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十五章 来跟你道歉的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63 2021-03-06 23:37:38

  京城离鹿山围场不算远,早上出发,黄昏的时候已经到了。

  鹿山围场位于京城西北,方圆五六十里,三面环山一面环水,水草丰美森林茂密,可谓一块天然的狩猎场。

  皇上太后和后妃们住在围场行宫,随行大臣和御林军护卫按照品级在行四周安营扎寨,一切井然有序。

  行宫比不得皇宫,叶思娴地位又最低,住的地方可想而知。

  但叶思娴根本无暇顾及。

  她只觉得这里天蓝水清,仿佛又回到了江南似,和邻居家的小姐妹偷偷溜到城外捉萤火虫的时候。

  孙才人就住在隔壁,破败的房间就够糟心,又见叶思娴这么兴奋。

  “到底是乡下来的,就这么点儿出息?”,她一肚子火气。

  宋贵人被容妃叫去说了好几顿,如今不怎么找叶思娴的麻烦。

  孙才人身前背后没什么靠山,性子不好又不得宠,只被点了一回牌子,还因为冲撞皇帝被完璧送了回来。

  这宫里唯一能给她点儿安慰的,是还有个人比她地位低,可以随心所欲讽刺。

  叶思娴没搭理她。

  这让孙才人更加不爽,待要发火,身边的菊芯赶紧扯她的袖子低声道。

  “叶小主是坐了皇上的轿辇来的”,意思是人家还得宠呢,您别犯糊涂。

  孙才人一口气憋住,腹中乱窜,正无处发泄,忽然看见不远处的前头一阵喧闹。

  四岁的大皇子正跟在几位小王爷身后要着什么东西,要不来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身边的乳母奶娘有上前哄的,也有一把推开几位小王爷的。

  一贯‘虚弱’的大皇子早就被许贵妃宠坏,活脱脱成了小霸王。

  孙才人立时眼珠子一转。

  哼!旁人得宠也就罢了,你一个野丫头也越过我去,宫里可没有这样的道理。

  ……

  第一天晚上,许久不出宫的人们对外面的世界很新鲜,加上安营扎寨,足足忙到二更天才彻底安静下来。

  叶思娴早早儿睡了,身旁还放着第二天要穿的衣裳。

  她不知道的是,睡着了以后皇帝悄悄叫人看了一回,只是怕她受委屈。

  一夜好梦,第二天叶思娴早早起来,换上圆月替她准备好的骑装。

  宫妃们也同样穿上了各式各样的骑装,会不会骑马打猎再说,至少叫人眼前一亮,焕然一新。

  用过早膳,众妃嫔诰命们簇拥着太后来到宽阔的猎场上,登上高高筑起的看台。

  赵元汲带着皇室宗亲和朝中的青年才俊们已经整装待发,围猎仪式重之又重。

  “列位爱卿,今日谁若拔得头筹,朕重重有赏!若有故意谦让弄虚作假者,重重罚之!”

  “是!”,所有人齐声应着,响声震天。

  文臣们要博一个文武双全的名头,武将们自然更不敢输,气氛愈发紧张起来,连看台上的女人们也跟着手心冒汗。

  而叶思娴,她正盯着那个意气风发的帝王指点江山,目光怔怔的。

  这不是那个问她吃不吃点心的男人吧?不是那个教她写字的男人吧?不是那个和他一起待在马车里,问她你怎么这么能睡的男人吧?

  他身着墨色织金劲装,御用的灵巧青羽、沉重黑羽被精致的鹿皮箭囊包裹着背在身后,而他手里,那张熟悉的黑熊鹿皮大弓稳稳当当拿在手上。

  他高高骑在马背上,意气风发地说着“谁若赢了朕重重有赏”,豪情万丈气势恢宏,仿佛整个人是从天而降的天神。

  这一刻,叶思娴真真正正意识到,自己嫁的人,是天下之主一国之君,是主宰天下的帝王。

  “小时候,我也曾幻想过嫁给大英雄的,我现在……算是实现愿望了吗?”,她恍惚得喃喃自语。

  “小主您别发呆,快看皇上他们要出发了”,圆月激动。

  叶思娴抬头,果然见上百匹马轰隆隆如离弦的箭,眨眼功夫已是百丈之外。

  她隐约还能看到那抹墨色遥遥领先在所有人的前面,那个背影,伟岸得像是下一刻要去征服天下。

  “真好看……”

  哪个小姑娘不喜欢高大帅气勇猛无双的大英雄,哪怕在小小的江淮县,小姐妹们不也时常对着邻家会些拳脚的俊儿郎脸红么?

  不丢人,不丢人,她嫁的人比邻家儿郎好看多了,脸红心跳绝对不丢人。

  ……

  一刻钟后,所有人消失在视线里,女人们也走下高台,三三两两命人牵来自己的马。

  女人们的马都是个头矮小的温顺母马,好骑且优雅,她们无所谓打猎,能骑上去四处走走看看,已经很好了。

  皇后娘娘的马最好,是一匹枣红色大宛良驹,许贵妃和容妃的也不差。

  而轮到叶思娴这里,就是最普通的马,不温顺也不小,和男人们骑的一个样,显然宫人没打算叫她骑,只是应付了事。

  孙才人的马也一般,但看见叶思娴的马,她还是乐得发笑。

  “哈哈哈,这马背比你的个头还高,叶妹妹你能爬上去吗?”

  她话音未落,叶思娴就上下看了看,然后踩上马磴,矫健利索地上了马背。

  利索到,孙才人都没看清,嘴巴还大张着。

  “你……”

  “孙姐姐,你怎么了?”,叶思娴故作不解。

  然后也不搭理她,一手牵紧缰绳一手拿着马鞭走远了,明明小小的人,动作却熟练,还带着一丝潇洒。

  笑话,她从小跟着哥哥溜出城去玩儿,难道是靠两条腿吗?

  ……

  终于离了那个聒噪的女人,叶思娴找宫人要了弓箭,正要往附近的林子里转转,忽然身后有人叫她。

  “叶嫂嫂,叶嫂嫂?”

  回头一看,竟然是赵元淳,那个倚在锦绣轩门口,要来看她娘亲旧居的小王爷。

  “你怎么来了?怎么没跟着皇上去?”

  这一声嫂嫂很不习惯,叶思娴皱着眉。

  “嫂嫂,我才八岁啊,皇兄定要我十岁以后才能跟他去”,赵元淳摊开手,八岁的孩子脸上的婴儿肥还没褪去,眼神里已经有很多故事了。

  “那个,你别这么叫我,我不过是个九品采女……”

  “那我就叫你叶采女吧”,赵元淳不在意这些,大大咧咧说道。

  “那个,我今天找你,是来跟你道歉的”

  “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