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十七章 狩猎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68 2021-03-08 23:53:53

  许贵妃其实是有些心虚的。

  归根结底,就是儿子不争气看上了人家的东西,但人家又不想给。

  她恨儿子不争气眼皮子浅,更恨眼前这两个叫儿子出丑的人,但凡他们恭恭敬敬把东西献上来,哪儿还有这些事。

  延儿他不过是个四岁的孩子,满宫上下都应该让着他不是吗?

  “叶妹妹,这一只能不能就送给延儿,回头本宫叫人抓上几十上百只补偿你可好?”

  看台上人越来越多,后宫妃嫔、皇室宗亲、外臣家眷,林林总总加起来有几十个。

  许贵妃平时再霸道,这会儿也不敢乱来,只能揉着突突跳的太阳穴对叶思娴说软话。

  叶思娴吓坏了,她有什么胆子叫许贵妃说软话?

  虽说宫里日子不好过,但好死不如赖活着,她还指望有一天能出宫见见娘亲,再回江淮县看看呢。

  “贵妃娘娘,臣妾这就给……”

  “不行,他想要叫他自己去抓”

  赵元淳嚣张说完,抱着小白兔扬长而去。

  许贵妃气得脸都绿了。

  地上的赵长延还在撒泼,她万般无奈地哄着,母妃叫人去给你抓一百只一模一样的,比他的大,比他的多,咱就养在父皇的御花园可好?

  好话说了一箩筐,赵长延总算嗷嗷叫着爬起来,指着许贵妃的鼻子大叫。

  “那你快去,现在立刻去叫人给我抓!”

  仅仅四岁的孩子眼里已经有了凶狠和暴戾,对待忤逆自己的人,他恨不得抽筋扒皮,哪怕自己的母妃也毫不例外。

  “好好好,母妃这就去”

  哪里还有心情再回到看台上被人嘲笑,许贵妃带着儿子故作镇定的离去。

  谁知道她心里有多恨。

  恨儿子不懂事,恨叶采女,恨赵元淳,恨身后看台上那帮只知道看笑话却不知道帮着劝一劝的所有人。

  但没走多远,许贵妃就挺起腰板来了,她终究是唯一有皇子的妃嫔,她的儿子终究是皇长子,这样尊贵的出身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她凭什么狼狈。

  却不知,陈皇后看着她和她儿子离开的背影,唇角隐隐勾出一丝鄙夷。

  ‘如果是这样暴戾的孽种,她宁可不要’

  “你可别再来了,我都要被你吓死了”

  回到住处,叶思娴把赵元淳往外推。

  赵元淳却厚着脸皮蹭了进来,笑嘻嘻把手里的小白兔塞在她手里。

  “你放心,这件事我顶着,你好好照看它们”

  “记住,是我托你帮我养大的,记住啊!”

  八岁的孩子还不懂什么叫世故圆滑,他也不屑懂。

  看他大踏步离开衣摆飞扬的背影,叶思娴哭笑不得,这是惹了个什么神仙上门。

  “圆月,好好安顿它们吧”

  叶思娴暂时也没心情了,谁知道许贵妃会不会报复她。

  她还是很想活命,而且也不想受委屈,娘亲说女儿家,就得好吃好喝宝贝似的活着。

  ……

  皇上等人打猎是下午才回来的。

  彼时叶思娴已经午歇了一大觉,神色和状态都恢复如常。

  看台上又一次挤满了人,女人们整整齐齐坐着,见证男人们一上午的成果。

  场面热热闹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叶思娴百无聊赖,正望着那个被众星拱月的皇帝,垂涎美色时。

  忽然觉得有一道寒光落在自己身上,抬眼一看,是前排靠边的孙才人。

  “叶妹妹”,她探起身体凑过来。

  “怪不得宋姐姐不喜欢你,原来你是个狐狸精啊,连八岁的淳小王爷都不放过,今天的事,所有人可是有目共睹”,那双眼凶光闪烁,充满了恶毒。

  叶思娴气笑了:“孙才人若是无事,不如多想想自己,我的事就不必你费心了。”

  心里却骂,这所谓的闺秀怎么又龌龊又恶毒,一个八岁的孩子也能这么编排,连江淮县的乞丐都不如。

  “你敢奚落我?”,孙才人吊起眉梢。

  “为什么不敢?这么多秀女,就你一个人还未侍寝,不奚落你奚落谁?”

  孙才人脸都气绿了。

  这叶采女看起来柔柔弱弱,说出来的话跟刀子似的,净往人心窝子里戳。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你像条哈巴狗一样巴结在宋贵人身边,人家搭理你吗?”,叶思娴慢悠悠往外吐刀子。

  “你!”

  孙才人眼冒火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她扬起巴掌就要扇过去。

  叶思娴一把扼住她的手腕,优哉游哉:“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娇小姐,今儿个你给姑奶奶看清楚了!”

  她其实也不想撒泼的,娘亲说过得饶人处且饶人。

  可她娘的实在是忍不了了,这玩意儿贱得很,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她紧紧抓住孙才人的手腕,目露凶光。

  “淳小王爷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把你的手拧断,不信你试试”

  笑话,这么多年跟着哥哥是白混的?

  就算她才十三,可京城的闺秀们柔弱得像一滩水,她的力气还是绰绰有余的。

  手腕被死死掐住,钻心的痛感锥心蚀骨,好像手腕儿要短了。

  孙才人一哆嗦眼泪就出来:“你松手,松手,我错了,叶妹妹我错了……”

  “哼!”

  叶思娴扔开她的手腕顺手将她一推,自己拍拍手掌抚平衣裳,依旧乖乖坐在她的角落上,继续看着赵元汲。

  在民间,这可就是自己夫婿了,要是,他不当皇帝该有多好啊……

  ……

  猎物尽数清点完毕。

  赵元汲得了头筹,龙颜大悦,命人安排篝火晚宴。

  妃嫔们得了消息,纷纷起身回到自己的住处开始打扮。

  今晚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所有人都有机会。

  孙才人不敢多看叶思娴一眼,慌慌张张走了。

  叶思娴对此很满意:“但愿她以后不会再找我的麻烦”

  “未必”,圆月悄悄说。

  “不管了,咱们回去歇会儿,我这凳子太硬硌得屁股疼”

  “小主您注意些,这话可不能再说了”

  “好好好我记住了……”

  主仆一边说一边往回走。

  她的住处和孙才人挨着,回去的时候正碰见孙才人急急要出门。

  “叶思娴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

  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宋贵人针对她,也有她自己那一份儿了。

  “看,我说吧?”,圆月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