认识你,我只是想多看看我母妃的旧居”

  “那你可要尽快,在你十岁之前多看几眼,十岁以后你我就要避嫌”,叶思娴很坦荡。

  赵元淳好像还不懂什么叫避嫌,只听他可以去锦绣轩,高兴大笑两声才离去。

  叶思娴看着他消失在夜色里的孤独背影,叹了口气:我还是可怜可怜我自己吧。

  ……

  鱼汤的确不错,但圆月早就说过,在宫里不要随便吃东西。

  叶思娴只喝了那一小口汤,就没再动。

  “小主,您想吃什么,奴婢去给您要些”

  “随便吧,有什么要什么,我饿坏了”,桌子上只有几碟最初上来的点心,都凉透了,酒也是冷的,她一口都不想吃。

  “哎”,圆月走了。

  叶思娴看着前边儿的火热气氛,长叹了口气。

  那个众星捧月的男人,那个主宰天下的帝王,果然和夫婿不一样,他到底是天下的皇上呢。

  他是绚烂耀眼的太阳,自己恐怕连那颗小星星都不是。

  叶思娴扯了扯身上的斗蓬,无比怀念江淮县的日子。

  要是没被选上多好,现在一准还在娘怀里撒娇,到了十五岁,娘亲一定会给她选一门好亲事。

  她的夫婿可能不会大富大贵,也可能没有皇上好看。

  可他一定会疼爱自己,呵护自己,最重要的是,自己不是小老婆。

  圆月去了足足快半个时辰,才想法子给叶思娴弄来一碗粥,一碟子萝卜丁小菜。

  她说,皇上赏下来的烤肉已经分完了,御膳房人手有限,人数太多,不是每个人都有,小主您忍一忍将就吃些吧。

  叶思娴怔了怔,还是捧起了粥碗吃了起来。

  喝完粥用过小菜,叶思娴还没来得及站起身看一看前面的歌舞,宴会已经要散了。

  吹了一晚上冷风,吃了一肚子凉饭,看了一晚上妃嫔的后脑勺,叶思娴表示,这什么鬼宴会她再也不想来了。

  ……

  回到住处黑灯瞎火,叶思娴冻得鼻涕都要出来。

  这里本是山野之地,又临近深秋九月,昼夜温差极大,而且这里临着一条河湿冷湿冷的。

  躺在被窝里,她拼命蜷缩着身体可还是暖不热被窝,小小的人瑟瑟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忽然被一个人叫醒。

  “醒醒?这里睡不得,走,跟朕去清阳殿”

  接触到温暖的身体,她翻身抱住就不放开,小小的人儿像扭股糖黏在他身上。

  赵元汲无奈一笑,将她往上抱了抱,转身大步离开。

  圆月还白着脸蹲在地上,此刻才回过神。

  “老天爷啊,原来是皇上。”

  她上夜的时候突然有人破门而入,吓得她半死,却原来是皇上来接小主。

  惊讶退去她开始欢喜起来,拉着巧燕嘀嘀咕咕。

  “咱小主还是得宠的”

  “就是就是,皇上疼着呢”

  ……

  叶思娴到底还是被弄醒,她迷迷糊糊看着身边抱着她的男人,闻着他身上熟悉的龙涎香。

  “皇上,您怎么来了?”

  “你那里睡不得,朕过来看看”

  “我不过是个采女,本来就该睡在那个地方”,她嘟起嘴,头一回觉得采女不好。

  清阳殿果然是皇帝的宫殿。

  厚厚的羊毛绒毯踩上去悄无声息,温暖的炭火将这里烘烤得温暖如春,精致的焚香炉,柔软宽大的紫檀木龙床,以及一重又一重明黄色的帷帐。

  叶思娴在柔软的大床上打了个滚儿,并没有多高兴,反而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进宫这么久,住最破的宫殿,吃最差的饭菜,还有所有人都能肆意欺负她的低贱地位。

  这些憋在心里的委屈全都在这一刻释放出来。

  “哇!”

  “怎么了?你怎么了?”,赵元汲莫名其妙。

  叶思娴却狠狠在他胸口捶了两拳。

  “我嫁给你过得一点儿都不好”

  “我娘亲要知道你这样亏待我,一定会很伤心的”

  “寻常百姓家的男儿还知道疼媳妇,你一点儿都不疼我”

  赵元汲:“朕……”

  “对了,你不是寻常百姓,你是皇帝,我也不是你媳妇儿,我只是个小老婆”,叶思娴气鼓鼓的,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会儿在气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